救人,还是要做的。

    总不能由着路发久,死在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让春风端来一杯温水,牛小田取出一枚强武丹,用破体锥弄下来约四分之一,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等药丸溶解后,这才抽出袖口内的银针,扎在路发久的人中穴上。

    感到疼痛,路发久这才睁开眼睛,在走廊的灯光下,看到了牛小田,惊得想要坐起来,却根本做不到,脑门上渗出一层汗珠子。

    “牛,牛大师,俺咋在这里?”路发久愕然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就躺在大门口,还以为你死了呢!”牛小田蹲在路发久跟前,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路发久苦思冥想,只是恍惚记得,去了趟茅房,接下来的事情就彻底忘了。

    “俺还是被鬼迷了。唉,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!”路发久感慨落泪,想过点正常日子,咋就这么难。

    摆摆手,让春风、秋雪先进屋。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问道:“路老哥,还想找白狐报仇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啊,都是听媳妇说,俺被俺祖宗给迷了,经常说胡话。不过,上次大师去了后,俺就好了。”路发久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对你家祖宗的事情,了解吗?”牛小田继续打听。

    “知道一些,他叫路六角,听说本来不近女色,却突然找了一屋子女人,折腾了一个晚上。天亮后,跳崖了,连尸体都没找到,被野兽吃了。说是被……”

    被白狐给迷了,后面的话,路发久还是生生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来,把这杯水喝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将水杯递过去,路发久撑起半截身体,将杯中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等了几分钟,路发久只觉得身上有了力气,眼中也有了神采,连忙爬起来,又跪倒向牛大师感谢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牛小田示意他起来,又递给他一支烟,两人就站在走廊里,一边吸着烟,二半夜的继续聊天。

    “路老哥,啥事别瞒着,你的身体很特别,似乎特别招鬼啊仙的。”牛小田装着不清楚状况,好奇打听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路发久一声长叹,到底还是说了,“都是因为白狐,搞得人不人,鬼不鬼!”

    小时候,父亲逼着他吃下一枚特殊的药丸,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醒来后体质就变差了,感觉胸口处,总是空空的。

    后来父亲告诉他,十八岁后,他就成了灵皿,可以让白狐随便入驻。

    身上带着白狐,找法师,只有干掉这只狐狸,路家才不至于绝后。

    父亲不到四十岁,就因为服药过多,死在炕头上。

    十八岁后,路发久多次被鬼魂入侵,最厉害的一次,体内一下子住了五只鬼,还在里面开会吵架打架,路发久苦不堪言,差点没被折腾死。

    说实话,白狐入驻后,他反而安稳了,不再有其他鬼魂入侵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说没说过,那药丸是哪里来的?这是很坑人的。”牛小田佯装关切。

    路发久使劲抓着乱糟糟的头发,想了好半天,“好像是一个人,叫啥范门集,就这个音吧。实在记不清,据说祖宗花了万两黄金购买的。”

    范门集?

    好古怪的名字,牛小田脑中突然灵光一现,问道:“是不是法门居?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就是法门居,俺这脑子,啥都记不住。”路发久猛拍脑门,确信道。

    “路老哥,听我一句,回去后,但凡能卖的,都卖了,远走他乡吧!找个村子,租几亩地,或许还能过上安生日子。”牛小田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白狐它……”路发久很迟疑。

    “跟白狐没关系,它早就答应过,不理你们了,继续留下来,你一定麻烦不断。”

    “好,俺们听牛大师的。”

    路发久也搞不清楚,到底跟谁有关系,牛大师说了,照做就行。

    牛小田喊来春风秋雪,连夜将路发久送回去。

    两名女将拿来条旧毯子,铺在红奔奔的后排座上,路发久的裤子上还有血,弄脏了还要洗车。

    千恩万谢,路发久出门后,又盯着地上的破自行车。

    牛小田皱眉,点了点头,秋雪打开后备箱,直接塞在里面,也没合拢。

    破自行车,对路发久夫妻而言,也是家业的一部分,不能随便给扔了。

    感激涕零的路发久,平生第一次坐进百万豪车,在夜色中,再次满怀希望,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几天后,路发久和郭小翠,离开了北坡镇。

    不免认为,这是牛大师嫌弃他们很烦,故意让他们走远些,以后再有毛病也不来烦他。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在意他们咋想,对这对夫妻,也算是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灵皿!

    法门居!

    这两个关键词,让牛小田格外敏感,回到房间躺下,又喊出了养仙楼里的白狐。

    “白飞,能追随本老大,是你的幸运,别总觉得亏了。”牛小田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何出此言,狐狐一直这么认为,绝对是幸运。”白狐赔着笑,又说:“我保证,没听你跟路发久聊啥,就怕压不住火,出去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你应该听听,路发久承认,他吞服的药丸,可以让自己成为灵皿,允许灵体入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我早就说了!”

    “那药丸来自于法门居。”

    “*,法门居还真是*,话又说回来,一颗药丸,就能让人成为灵皿,也是没谁了。”白狐赞道。

    “唉,你比本老大还单纯,白活了几百年。”牛小田叹口气,“你就不想想,法门居为啥要出品这种药丸?”

    白狐现出原形,眼珠滴溜溜转,突然用小爪子一拍脑门,懂了!

    “法门居用这种形式,统计外面有多少灵体,尤其是兽仙。”白狐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对头!估摸着,你也在统计范围内。哼,只是大规模的抓捕行动,还没展开。”牛小田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*,*,差点中了招啊!”

    白狐心有余悸,原来,住在路发久体内,意味着巨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哼,以后再别提内丹的事了,给了你也早晚被他们逮着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不说,狐狐早就忘了这茬!”仿牛老大,白狐撒谎从不用打草稿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该谢谢本老大?”

    “当然,老大拯救狐狐脱离险境,恩重如山。只恨没修成女身,早点给老大侍寝。”白狐又过来揉肩。

    “别嘘呼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将白狐的爪子扒拉开,又说:“我还没捋顺,斗元道长还法门居,会不会也有关系?”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