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有问题,亲兄弟也必须明算账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这么大的投资,还有我的股份,受宠若惊。但如果赔了,我会不会负连带责任,赔得连裤子都穿不上?”牛小田认真地问。

    安悦扶额长叹,真想过去把牛小田的手机给夺了。

    这话不该问,这样的股份和职位,多少人求之不得,这小子还在挑肥拣瘦,分明不识好歹。

    手机没了动静,牛小田使劲摇了几下,又喂了几声,才传来黄平野的动静,“臭小子,简直要被你气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莫生气,我啥都不懂,小农思想作怪,前怕狼后怕虎,丑话总得说在前头。”牛小田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我会在企业管理制度中加上一条,赔钱跟你无关,这总行了吧!”黄平野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太行了!谢谢黄先生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乐,冲着安悦比了个胜利的剪刀手。

    后顾无忧!

    牛小田勉为其难,接下了董事长这个职务,还有股份。

    随后安排安总,可以着手开展工作了。

    临时办公地点,设在兴旺村村委会。

    田野公司成立前,还有大事必须做,既然全体村民参股,就必须每一户都签字,还要估算房产的价值。

    冬季旅游的带动下,房产已经增值了!

    “小田,千万不能再收礼了,这种事情来不得半点马虎。”安悦一边往外走,一边正色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不收,咱又不差那仨瓜俩枣,库存还消耗不完呢!”

    牛小田满不在意,又拿起手机,晃着腿,刷起了搞笑视频。

    全部对话,白狐都听得很清楚,从养仙楼出来后,伸着小爪子,努力做了个点赞的手势,盛赞牛老大求真务实的精神。

    钱财不能没有,总归是身外之物。

    只有做到凡尘俗世不沾身,努力提升修为,才是大道正途。

    “白飞,我这算不算天上掉馅饼?”牛小田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切,黄平野太贼了,如果没有君影,哪有美梦村、鲜花村,搞个毛的旅游!要我说,这货,老奸巨猾,绝对赚大了。”白狐不屑。

    对啊!

    君影才是最大的功臣,否则兴旺村除了滑雪也没有特色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郁闷,“唉,千防万防,到底被黄平野算计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收益总归是整个兴旺村,带动老百姓一起发家致富嘛。另外,老大也可以坐在家里数钱,啥都不耽误。”

    “本人怎么说也是个董事长,哪能只在家里躺着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安总新官上任,那热情,可比老大带劲啊,你想*还得抢呢!”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一笑,这话不假,安悦已经从辞掉安副厂长职务的悲伤中走了出来,如今精力爆棚,还是觉得活在这个星球最幸福。

    闲事安排好了,该说正经的了,牛小田皱眉道:“白飞,最近几天,本老大总觉得修为停滞了,不太妙啊!”

    “咋个停滞?”白狐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武之力太平静了,以前不经意间,偶尔会在体内颤几下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觉得是好事儿,应该要跨入四层了,平静之中,才会孕育大风大浪。”白狐分析。

    “那就冲一次?”

    “冲吧,狐狐给你*!”白狐弯曲着小爪子,拍着毛绒绒的胸脯。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牛小田开始为冲击真武四层做准备。

    补气丹两枚,一根六品叶山参的粗壮根须,从蛮龙夜虎手里抢来的黑药丸,有壮大气血的功效,也可以作为辅助。

    以牛小田现在的体质,药丸里少许的毒性,并不会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重中之重,要有一颗清心丹!

    保证进阶过程中,面对惊涛骇浪,心无波澜,以免气血紊乱,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支起药罐,牛小田全神贯注炼制清心丹,最关键的两种药材,太岁和麝香都有,其它的可以根据配伍增减,难不倒牛药师。

    忙碌两个小时,炼制了两枚清心丹,一股清香扑鼻而来,让人忍不住就想立刻服下。

    一枚留着服用,另一枚锁进柜子里。

    都准备好了,牛小田这才看见,手机上的兴旺群,已经热闹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安悦跟手下的刘会计和张翠花,商议了一个下午,这才在群里宣布,兴旺村全体房屋改造工程,将于近日全面展开。

    兴旺村经济将迎来大发展,全力打造丰江第一村!

    没有比这更重磅的消息!

    盖别墅!

    全体住别墅!

    过上城里人的生活,守在家里经营生意,就能大赚特赚!

    有股份,可以享受分红!

    女人们为此疯狂,都为能嫁入兴旺村,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。

    各种感慨,各种激动,各种流泪的表情!

    消息看不过来,超过上万条。

    还有发红包的,牛小田爬楼捡了几个红包皮,总数也不过二十多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季常军媳妇,豪气地接连发了五个二百的红包。

    大家顿时抢疯了,纷纷感谢。

    赚大了!

    季常军家有两套房产,其中一套是买牛小田的福宅。也就是说,可以得到两栋别墅!

    妇女主任张翠花,也发了两个二百的红包。

    当初张憨子强行把破房子卖给她,郁闷的够呛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因祸得福,多一套房,就等于多了一套别墅,即便是租出去,每年的收益也相当可观!

    大家表示祝贺,不约而同想起了两个人,堪称绝对的倒霉蛋。

    张憨子和杨水妹!

    一个跑了,一个嫁到镇里,错失了住别墅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余桂香艾特牛小田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家那么大的房子,是不是能换个超大的别墅?”

    “必须啊,搞不好是五层的。”许翠兰抢答。

    黄平野压根没提此事,牛家大院不在改造范围内,闵奶奶住的那一套,也不算在内。

    正所谓,包子有肉不在褶上,牛小田对此也不介意,她们哪里知道,牛家大院还在二期、三期工程。

    “村花们,咱不跟你们抢,我家的房子还是原样。”牛小田在群里打字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功劳最大,这样是不是太亏了?”有人开始心疼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当初我翻盖大院的时候,谁也没说个酸字。这回,该我给大伙帮忙了!”

    酸了!

    其实,牛家大院翻盖时,每个人都酸了,也说了,就是没当着牛小田面说而已。

    感激之情,在群里的表现形式是,又一波红包雨!

    张贵媳妇艾特牛小田!

    “小田,这事儿靠谱吗?俺总觉得,像是在做梦,掐了好几次大腿。”

    安悦看到了这条消息,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显而易见,百姓们更相信的,还是当成孩子一般的牛小田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