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真正的四层修为,牛小田就多了一项本事,能够在别人身上,种下真武之力。

    开宗立派,小菜一碟!

    可惜,刚刚十九岁的牛小田,并不想霸占山头,广收门徒,做一名祖师爷。

    太操心,哪有一个人逍遥快活,再说又不差钱,都不知道怎么花,钱太多了!

    浪费可耻,牛小田安排勾彩凤,接下来三顿饭,只做两人份即可。

    中午。

    安悦回来吃饭,却诧异地发现桌上只有四个菜,用餐的只有自己和牛小田。

    “她们,都不吃饭吗?”安悦不解。

    “办事效率低下,被本老大惩罚了!”牛小田倒是真饿了,一边大口干饭,一边呜呜道。

    安悦面色一寒,不由将筷子都放下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笑喷了,含着一嘴食物,含糊解释道:“是她们功夫进步慢,眼下都要清空肠胃,等着本老大明天改善体质,埋下真武种子,成为一名强悍的武者。”

    更可怕!

    安悦不满道:“小田,你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改善体质这种好事儿,怎么不想着我?”

    “你是村主任,又是公司老总,兢兢业业,日理万机,有必要学武吗?”牛小田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喜欢散打,只是当了这个破村官,忙村里这些破事,把一身武功就荒废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水平,武功?还一身?

    真自恋!

    在牛家大院,安悦的武力值绝对是垫底的,勉强能对付地痞流氓。

    嗯,个别流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要想学也可以,必须叫*!”牛小田坏笑,反手指指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*!*!”

    安悦直接就喊,毫无半点犹豫,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无敌了!

    牛小田无奈扶额,低估了安悦的承受力,连忙摆手道:“悦悦,别喊了,我答应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先吃这顿,等明天?”安悦商量。

    “下一批,为师不知道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跟大家一起!”

    安悦喜气洋洋,哼着小曲,回屋挨饿去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吃饭好无聊,牛小田将黑子和黄黄喊了进来,重新凑了一桌。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,自然是受宠若惊,都规规矩矩地摇着尾巴。

    提升整体实力,非常有必要!

    增强安悦体质也很有必要!

    省得遭遇强敌,帮不上忙,反而成了拖油瓶子。

    饭后,牛小田又开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炼制一批女版的强武丹,巴小玉过来帮忙,跑前跑后,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药材基本用完了,改天还得去丰江市采购一批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有*的本事,按住脑门,就能灌输真武之力。

    只能采用笨方法,使用入体形式的不转符,将一丝真武之力,固定在女将们的丹田处。

    由此,也带来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个人原因,可能种植不成功,还得重来几次。

    不转符很复杂,牛小田提前练习,与此同时,以口述方式,让巴小玉帮忙整理一套真武*,留着给大家学习参考。

    虽然没饭吃,大家却都是精神饱满,非常期待明天下午早点到来!

    晚上,牛小田吩咐女将们,每人先吞服一颗强武丹。

    大家放弃了麻将桌,服药后,都盘坐在床上,气沉丹田。

    安悦第一次服用,觉得格外神奇,身体一直被暖流包裹着,说不出的舒适,这一晚倒是睡得格外香甜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,牛小田起身去了趟茅房,打算清空身体,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月光皎洁,星光璀璨。

    夜风如丝,细不可闻!

    刚从茅房出来,牛小田就发现了一个异常情况,眺望南方天际处,乌云涌动剧烈,宛如汹涌的海浪。

    这是要下大暴雨吗?

    不可能,还没进入真正的春季,匆忙掐指推算下,今晚并没有恶劣天气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里,牛小田喊出白狐,将天空异象,告诉了它。

    白狐有着多年的野外生存经验,对天气变化更为敏感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白狐出去了,眨眼又回来,周身的毛发全部竖了起来,无比惊恐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用怀疑啊,那是大妖形成的异象,快给狐狐一颗化气丹。”

    白狐急得真想不顾仁义廉耻立刻遁走,只是,外面显然更危险。

    “啥玩意,大妖来了!”

    “也可能不来这里,但必须要提前防范。对,老大快启动执草*,要是被大妖发现了,今晚的星星就看不到了!”白狐颤声催促。

    是不能大意!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取出两颗化气丹,自己服用一颗,另外一颗塞到白狐嘴里。

    白狐顾不得嘲笑牛老大,也服用这种兽类的化气丹,急忙喊出手下三只灵鬼,让它们快点返回养鬼罐,让老大火速盖上。

    跟着,又安排君影,快点回到花朵中,尽量收敛气息。

    无论是白狐,还是花妖,一旦被大妖发现,到底会发生什么,无法预料。

    牛小田念动咒语,启动执草*,一手抱着瑟瑟发抖小爪子捂着脸的白狐,一手抱着沉甸甸的花盆,盘坐在床上,茫然地望着窗外。

    提前预防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南边天际的乌云,快速朝着这边涌来,很快遮蔽了月光星辰。

    外面漆黑如墨,头顶乌云翻滚如潮,却听不到一丝风声。

    安静的可怕,诡异的让人心底发寒。

    “糟了,黑子和黄黄还在外面。”牛小田传音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它们,那种低修为的动物,大妖是没兴趣的。”白狐道,又叮嘱一句,“老大,别说话,也不要传音了,任何气息的波动,都可能被大妖探查到。”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一个流光溢彩的曼妙身影,出现在牛家大院!

    看不清楚,但可以断定,是个绝色女子,体型完美到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牛小田瞪大眼睛,隐约可见,那女子轻轻招了招虚影状的小手,黑子便保持着警戒的姿态,朝着她缓缓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黑子没叫,也没有匍匐在地,是一只宁折不屈的忠犬。

    女子像是在打量着黑子,足有三秒钟,好像有摇头的动作,倏然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突然,牛小田的眉心处一阵发紧,体内气息开始紊乱,几乎要坐不住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那一点妖气出现了感应。

    逃,不可能!

    察觉到牛小田的变化,白狐身体抖得几乎要从怀抱里掉下去,却是一声都不敢吭。

    一时间,牛小田也是无计可施,只能将一切都交给所谓的命运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