危险,并没有发生!

    空中的翻滚的乌云,很快便向北而去,依然是星月漫天,清辉遍地。

    没敢轻举妄动,牛小田搂着白狐和花盆,小可怜般的坐在那里,直到过了一个小时,这才开始活动。

    “*,居然逃过了大妖的探查,太不可思议了。*,老大是真牛逼啊!”

    白狐劫后余生,兴奋地跳来跳去,不断爆粗。

    “粗俗,就不能文明点!”牛小田皱眉。

    “嘿嘿,都是借老大的光,执草*很强大。否则,狐狐就去给大妖当洗脚丫鬟了。”白狐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大妖需要洗脚吗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就是个比喻,低眉顺眼地在人家脚底下活动呗。”

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吧,我刚才看到她了,就是灵王!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灵王!”

    白狐吓得弹跳起来,差点撞倒屋顶,继而又落下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直摇头,这么大年纪的狐狸了,就没有学会稳重点儿吗?

    “老大,怎么确定是灵王?”白狐吃惊问。

    “很像是那个小木人,跟常小倩描述的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灵王看到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她要是看到我,咱们还能聊天吗?”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!”

    白狐用小爪子抚着胸口,又问:“老大,你看到灵王在干啥?”

    “把黑子叫过去看了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白狐嗖的一下,就到了院子里,牛小田也紧随而出,黑子和黄黄都很安静,仿佛灵王来不来,跟它们没啥关系。

    白狐在黑子身上,反复嗅来嗅去,格外仔细,甚至都把鼻子伸到了毛发里。

    嗅了十几分钟,白狐这才放松下来,用意识兴奋道:“太好了,黑子身上没有妖气的标记。”

    “灵王觉得黑子不同,但到底也没瞧上。”牛小田如此理解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吧,它们都没有假丹,太弱了,入不了灵王的眼。”白狐点头,又发出细微的犬吠声,跟黑子你一句我一句的交流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白狐汇报,黑子看到的只是一团光影而已,有个女人的声音告诉它,四个字,好好*!

    白狐还是有些小郁闷,“唉,黑子还是被灵王关注了!”

    “以黑子的水平,啥时候才能有个假丹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大机缘,至少十年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啥担心的,十年后,还不知道咋样呢!”牛小田反而放心了。

    黄黄直接被灵王忽略了,理都没理,白狐也跟它沟通几句,黄黄表示,它当时晕厥了,啥也没看到,啥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一人一狐,重新回到屋里。

    睡意全无!

    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摆在面前,灵王大半夜经过兴旺村,到底想干啥?

    看月色不错,突然有了闲情雅致,出来闲逛赏景?

    想法不靠谱,一定另有原因,白狐认为,多半有灵王非常感兴趣的事情,或许发现了有价值的兽仙。

    牛小田并没有告诉白狐,刚才体内的妖气有异动。

    这次确信无疑,正如常小倩所言,这缕几乎感受不到的妖气,就是来自于灵王。

    执草*法术,效果强大,灵王到底还是没发现,牛小田也等于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,妖气很弱,而灵王并没有靠得太近。

    再或者,灵王有所发现,但来到院中,却误以为是黑子。

    灵王为什么过来?

    讨论很久,也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牛小田到底睡着了,第二天醒来时,白狐却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灵王此次出行,估计是亲手消灭了一个忤逆者,具体是啥邪物,不清楚。

    放心不下的白狐,天色亮起,还是壮着胆子,在青云山附近转悠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北坡镇向北五个山头,山谷里树木倾倒一片,出现一个新鲜出炉的大洞,隐隐向外冒着寒气。

    很明显,有邪物藏在地下,被灵王发现给抓了出来,这货的下场一定很凄惨。

    “敢忤逆灵王的,也是个大妖吧!”牛小田如此推断。

    “不确定啊,除了那个洞,啥都没留下,我也没敢进去,就怕不小心留下气息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好奇心不能有!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打算去一探究竟,难说不会惹麻烦,只要灵王不会没事儿出来瞎溜达,小田哥的快活日子,该咋过还要咋过。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牛小田先把安悦叫到房间内,让她露出小腹,快速在上面刺了一道不转符。

    “小田,好奇怪,那里变硬了!”安悦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啊,让我用神奇的手,将那里再变软。”

    说完,牛小田便伸出手,悬浮在小腹上方,隔着三十公分,便将一丝真武之力,注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变软了!但肚子里头很痒。”安悦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回屋去笑吧,等不痒了,再服用一颗丹药,过几天再检查下是否合格。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“痒得动不了!”安悦还在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没法子,牛小田只能抱起她,离开自己的房间,又踢开隔壁房间的门,将安悦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!

    安悦一切正常,开车去上班了!

    她这段时间会非常忙,百姓们按照通知,会陆续赶往村委会,签署以房屋入股公司的承诺书。

    至于别墅的成本,丰野集团表示,等总造价出来再说,初步定在十年内,以递增的方式,还清所有费用。

    如法炮制!

    牛小田用了一个小时,在所有女将的丹田处,都输入了真武之力。

    大家都开心不已,痒并快乐着,随后按照*要领,开始悉心培养,争取早日让这股力量发展壮大。

    尚奇秀和巴小玉身上,都有封阳符!

    跟不转符有冲突。

    被牛小田悄悄地拆除了,控制法术也等于解除了。

    嘿嘿,牛小田当然不说。

    巴小玉忠心耿耿,可以信赖,尚奇秀有待观察,让她有所忌惮,才更方便管理。

    有什么开心事,不能用一顿火锅来庆祝?

    围坐一圈,浓汤翻滚,热气腾腾,荤素俱全!

    饿了两天的女将们,狼吞虎咽,吃相很不雅,八斤羊肉一扫而空,还不包括鱼丸、蟹棒、虾滑和青菜等。

    不得己,又从冰箱里取出三斤羊肉的存货。

    安悦也吃了不少,辣得不停用小手忽扇着嘴巴,一边询问道:“大家的身体有异常吗?”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