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俺觉得,丹田有个热气团,一直都在。”春风将一筷子肉蘸满料汁,全部塞进嘴里,呜呜搭腔。

    “俺也是!”夏花举了下手。

    “都是这样吧!”冬月环顾四周,秋雪和巴小玉也跟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异常!”

    尚奇秀有些犹豫,又问牛小田:“老大,我觉得有一股力量,从丹田往全身蔓延,特别想打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很正常,秀儿底子好,真武一层,妥了!”牛小田竖起大拇指夸赞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多谢老大,你是几层修为?”尚奇秀好奇打听。

    “马马虎虎,刚进入四层。”牛小田摆摆手。

    掌声立刻连成一片,纷纷夸赞老大牛逼,天下第一,无人能及。

    不是虚伪,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这方面都是行家,深知每一层的跨越何其不易,需要坚持,也需要机遇,更需要敢吃苦、不服输的精神。

    “俺们是啥修为?”夏花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准一层修为,继续努力哈!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,给自己的碗里,多加些麻汁,美美地蘸着,吃了一大口羊肉。

    “悦悦,你啥感觉?”春风打听。

    “我也跟大家一样,一团热气,挺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安悦躲闪的目光出卖了她,应该啥感觉都没有,被全体碾压。

    零修为!

    并不奇怪,安悦底子最差,工作很忙,而女将们之前吃过不少强武丹,平时也经常在院子里练武,还经历过很多次的实战。

    给安悦改善体质,就是,多此一举!

    女将们内心统一答案。

    干了一杯红酒,牛小田大声宣布,既然是一家人,本老大一定要让所有人,不断变强,强大到令人仰望鼻息。

    大家一起努力,打出一片江山,再打出一方世界!

    “老大,威武!”春风振臂高呼。

    “誓死追随老大。”

    女将们齐声高呼,年轻的*,比火锅里的沸水还热烈。

    摸着圆鼓鼓的肚皮,牛小田回到房间刚躺下,上,阿生发来了消息,又让牛小田的心情跌落到谷底。

    尼玛,没完没了!

    龙虎必杀令,放了个寒假,这不,新年刚过,重新启动了……

    阿生叮嘱,兄弟千万注意安全,没事儿少出门。

    抽了一支烟,牛小田给春风发去消息,过来一趟,有事找。

    春风很快就进来了,问道:“老大,有啥安排?”

    “看一下龙虎必杀令。”

    春风脸色一沉,预感到不妙,立刻拿出手机,找到那个特殊软件,登陆了那个网页。

    “天啊!老大,你太值钱了!”

    接过春风递来的手机,牛小田扫了一眼网页,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龙虎必杀令,重新启动!

    追杀的价格变了,三千万美元,折合人民币,近两个亿。

    一亿和两亿,在牛小田看来,区别也不大,老子的命价值黄金万两,也得有本事拿走才算。

    关键!

    上面写的奖励是:三千万美元or八品叶山参+延天丹。

    两种奖励可以任选,金钱或者宝贝。

    八品叶山参的价值,无法估量,极为罕见。

    延天丹更是珍贵,据说可以增加三十年寿命,尚晨就是为了这枚丹药,才不惜拼掉了老命,来抓捕白狐用于交换。

    金钱能*各种杀手,四层修为的牛小田,并不太在意。

    后者才更可怕,为了八品叶山参和延天丹,不知道会有多少法师和修行者,会赶来兴旺村。

    用心险恶!

    不干掉本老大,他们绝不会死心!

    “老大,是否需要晚上值班?”春风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,本老大的感知敏锐着呢。你们该玩玩,该乐乐,睡前要抽时间练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春风站直了身体,又说:“有啥异常,发到无敌群里,俺马上通知大家,将群消息,晚上调成滚滚炸雷,手机都必须放在耳朵边上。”

    “啥叫滚滚炸雷?”牛小田不解。

    春风立刻播放了一段声频,轰隆隆,咔嚓,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动静很大,连绵不断,可想而知,耳边响起炸雷,想不醒都难。

    唉,也是难为女将们了。

    春风走后没多久,尚奇秀就被拉到了无敌群里,这是内部群,尚奇秀早有耳闻,被拉进来,还莫名激动。

    二百红包开路,几秒钟就被一抢而空。

    主动参战,牛小田自然不会拒绝,尚奇秀的武力值,绝不逊色一名顶级杀手。

    喊出狐参谋商议对策,白狐对八品叶山参,垂涎三尺,可惜站在正义的这一边,不能加入到猎杀牛老大的行列。

    这倒是又给牛小田提了个醒,来的可能不只有法师修士,也可能有兽仙。

    麻烦更大了!

    白狐的建议简单粗暴,都逼到这个份上,该杀就杀,牛刀杀鸡吓唬猴子,死几个其余人就怕了。

    基本断定,这就是个瞎参谋!

    必杀令的事情,安悦一直蒙在鼓里,也不能告诉她。

    睡觉前,安悦穿着睡衣进屋了,指着小腹道:“小田,这里是不是没有种子?”

    说完,安悦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,自认没有开车,但无法自圆其说!

    “悦悦,不能着急,这玩意跟怀孕一个道理,很难一次成功,回去练功吧!”牛小田一脸坏笑。

    “不如一起睡,你可以随时指导。”安悦羞涩地试探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牛小田断然拒绝,不是怕越过雷池,生米煮成熟饭,而是眼下的形式不允许,必杀令重启,危险随时都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换来安悦一个超大号的失望白眼,然后甩着胳膊出去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兴旺村旅游再次火爆,人满为患,更胜从前。

    散数量惊人,不乏戴金表、挎女秘、开豪车的。

    可惜,提供住宿的位置很少,长租为了不定时的美梦,多给钱也不想离开。

    安悦在群里发布消息,大家都要遵守诚信经营的原则,维护好兴旺村的形象,不要因为新人出价高,就撵走之前的人。

    一经发现,会取消旅游接待的资格,没有下次机会!

    尽管如此,留下的杀手们,依然超过百名,虎狼成群,蠢蠢欲动,围绕在牛家大院的周围。

    还有一批杀手,住在青云镇,心急火燎地等待着靠近的机会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