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呵呵,也是缘分,一见面就觉得格外亲,好像上辈子就是父女。”

    杨美玲笑得很假,顺着牛小田的话,装作饶有兴致道:“听说了,牛先生看相的水平非常高,能不能赏个脸,给我们姐妹也看看?”

    “小事一桩!看在张棋圣的面子上,打个三折,每人五百就行。”牛小田大度的姿态。

    五百?

    还是三折,这小子够差劲的,分明就是随口漫天要价。

    杨美玲倒也没含糊,不差钱,立刻从兜里掏出一沓红票子,点出十张放在茶几上,“那就有劳牛先生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茶几上的钱,突然飞起来,眨眼就到了牛小田的手里,财迷般的点了一遍,笑道:“二位,那就目光冒犯了!”

    红粉双煞的额头上,不由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这小子太强大了,分明是一块能硌掉牙的超级硬骨头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目光,扫过杨美玲的脸,吐出一口烟,叹气道:“唉!美玲姐,要多注意身体了,正所谓岁月不饶人,回头是岸,当及时行乐。”

    什么屁话,姐才三十,还有大把的光阴,谈岁月无情早了些吧!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得了什么毛病?”杨美玲蹙眉问。

    “流了一个孩子,痛失做母亲的机会,从此患上了厌男症,觉得英俊的男人,没一个好东西,都该死!心里头的毛病,也是病,在城里得去看什么,哦,心理医生!”牛小田直接点破。

    杨美玲不由一愣,这小子是真会看相,水平还相当高。

    流产的事情,就连身边的姐妹沈浅浅都不知道,一个多月就打掉了。

    那时,杨美玲才十九岁,听说她怀孕了,男友非但不认账,反而倒打一耙,说她作风有问题,坚定地分手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杨美玲走上流氓之路的诱因,男人靠不住,尤其是英俊的,都是畜生变的。

    从此强身健体,苦练功夫,誓要打遍天下渣男。

    当初的男友,现在成了残疾人,只能坐在轮椅上,看着美女们在身边匆匆而过,可怜巴巴回想着当年之勇。

    “牛先生好眼力,确有此事,只是我不太懂,这些跟健康和岁月,又有毛关系?”杨美玲耐着性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毛关系用得好,说话就该随便些,咬文嚼字听着就难受。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杨美玲扶额,无意又露出本性了,索性道:“牛大师,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,我觉得身体倍棒,体检都很正常,没毛病!”

    “不,凡事不能看表面,缺少男人滋养,阴阳不调,疾病是潜移默化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严肃表情,用拳头在小腹比量一下,继而举起来握紧,“你懂的,那里开始萎缩了,每个月的量都很少,而且还经常延期。”

    又说对了!

    杨美玲脸色都变了,俨然忘记了杀手身份,沉浸在病人角色里,虔诚问道:“牛大师,那该咋办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说难也不难,克服心理障碍,找男人!”牛小田开出的治疗方法,恰恰是杨美玲最不愿意接受的,猛吸两口烟,又问:“还能看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从面部的流年运判断,五岁时,你掉进了茅坑里,差点呛死,十岁时掉进臭水沟里,又差点淹死,十五岁,被尖锐之物,扎了*,贯穿伤,住院多日,十八岁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,别说了!”

    杨美玲是真怕了,牛小田简直不是人,专门揭短,什么秘密都逃不过他的眼睛,这些糗事要是传扬出去,干脆也别活了!

    “牛大师,我,我不看相了!”沈浅浅面色惨白举了举手,真怕牛小田把她的糗事也抖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退钱!”牛小田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了!”沈浅浅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正面接触第一局,两名女杀手已经败了,牛小田暗自鄙夷,狗屁红粉双煞,不过如此,不如改名红粉双傻。

    两人这次过来,没想杀牛小田,成功的概率极低。

    美梦困扰,让她们很想逃!

    “牛大师,兴旺村很特别啊,竟然真的可以做美梦。”杨美玲换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本大师亲自设下美梦能量场,耗费了不知多少先天法力。二位如果觉得好,那就多住些日子,别忘了多帮着宣传转发啊!”牛小田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可是昨晚,我们姐妹居然做了同样的梦,这也太邪门了吧!”

    杨美玲终于扯到了正题,同时观察着牛小田的表情,要是跟这小子有关,那就该提起高度警惕。

    却见牛小田使劲抓抓头,“不对劲啊,是不该做同样的梦,每个人的经历不同,脑海中的幻想也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,那个什么能量场出了问题?”沈浅浅追问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有多个案例可以作证。”牛小田信心十足的样子,忽然猛拍脑门,叹口气,“唉,你们过分了,问题就出在你们自己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杨美玲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你们认张棋圣做爸爸,那就是真正的姐妹,出现了命运关联。另外,晚上搂在一起睡,密不透风的那种,也不是好习惯,气息交融猛烈,所以,就做了同样的梦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,搂在一起?

    还密不通风?

    画面好污好恶心,杨美玲和沈浅浅都不由挪动*,离对方远了点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那样!”杨美玲辩解。

    “睡着了,咋知道没做那种事儿?嘿嘿,我晚上睡觉,就喜欢搂着被子,缺少爱的表现吧!俩女的,怕个啥。”牛小田看似宽容。

    聊不下去了,这小子的破嘴,再聊会说出更难听的。

    三只笨鸡,一千块钱,白扔了。

    红粉双煞只能起身告辞,都有些慌乱,脚步匆匆,跟败兵逃跑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这一出,简直有损女杀手的声誉,甚至让牛小田觉得,她们是假的红粉双煞。

    赚了一千零花,牛小田很开心,回到餐桌上,拿起鸡腿就吃。

    味道还不错,这两货的厨艺值得夸赞。

    张棋圣也是因祸得福,每天都有孝女烹饪美食,只是担心,一旦她们走了,张棋圣可能还不习惯粗茶淡饭的简单生活。

    白狐悄然汇报,有情况,法师进村了!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