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师远比红粉双煞更危险,今晚是不能再出去给她们造梦了!

    匆忙吃完饭,牛小田回到房间里,这才打听详细情况。

    白狐探查得知,这名法师是一名中年男子,开着房车来的,应该提前知道,兴旺村一铺难求,打算就睡在车里。

    车上还有三只黄鼠狼,都有了假丹,很明显,就是这名法师的帮凶。

    “我靠,兽仙也太不稀罕了吧,一下就来仨!量贩啊!”牛小田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别闹,放眼整个兽类群体,兽*缓芟『薄U馊换剖罄悄炅涠疾淮螅隙ㄊ翘乇鹋嘤模粤瞬恢蓝嗌俸枚鳌!卑缀叩馈

    厉害啦!

    居然还有培育兽仙的组织,其*程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那货把房车停在哪里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探查不到,还得君影!”白狐摊摊小爪子。

    那就让君影探查,结果很快就出来了,这辆灰色的房车,就停在中心小广场边上。

    那名法师下车了,总有抬手的动作,应该在吸烟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如直接去*,三只黄鼠狼不足为道。”白狐怂恿,别看它没有内丹,对付三只假丹黄鼠狼,依然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“不行,他还没有攻击行为,不能贸然去打人。要是被反咬一口,咱们就成了村痞恶霸,坏了兴旺村的名声。”牛小田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只攻击黄鼠狼呢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他不护犊子?”

    “也是,但这货一定是奔着老大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小心防备吧!”

    随后,牛小田就打电话给保安队长马刚柱,听说村里来了辆房车。

    即便游住在外面,安全起见,也是需要登记的。

    正在吃饭的马刚柱,二话不说,立刻放下筷子,召集几名手下,雄赳赳气昂昂地去巡村,很快就找到了那辆房车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马刚柱反馈了消息,一阵唏嘘感叹,对那名男人,报以深刻的同情,还在联络几家关系好的农家,但凡有人腾出地方来,先匀给这名男人住。

    咋回事儿?

    男人名叫盖世捷,三十三岁,来自于中原云台市。

    几年前,两岁的孩子丢了,痛彻心扉,从此便行走天涯,开始了漫长的寻亲之旅。

    住在房车上是常态,男人还拿出一张小孩子的照片,虎头虎脑的,询问马刚柱等人是否见过,眼角一直挂着大大的泪珠子。

    为啥来到兴旺村?

    听说这里天南地北的人很多,希望能发现丢失孩子的线索,也恳请善良的村民帮忙给寻找。

    已经晋升为准爸爸的马刚柱感同身受,向牛小田汇报时,声音都哽咽了,估计挂了电话都得找地方放声悲哭一番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时竟无言,人生不易,全靠演技!

    装乞丐、认干爹,又冒出个找儿子的,兴旺村戏精遍地。

    可惜,就缺个导演总指挥,否则,一定能拍出部超级喜剧片。

    夜半时分!

    白狐探查到,盖世捷将车子开了过来,就停在距离大门不足十米的地方。

    没下车,盖世捷放下车窗,打量着牛家大院,不时用手指扣着太阳穴,正在苦思冥想对策。

    牛小田表示不屑,有本事就闯进来,试试啥后果。

    “这货扔出了一张符,在空中就燃烧了!”白狐实时直播。

    “他算是啥修为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,道家*众多,各有所长,反正照比幺山火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等了好半天,没有浓雾覆盖牛家大院,这张符到底是干啥用的?

    总不能闲的蛋疼,随便抛着玩的吧。

    “不好,黄黄想跑,被黑子给死死按住了。”白狐焦急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懂了,是驱兽符的一种,盖世捷对兽仙很敏感,发现了院子里的黄黄,想要召唤走,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“黑子没事儿吧?”牛小田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没人能召唤走黑子,它一根筋,只对老大忠心耿耿!”白狐敬佩道。

    如果黑子没有修为,肯定按不住黄黄,牛小田还是起身去了院子,干脆将黄黄拎到了屋里。

    门窗上都有符箓,黄黄立刻表现得很正常,立场不坚定,免不了被白狐一顿训斥,委屈地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盖世捷做法失败,也明白暴露了,立刻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君影探查,这货去了北侧通往青云镇的路边,毫无疑问,一旦情况不对,开车继续逃。

    就这点本事,也想来杀牛老大,简直是蚍蜉撼大树,自不量力!

    睡前一件趣事,

    君影探查到,红粉双煞分开睡了,杨美玲睡在火炕上,沈浅浅在地上搭了一张木板床,冻得翻来覆去睡不着,一再提醒每天轮流睡火炕,说话算话。

    牛小田差点笑岔气,这俩货是真不抗忽悠,还真就信了。

    分开睡,是怕晚上抱在一起,再做同样的梦境。

    又是新的一天!

    东南风来了,春姑娘也来了。

    太阳暖洋洋的,积雪开始融化。

    滑雪基地那边,不得不启动造雪机,还能维持半个月的生意。

    自称丢了儿子的盖世捷,没耽误去滑雪,还去农家乐吃了饭。

    这期间,并没有出示孩子的照片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想揭穿他的谎言,既然这货不怕住在房车里辛苦,那就多留几天,正好也给兴旺村多多创收。

    盖世捷惦记牛小田的命,而牛小田却开始惦记他那三只黄鼠狼精。

    “白飞,那三个黄皮子,品相咋样?”牛小田饶有兴致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品相当然一流,却不能收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

    白狐给出的理由很简单,这三个家伙只有十几岁,催熟的产品,智商太低,比三岁孩子高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没有江湖历练,恐怕饲养者灌输的概念中,只有杀戮、偷盗加害人。

    兽类的智力开化,需要岁月积累,尤其是,人类的文化很难学,至少五十年,才能完成从量变到质变。

    “照这么看,它们的价值,就只有假丹了!”牛小田遗憾不已。

    “老大现在不需要假丹,补益作用太弱了,但那些笨丫头们,正好能用来升级,提高实力,嘿嘿,花钱也买不到。”白狐建议道。

    是个好主意!

    牛小田开心起来,照这么看,盖世捷更像是来送假丹的,那还气什么,找个借口,坚决要收下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