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一幅慈悲模样,告诉他一种法术,给了一张符,一小瓶黄澄澄的液体,还说有眼缘,只收了十块钱。

    同时,女人警告,不能对外说,否则就失效了,灾祸翻倍!

    回家后,石敢当免不了被媳妇臭骂一顿,看在她还得奶儿子的份上不敢还嘴,心情糟糕透顶。

    为了免灾,等母子睡着了,谨慎小心的石敢当,犹豫再三,还是尝试按照女人提供的方法,进行了一番操作,居然真就成功了!

    标志是,身体觉得很轻,脑子里好像多了一块空地方。

    然而,凭空出现的女人声音,吓得他差点尿了裤子。

    “石敢当,我乃玲珑赌神,下界助你脱离苦海,富贵无边,去赌博吧,保你赢赢赢!”

    “谁!你,你在哪儿?”石敢当牙齿打架,声音发颤。

    “别找了,本赌神在你身上,还不快点叩拜!”

    咋个叩拜?

    自己拜自己吗?

    惊恐万分,石敢当来到穿衣镜前,使劲磕了几个头。

    做小生意的石敢当,深知自己几斤几两,哪里敢沾染赌局,但女赌神却不依不饶,整天在脑海里唠叨个不停。

    熬不住,石敢当到底迈出了第一步,去了镇里的棋牌室。

    按照赌神的提示,石敢当半天就赢了好几百,全是零票,然后就被老头老太太们,骂咧咧地给撵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老千的烂人,滚犊子!

    陆续,石敢当又去找那种更大筹码的私人赌局,同样每次都赢钱,有时还能赢好几千,很快就偷攒了好几万!

    因祸得福啊!

    为了瞒住媳妇,石敢当虚拟了进出货记录,每次营业额都会提高一点。

    杨水妹爱财,没发现破绽,于是,货郎摇身一变,成了职业赌徒。

    直到半个月前,石敢当幡然醒悟,决定悬崖勒马。

    因为女赌神觉得不过瘾,有辱赌神称号,鼓捣他去参加那种输赢几十万的大赌局,还指明了具体地点。

    石敢当,着实不敢当!

    他深知这类赌局,不是他这样的小人物能玩得起的。

    输了,房子就没了,一家人流离失所!

    赢了,则可能被追杀,那伙人穷凶极恶,岂能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已经赢了这么多钱,石敢当很知足。

    不答应,女赌神翻脸了,不再说话,每天就在他的脑子里摇色子,苦不堪言,又无法摆脱。

    “切,狗屁女赌神,就是个赌鬼,也未必就是女的。”牛小田不屑。

    “牛大师,俺也不知道咋办,一不留神就着了道,感觉就快要挂了!”石敢当哭了,心里非常后悔,不该轻信路遇的那个女人,给自己招来了祸患。

    “老石,你知道那瓶黄澄澄的液体是啥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石敢当猛摇头,又说:“做法时,倒在那道符上,点燃后,满屋子都是腥气,恶心得够呛,赶紧开窗散味。”

    石敢当的手忽闪两下,好像现在还能闻到臭味。

    “我来告诉你吧,那是从尸体上,刮下来的油!”牛小田一字一句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石敢当吓得从沙发上滑下来,脸色惨白,脑门上遍布豆大的汗珠子,颤声道:“俺,俺真得不知道,罪过啊罪过。那,那,那女人,也*了吧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长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牛小田又从手机里,翻出那张很像宫桂枝的照片,出示给石敢当看。

    “对,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,兄弟,你认识她?”石敢当擦汗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摇头,“还有别人受她的蛊惑,再遇到了,一定离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俺,俺用车撞死她。”石敢当咬牙发狠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惹不起她,还是老老实实过日子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直摆手,宫桂枝没那么好对付的,这女人是真*,一再利用普通人,达成其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如今的石敢当,已经成了器皿,用于培育赌鬼。

    一旦赌鬼的赌技炉火纯青,宫桂枝再招回来,就可以去赚大钱,或者让别人帮着赚大钱。

    可惜白日里,赌鬼并不在石敢当身上,谈不到抓捕或者灭杀!

    脑海里的声音,只是赌鬼留下的阴气导致的。

    而牛小田也不想跟石敢当走,到他家里蹲点守着,外面野兽成群,还有法师伺机而动,守好牛家大院,才是眼下的第一要务。

    处理并不困难!

    牛小田让石敢当脱了衣服,就在他的胸口,刺下了两道加强版的驱鬼符。

    如此,赌鬼就进不来了。

    跟着又灌输一丝真武之力,将石敢当体内残留的阴气驱散干净。

    脑海中的响声,顷刻间,就听不见了,

    石敢当感激涕零,这意味着自己可以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弯腿就要磕头感谢,被牛小田制止,石敢当悔不当初,“白受了那么多天罪,就该早点来找牛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心里也有鬼,贪心不足,也怕人知道。”牛小田不气点破,叮嘱道:“老石,千万记住,不要再接触那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俺记住了,大不了遇见她,绕着走!”

    “回去调养一段时间,身体就能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唉,等身体好了,俺也不想走街串巷了,太辛苦,也没法照顾他们娘俩。到时候,再想想其他法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个建议,等兴旺村建设好了,就来这里开个店吧!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石敢当不可置信,一对眼睛蹭蹭往外喷小星星,“牛大师,你真是这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你心思细,也能耐得住,何况姐也让我多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石敢当激动的又要落泪,“俺早有这个想法,兴旺村游多,不愁卖东西!还不是水妹要面子,怕人说三道四,不让俺来。她都同意,还说啥!”

    加上牛小田的,石敢当就要转来一万块钱。

    “给一千吧!”牛小田没答应这么多,难说就是赌来的私房钱,又提醒道:“赌博赢来的不义之财,最好也别花。找个机会捐了吧,对你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俺懂!”

    一再道谢,石敢当开着三轮车走了,又将开始新生活。

    牛小田回到房间躺下,白狐立刻凑过来,笑道:“老大,抓个赌鬼,不愁赚钱啊!”

    “胡咧咧,赌博是恶行,不能沾染的。”

    “开个玩笑,嘿嘿。但施法的那个女人,要提高警惕了,这货会的邪门法术可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唉,上次抓到她,就不该心慈手软,弄死就对了。”牛小田也是后悔,毫无疑问,宫桂枝是斗元道长的心腹之一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