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桂枝很难抓到影,先放下。

    家门口的法师,不得不防,晚上,牛小田特许黄黄,住进了走廊里。

    爱宠物的巴小玉,还想让黄黄跟她一起睡,牛小田不答应。

    不能太惯着,会养成坏习惯!

    主要是白狐不同意,在它看来,只有美狐仙才享有独宠的权力。

    早睡没可能!

    外面活跃着一群夜猫子,都想趁牛老大睡着了下手。

    看了会网络小说,又研究阵子《血符经》,牛小田倒也不觉长夜漫漫,过得有滋有味且充实。

    后半夜一点。

    白狐汇报,法师盖世捷又开车来了,上面并没有那三只黄鼠狼。

    “这货肯定安排三只黄皮子去干坏事了。”牛小田警惕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也是,迷惑百姓,前来找茬。”白狐认同牛小田的判断,假丹的黄皮子,也就这点本事。

    “三只臭皮子,都该死!”牛小田骂出声,也断了彻底据为己有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都灭了吧,反正也养不熟。”

    如何消灭?

    兽仙叛徒之首的白狐,给出了最方便的建议。

    使用锁灵镜和收仙笼,轻松点事儿,管保三只黄皮子,会自动过来寻死。

    假丹的黄鼠狼,还不会化形,

    而收仙笼很小,只能装下幻化虚影的兽仙。

    并不妨碍!

    黄鼠狼精也会直奔收仙笼而来,中途截杀即可。

    进入真武四层,牛小田使用法宝的水平也提高了,就拿锁灵镜来讲,完全可以搜索到百米内的兽仙。

    “老大,来了三个半夜不睡觉的老太太。”白狐预警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闵奶奶?”牛小田立刻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,有勾彩凤的老婆婆,走路还挺快的。”

    牛婆婆家有驱妖符,看来是弄坏了,改天得再给勾彩凤一张。

    丝毫不用怀疑,盖世捷指使黄皮子作妖,鼓捣来三个体质较差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用心歹毒,老年人惹不起的,不能骂,更不能打!

    牛婆婆等三名老太太,来到牛家大院门前,咣咣用脚踢门,黑子也发出了叫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

    三只黄鼠狼回来了,都蹲在盖世捷的房车上面,也做出交换踢后腿的动作,不了解情况的,还会觉得它们挺可爱。

    盖世捷则取出一张符箓,放下车窗,紧盯着大门前。

    只有牛小田过来开门,盖世捷就会抛出符箓,展开攻击。

    是什么符箓,还不清楚,攻击性应该很强。

    “老大,大门有动静!”

    春风在无敌群里发消息,把所有女将们都给惊醒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开门,拿起弓弩去院子里,杀黄皮子。”牛小田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“老大,黄黄犯错了?”巴小玉惊恐表情。

    “哦,不是黄黄,其它黄鼠狼。别说话,也别气,直接射杀。”

    跟着老大抓刺猬,杀老鼠,杀更大的老鼠,女将们此刻都懂了,这三只黄鼠狼,也一定大有来头。

    几分钟,女将们便整肃完毕,拿着弓弩,来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尚奇秀不会用弓弩,腰间一排闪亮的飞镖,却更像是一名行侠仗义的女侠。

    杀几只黄鼠狼,居然就摆出这么大的阵势?

    尚奇秀有些不解,但看大家都神情严肃,端好弓弩,如临大敌,也不由拔出了飞镖!

    牛小田一手拿着锁灵镜,一手拿着收仙笼,站在台阶上,神情自若,全然不理会踹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大院里只有浅浅的月光,尚奇秀也没留意,牛老大手里的两样东西,正是她养父尚晨的。否则,一定要问个究竟。

    举起锁灵镜,上面立刻浮现出一只黄鼠狼的影像。

    还是不够高级,只能一只只抓!

    牛小田目光盯紧前方,立刻默念驱动收仙笼的咒语。

    房车上方的三只黄鼠狼精,其中一只,突然停止了踢腿的动作,跟着便跳下来,如同离弦的箭,奔向了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盖世捷以为眼睛看花了,等他确信无疑时,这只黄鼠狼已经爬上围墙,跳进了大院里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盖世捷连忙收起驱使兽仙的法术,但为时已晚,大院里的牛小田,又把锁灵镜,对准了另一只黄鼠狼。

    又跑了一只!

    盖世捷彻底慌了神,不顾一切的召唤车顶那只不知所措的黄鼠狼,快点下来进车里。

    可是,不等这只黄鼠狼跳进车里,掉头又跑了,同样进入了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牛婆婆等三名老太太,也彻底清醒了!

    完全不明白,咋就大半夜跑到牛小田家的门前,肯定是梦游。

    话说,忙着接待游,老有所为,却也很累。

    担心孩子们惦记,老太太们相互打了声招呼,立刻散开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牛家大院内!

    猎杀黄鼠狼的游戏,如火如荼地展开。

    这不是普通的黄鼠狼,表现得异常敏捷,跳来跳去,如同三道*的虚影,弓弩居然几次都射不中。

    尚奇秀终于意识到,敢招惹老大的畜生,多少也是有点来历的,瞄准一只,嗖的抛出飞镖,擦身而过!

    牛小田也故意不用收仙笼,让女将们借机锻炼眼力和身手。

    只有快要爬上围墙的黄鼠狼精,才适当召唤下,不让它真的逃走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尚奇秀再次出手,这回拔得头筹,飞镖穿透了一只黄鼠狼的小脑袋,立刻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夏花秋雪联手,又灭杀一只。

    “都别动手了,归我!”

    风头都被别人抢去,春风有点着急了,跳下台阶,追着仅剩的一只黄鼠狼射击。

    到底在黄鼠狼精即将爬上围墙的刹那,用背刺将其钉在墙上。

    听到牛家大院里,传来吱吱的痛苦叫声,盖世捷捂着胸口,心疼得几乎晕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将房车给开走,却开错了方向,去了南面。

    三只死去的黄鼠狼,被聚集成一堆,黑子过来嗅了下,立刻跑开了。

    跟黄黄混久了,黑子不肯再吃黄鼠狼的肉,也得理解动物间的朴素感情。

    走廊里的黄黄,眼看同类被一一灭杀,吓得瑟瑟发抖,也得理解动物间的简单想法。

    牛小田安排巴小玉,过去安慰它一番。

    白狐则趁机警告黄黄,忠心老大,有吃有喝有朋友。

    叛逆者的下场,就是这么悲惨。

    三枚假丹送上了门。

    可牛小田手下,却有六名女将,也不够分。

    安悦不能算在内,对她而言,有了好处不沾心理不平衡,但练功升级是副业。

    拎着装进塑料袋的三只死黄鼠狼,牛小田没让女将们马上休息,而是到厅里,开个小会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