盖世捷这一招,玩得幼稚可笑,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。

    完全不懂小田哥,根本不怕这种唾沫星子的口水战。

    不跟王八盖子生气,牛小田跷着腿,刷起了视频。

    不经意发现,野妹的那首《窝窝窝》,一夜之间,已经火遍了全网,被大家争相效仿。

    “窝窝窝,窝窝窝,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窝窝……”

    节奏流畅,欢快搞笑,让人一时停不下来,听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牛小田乐滋滋地刷了一阵子,发消息给野妹,大赞道:“野妹,恭喜大火!”

    “多谢老大,那段快乐的日子,姐妹们也给了我不少灵感。”野妹很快回复。

    “最近在忙啥?”

    “很多演出,全国跑,还在创作一首歌,名字叫《田野》。”

    这首歌应该跟田野公司有关,黄平野特意安排的,想要多角度全方位打造兴旺村品牌。

    很快,野妹又发来一个视频号,雨过天晴。

    跟着一句话,“这丫头很有灵性,只是跟我的风格不同,帮着推广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牛小田知道是范雨晴,连忙点开,还真不赖,已经有了十万粉丝。

    画面上,拉直了头发的范雨晴,略施粉黛,显得格外清纯。

    一首舒缓的歌曲,伴随着吉他声传出来,刹那间,世界变得格外安静,仿佛时间悄悄地凝滞了!

    好!

    牛小田毫不吝啬,直接给点了个赞,打赏十个金币。

    白狐出来了,汇报一个情况,盖世捷开车从牛家大院门前经过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安排君影追踪,又获得了确切消息,盖世捷已经离开了兴旺村,滚蛋了!

    骂完老子就跑,怂货,窝囊废!

    牛小田骂骂咧咧,心里当然明白,盖世捷不会轻易放弃,情知干不过小田哥,回去搬救兵了。

    法师走了,白狐没啥顾忌的,化作虚影,出去溜达了一圈。

    兴旺村的杀手数量,有所增加!

    跟上批一样,杀手们用长租的方式,赖在这里不走,偶尔去滑雪,更多时间都憋在家里,闷得快要长毛了。

    坚守不战的策略是英明的,杀手们抓不到牛小田的影,各种手段都用不上。

    “老大,红傻和粉傻正在商议怎么对付你。嘿嘿,都让本狐仙听到了。”白狐起外号,也是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“她们咋商议的?”牛小田饶有兴致。

    “用一种药粉,突然抛出,把老大弄晕,然后尽快下手,跟着就跑路。”

    “计划也不咋样,她们也得有接近本老大机会才行。”牛小田点评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她们先策划了一个拜爹仪式,邀请你参加,又觉得不妥,人太多,容易出岔子。所以,至今具体实施方案都还没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她们慢慢琢磨吧,既然盖世捷走了,今晚再去给她们造梦,持续打造亲情,巩固她们跟张棋圣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晚饭,女将们都吃得很少,出现了浪费!

    中午吃了大补之物,身体的自然反应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得不通知勾彩凤,这几天就做几个素菜,以喝粥为主。

    麻将声停了,天一黑,女将们纷纷回屋,服药练功!

    安悦觉得古怪,也问不出什么来,只是大约猜到她们是听从牛小田的安排,索性也就当做没看见。

    丰江那边传来了很多资料,书房暂时变成了总经理办公室。

    安悦伏案学习研究,忘记了时间,直到熬不住睡意,才回屋去睡觉。

    甩手掌柜牛董事长,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《血符经》提供了一种增强符箓威力的方法,阴气浸润兽血,重描一遍符文。

    牛小田拿出放在养鬼罐里的黄鼠狼血,尝试了一道狂风符,并且到院子里做试验。

    潇洒抛出符箓,

    刹那间,风声猎猎,飞沙走石,目测威力增加了至少五成。

    大院四周闲逛的杀手们,被吹得迷了眼睛,东倒西歪,站都站不稳,只能提前回火炕上挺尸去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开心不已,回屋后,又绘制了十几张各类符箓备用。

    后半夜一点,确定红粉双煞已经睡了,牛小田拿起养仙楼,带着君影,跳出院墙,来到张棋圣家附近。

    君影释放完气息,牛小田便快速返回,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还是原来的剧本,不断加深红粉双煞的执念,一定要让她们深信不疑,张棋圣就是她们前世的慈父。

    第二天,白狐探查回来,笑得满床打滚,双煞再次变成了双傻,像是两个没精打采的呆头鹅,又像是丢了魂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有个好主意!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“不能总造亲情梦,未免单调,下次让她们梦见,双双都嫁给了你。而且老大英勇无敌,能征善战,让她们美上天!”

    白狐比比划划,这家伙跟着牛老大,彻底学坏了,觉得戏弄人格外有趣。

    “瞎扯淡,馊主意,她们真瞧上了本老大,那麻烦才大了。咱才十九岁,差着十几岁呢!”牛小田嫌弃地直摆手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也是替老大着想,有了这层关系,她们都不忍心动手,化敌为友嘛!”白狐坏笑。

    “本老大才不想跟她们成为朋友,更不想成为男女朋友。哼,无情的铁拳,早晚打在她们身上,让她们痛苦到今生都忘不掉。”牛小田举起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老大真爷们儿!”

    白狐竖起勉强分瓣的小爪子称赞,又说了一句差点挨揍的话。

    “嘿嘿,照这个架势,狐狐嫁给你的时候,还可能收获一枚童男子呢!”

    “厚脸皮,滚滚滚!”

    正在胡闹,白狐突然竖起耳朵,汇报消息,“老大,盖世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盯紧了,看车上有什么?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“*,他带来了一名黄仙,有内丹,至少六百年修为,麻烦有点大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却一阵大笑,“盖世捷够意思啊,刚送了三枚假丹,又来送内丹,值得深交!”

    “老大别笑,这可是黄仙,不好对付的。”

    “收仙笼在手,万事无忧,敢来找茬,直接收了弄死,剥皮取丹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简单,丢了三只黄鼠狼精,黄仙一定有防备,不会轻易上当的。”白狐认为牛老大过于轻敌。

    点起一支烟,牛小田开始跟白狐认真商议,如何对付这只黄仙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