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要刺符?

    尚奇秀有点发蒙,隐约记得,身上已经有了两道符,这玩意还得一次次加强?

    “嘿嘿,老大这是对你特别照顾,秀儿,快点感谢!”巴小玉坏笑。

    “谢,老大!”尚奇秀扭捏道。

    “露出小腹即可!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尚奇秀不情愿地露出小腹,使劲给巴小玉眼色领会,偏偏她装傻卖痴,还过来看热闹。肆意进行点评,尚奇秀很快就变成了大红脸。

    从袖口取出两根银针,牛小田俯下身,手法快得赛过缝纫机,眨眼便刺下了两道增强版的驱妖符。

    收针!

    牛小田背着手离开了房间,尚奇秀这才感到些许疼痛,不由捂住了肚子。

    “秀儿,老大真是抬举你。”巴小玉撇嘴。

    “难说不是防着我,又弄了道什么忠心符。”尚奇秀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没良心!你也看出老大的本事来了,想让谁进步,谁才能进步!对他忠心怎么了,也没亏你啊?”巴小玉辩解。

    尚奇秀皱眉起身,巴小玉又拉住她,说道:“怎么,说你两句还不服气啊?老大多信任你,明知你功夫高,还给你黄鼠狼肉吃。”

    “小玉,我要去茅房,你能不能松开!”尚奇秀被絮叨的心烦,推开巴小玉,匆匆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黄大仙在外,虎视眈眈!

    牛大师在家,枕戈待旦!

    夜幕降临,万家灯火,兴旺村却笼罩着一层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说不上来哪里不对,但每个人都觉得心绪低沉,不想说话,仿佛明天并不会有太阳升起。

    可恶的盖世捷,释放了一道高级气绝符,覆盖范围很大,他已经急不可耐,只想让百姓们早点睡去。

    这道气绝符的效果,有些类似苍源当初设下的气绝大阵。

    但威力就差多了,只能持续三个时辰,并不会给百姓的身心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至于那只黄仙,已经消失不见了,君影也探查不到痕迹。

    最让牛小田反感的事情,莫过于连累百姓,以弱小相要挟,算什么本事?

    心中打定主意,等收拾了黄仙,一定不能放过盖世捷。

    自作孽,不可活!

    气绝符并没有影响到各种符箓加持的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女将们继续吞服丹药,盘坐下来的练功,进入升级的第二日。

    安悦还在书房里研究资料,写了好多张纸,完全没感觉到,外面已经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,百姓和杀手们,都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牛小田安排君影造梦,缓解下大家压抑的心情。

    由于覆盖范围很大,倒是让杀手们也跟着捡了个便宜。

    “老大,来了十几只黄鼠狼,体格都蛮好的。”白狐又开启直播模式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只黄仙,太不了解本老大,纯粹是无用功。”牛小田也不在乎,十几只普通黄鼠狼,一丁点风浪都掀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它们正在奋力爬墙!”

    “来就来,本老大就不信了,它们还敢进屋。”牛小田躺在床上,继续刷视频。

    “*,这货太坏了,净使损招,黄鼠狼正在破坏墙上的符箓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微微蹙眉,不对劲,那些符箓根本挡不住黄仙,它没必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黄黄在走廊里,外面只有黑子,正在汪汪叫着,来回奔跑,驱赶搞破坏的黄鼠狼们。

    黑子太实在,自从跟黄黄搭伙过日子,就不忍心伤害朋友的同类。

    找时间,得让白狐好好开导一番,别说是黄鼠狼,就是狗作乱,那也得咬死。

    女将们也听到了黑子的叫声,但没有老大的令,都安之若素,依然沉浸在练功中。

    白狐继续直播,黄鼠狼们破坏了部分符箓,已经撤走了!

    接下来,牛小田就知道了黄仙的目的,确实够聪明。

    几十个鬼魂,其中还有两名厉鬼,飘乎乎进入了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是黄仙从附近驱赶过来的,它当然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想干啥?

    制造混乱,它一定恐吓这些鬼魂,入侵家中的女眷们,上演自相残杀的大戏。

    “出去瞧瞧!”

    牛小田穿衣下床,拿起锁灵镜和收仙笼,揣着一把符箓,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只黄仙的见识,远不如白狐。

    不知道啥叫收仙笼,只能意识到有危险,否则,一定会从此远遁,再不敢来兴旺村。

    附近的鬼魂们,其中不少已经是熟鬼了,都知道牛家大院,是个比它们更恐怖的地方。

    暗自叫苦,为什么被恐吓的又是自己!

    面对院子里的各种鬼,牛小田嗤之以鼻,而这些被胁迫的鬼魂们,只是随意的飘来飘去,哪敢靠前半步。

    两只厉鬼更为谨慎,躲在很远处,随时准备逃走!

    锁灵镜上,并没有黄仙的影子,距离在百米之外。

    还是修为不够,如果到达五层,一定能锁定它的位置,直接给收了。

    弄来鬼魂,也没个卵用。

    牛大师一夫当关,万鬼莫开,就是看着满院子虚影晃动,觉得有点烦。

    隐隐一缕气息飘过来,被牛小田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黄仙想要开启意识沟通,那就选择接受。

    聊十块钱的。

    几乎刹那间,一个女人的声音,便出现在脑海中,嗓子还有点粗,更像是中年妇女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也太狠了,居然一次就杀了本仙的三个后辈,没慈悲,更没道德,垃圾男!”黄仙火气很大,上来就是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“哼,控制老太太来捣乱,罪大恶极,死有余辜。”牛小田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教育,为何赶尽杀绝?”

    “别他娘的废话,识趣点,赶紧滚犊子,越远越好。否则,休怪本大师辣手无情,把你这个臭老娘们儿,一起都灭了,照样剥皮炖肉,端上餐桌。”牛小田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啊~

    黄仙发出长长的嘶吼,气得当场抓狂。

    “臭皮黄,老子是真慈悲,从不杀无辜的鬼,快点把它们都弄走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老娘有名字的。”黄仙不想听这种侮辱性的称号。

    “哦~~~”牛小田拉着唱腔:“估计是叫,黄富贵!”

    “黄富美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还是个烂名字!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乐,不得不承认,兽仙中,还是白飞这个名字,带着点高级感。

    “牛大粪,老娘跟你没完,不死不休!”恼羞的黄仙,也给牛小田起外号。

    “臭屁美啊,吹牛逼没意思,有能耐就过来,跟老子真刀真枪的明挑。”牛小田也不跟畜生治气,随便它咋称呼。

    “老娘才没那么傻,早晚玩死你。”黄仙断了意识沟通。

    片刻后,鬼魂们迅速撤离,还有的微微鞠躬,不好意思,打扰了!真不是我本意!

    牛家大院恢复了安静,撒泡尿,牛小田背着手进屋去了,喊出白狐打听,“白飞,你知道黄富美吗?”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