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

    “是那只黄仙吗?”白狐反问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牛小田点头。

    白狐立刻笑得满床打滚,“老大,你应该去问问黄黄,是不是它的老姐。”

    没错,黄黄之前的名字,就叫做黄富贵。

    怎么听都不如黄黄简明扼要,朗朗上口,可爱萌萌哒!

    “白飞,别闹了,就问你听说过吗?”牛小田一把将白狐抓过来按住,别滚了一床的狐狸毛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听说,不是这疙瘩的,多半来自于中原。”

    白狐先在牛小田虎口处探出脑袋,做出进一步的判断,煞有其事分析道:“从这货的名字看,多半是资深的保家仙,没啥社会经验,只学了一肚子坏水。”

    “白飞,你以前也当过保家仙,叫啥名字?”牛小田饶有兴致地打听。

    “不说!”

    “还真有其他名字?”牛小田坏笑:“咱们这关系,我不会对外讲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胡小美!”白狐眨眨眼。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那时叫胡运财!”白狐掩面,不堪回首。

    牛小田没憋住,发出一阵爆笑,笑得肚子都要抽筋了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白狐呲牙直急眼,惹不起老大,小爪子打了几下,更像是放松*。

    说笑一阵子,君影汇报探查结果。

    那只黄仙重新回到了房车上,盖世捷好像往它嘴里塞了个东西,然后一人一鼠,开始睡觉了!

    喂药丸!

    肯定是好东西,及时补充黄仙消耗的法力。

    今晚消停了,牛小田安排君影随时戒备,撸着白狐,安心睡觉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。

    牛小田被安悦的电话吵醒,黄平野派人来了,让他去一趟设在加工厂的村部。

    “不去!”牛小田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哪怕过去见个面也好。反正大家都明白,你是个甩手掌柜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更不用做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编借口了,不想去。悦悦,你们商议着来就行。”牛小田伸了个懒腰,手机举得很高,安悦后面的埋怨,根本没听到。

    女将们正在升级中,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,黄平野亲自来了,也绝不能离开半步。

    那只叫做黄富美的兽仙,不同于夜晚游荡的鬼魂,白天也能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坚持到明天,女将们一旦进入真武二层,被黄富美入侵的可能性,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而安悦的村主任身份,恰恰最安全。

    敢折腾安悦,除非盖世捷不想再来兴旺村,他也心知肚明,牛小田就没想撵他走,反而觉得斗智斗勇,充满乐趣。

    两个戏精终于有行动了!

    张棋圣来了电话,语气非常焦急,“小田,刚才美玲不知道怎么了,突然昏倒,叫都叫不醒。”

    “掐人中,用小棒敲太阳穴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忍住笑,装死这套小把戏,太幼稚了,休想骗老子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哪会看病。”张棋圣带着担忧:“刚才,浅浅背着她去你那里了,可别见死不救,多少钱都行。”

    张棋圣也入戏了,真把这两个杀手当成了闺女!

    殊不知,她们只想要小田哥的命,回去领两亿的奖金。

    红粉双煞主动登门,说明她们并不是傻,猜到牛小田不会随便登张棋圣的家门。

    这小子的戒备心很强,来了这些天,从没有迈出大院半步。

    反正也闲来无事,不如找找乐子,看双傻如何演戏。

    咣咣咣!

    砸门的声音传来,透过半开的窗户,听到沈浅浅焦急的呼喊,“牛大师,快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姑娘们,辛苦了,都休息会儿,准备看一出大戏。先把外面的人弄进来,扔在走廊里吧!”

    在无敌群中,发了一条消息,牛小田这才下床穿衣,洗脸刷牙,挑选衣服,一点都不着急。

    杨美玲被抬了进来,无情地扔在走廊里,平躺着如同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沈浅浅正在嚎啕大哭,不停擦着眼泪,只用左手抹脸,右手一直插在兜里,很明显,那里就藏着药粉和暗器。

    女将们则站在墙边,抱着膀子看热闹。

    跟老大混这么久了,她们都明白,被安排扔在走廊里的货色,肯定不是啥好东西。

    远远扫了一眼杨美玲的气色,居然是真的昏迷了。

    真够狠!

    为了创造这次杀人机会,红粉双煞也是拼了,演戏够真实,非常投入。

    昏迷是某种药粉造成的,牛小田相信,即便不管,杨美玲过不了多久,也会醒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是牛大师太厉害,不用苦肉计,根本就瞒不住。

    “牛大师,快救救美玲吧!”沈浅浅泪眼婆娑地哀求。

    “先说说,什么个情况?”牛小田站着没动。

    “就在刚才,美玲正跟我聊天,突然晕倒,人事不省。她有抑郁症的,我怀疑,可能是吃多了药!”沈浅浅信口胡编。

    牛小田跟尚奇秀使了个眼色,侧身指了指裤兜,“秀儿,过去把浅浅拉起来。唉,姐妹情深,让人感动啊!”

    尚奇秀愣了下,随后就懂了,走上前,装着在沈浅浅后背拍了几下,突然擒住了她的右手腕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沈浅浅大惊,反应倒也很快,奋力将手抽出来,展开五指,却是空的。

    药粉就在兜里,微微凸起的两截形状看,还有钢指套。

    “你把裤子脱了,我就给她治疗。”牛小田蔑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,你这是侮辱我。”

    沈浅浅抗拒,还在试图摆脱尚奇秀的控制。

    这下,春风恼了,开口骂道:“小娘们儿,别给脸不要脸,老大让你脱,就麻溜点儿。别让我们动手,到时候更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沈浅浅的身体猛然扭转,胳膊肘便攻向了尚奇秀,动作相当利落。

    尚奇秀早有防备,闪身躲开,抓着她手腕用力一甩,沈浅浅便撞在了墙上,发出咚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眼冒金星,双耳嗡鸣,沈浅浅被撞了个七荤八素,只见寒光一闪!

    春风拔出腰间匕首,眨眼冲过去,抵在沈浅浅的咽喉处。

    沈浅浅瞪大眼睛,愣是没敢动,因为她看见,巴小玉取出身后的一把弓弩,冷冷地瞄准了她,其余人也纷纷拔出了匕首。

    “是不该让你脱裤子!”

    牛小田叹气摇头,又补充一句,“年老色衰,也没啥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沈浅浅脸色青一阵红一阵,牙齿咬得咯嘣作响,真想不顾一切,跟这群女人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