尼玛!

    牛小田听到消息,不禁扶额,低估了黄富美的决心。

    自然界里的野猪本就很罕见,更何况是这么大个的,称呼为猪王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这得翻遍多少个山沟沟,才能发现这个獠牙怪。

    一路控制着,长途跋涉而来,消耗的法力也不会少了。

    民间猛兽排名:一猪二熊三老虎。

    野猪的攻击力巨大,玩的不是搏击技巧,而是凶猛无比,一幅悍不畏死的蛮横精神。

    野猪的獠牙,宛如两把锋利的匕首,万一被挑了,那就是肠穿肚烂的悲惨下场,神仙也救不了。

    更可恶的是,野猪是保护动物,猎杀犯法!

    “哈哈,路上的杀手们,都被野猪吓尿了裤子,连鞋都跑丢了。”白狐看热闹的心态。

    “先别笑,白飞,你能入侵野猪吗?”牛小田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没内丹,当然不行!”

    白狐摊摊小爪子,又赔笑道:“老大别多心,即便是以前,控制野猪也很难,这玩意智力有问题,行事莽撞,脑子一根筋。”

    “小瞧了黄富美的本事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承认,这货的入侵本事,比本狐仙略胜一筹。”白狐佯装羞愧捂脸。

    无须怀疑,黄富美就在野猪体内,正在享受横冲直撞的*。

    收仙笼派不上用场,除非把它给逼出来。

    首要问题,牛家大院的大铁门将要不保,肯定要被野猪搞得千疮百孔,四处漏风,最后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犹豫几秒钟,牛小田还是拿起收仙笼,奔了出去,以最快速度将大门打开。

    同时告诉黑子躲进狗窝里,千万别试图跟野猪打架,体力差距太过悬殊,基本没啥胜算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劲风扑面,地面震颤,紧接着一头黑漆漆的大野猪,眨眼冲进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好一头野猪!

    周身漆黑如墨,闪闪发亮,那是蹭了很多松树油脂的缘故。

    个头赛过小牛犊,骨肉结实无比,口中獠牙森森,脊背的鬃毛根根直立,大号的猪鼻子高高抬起,傲视一切!

    二师兄!

    威武!

    野猪僵在当场,俺是谁,俺在哪,俺来这里干嘛?

    野猪相当茫然,就在它冲进来的刹那,黄富美已经以最快的速度逃走了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猛兽,又不能杀,该咋办?

    只能不动如山,先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一人一猪,相隔几米远,默默对视,相对竟无言。

    半晌,二师兄摇了几下尾巴,默默转身,朝着大门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人类社会太无聊,连棵蹭痒痒的树都没有,茂密的山林才是老猪的家园。

    意识沟通开启!

    “怂包,连头野猪都怕,还是个男人吗?”白富美嘲笑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激将老子也没用,保护动物,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直乐,才不上当,跟着就翻脸大骂:“臭屁美,你这个恶心的畜生,没用的废物,等老子抓到你,先绑起来,再找一百只公黄皮子,让它们爽个够!”

    “*,你可真*!”黄富美抓狂。

    “怕了吧,吓尿了吧!咋没动静了,是不是特别想抱住我的大腿喊爸爸?”

    没回话,估摸着,黄富美已经气死在车上。

    野猪不想在小村里逗留,很快就跑远了。

    正当牛小田想要关上院门,回屋去睡觉,眨眼间,二师兄再度冲进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不甘心的黄皮子,又把它给鼓捣来了!

    牛小田快速举起锁灵镜,当真就发现了一个*的身影。

    可惜,不等念完驱使收仙笼的咒语,这货就不见了!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收回锁灵镜保持安静。

    一人一猪,又开始对视,还是相顾无言,气氛却变得格外紧张。

    二师兄没来过这里,更不认识牛小田,它一根筋怀疑,自己就是被对面这个家伙骗来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辆房车疾驰而来,正是盖世捷试图打配合战,一定要激怒野猪,跟牛小田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房车经过大门前,盖世捷突然从车窗内,抛下了一张符箓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幻刀符,顷刻间化作虚影小刀,冲击在野猪的*上。

    伤不到皮糙肉厚的二师兄,却成功将野猪给激怒了,四蹄弹跳,然后便不管不顾地冲向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牛小田腾空跃起,躲开野猪的獠牙,来到它的背后,抬手打出一道气息,又冲击在野猪的*上。

    野猪感受到了吃痛,更加暴躁无比,立刻转身挑着獠牙,再度凶猛地冲过来。

    槽,差点撞到泰山石!

    牛小田几步跨出牛家大院,奔向了不远处缓慢行驶的房车。

    野猪狂追不止!

    盖世捷从后视镜里看到了,阴险地又取出一张符箓,可不等他抛出,却发现牛小田身影一闪,不见了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一个黑色的影子,速度快得像是旋风,无比暴躁地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野猪撞在房车之上,发出稀里哗啦的响声。

    房车差点倾倒,盖世捷努力控制着方向盘,疯狂驾驶,期间又经历了第二次、第三次的猛烈撞击。

    破损严重的房车,终于摆脱了疯狂野猪,一直开出兴旺村,才心惊胆战地停下来。

    猪车大战之际,牛小田已经跑回牛家大院,哈哈一笑,将大门关了!

    站在台阶前抽了支烟,牛小田等了好半天,白狐谨慎地掠身出来报告,野猪已经到了百米之外,看方向是西山。

    黄富美并没有继续控制野猪过来,两点原因。

    法力消耗过大,还有,它刚才感到了巨大的危险,差点被收了,岂敢再继续尝试。

    回屋睡觉!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兴旺村再次沸腾了,大家议论的都是同一件事儿。

    野猪进村了,好恐怖!

    消息是杀手们撒播的,不想野猪再来,妨碍他们晚上出来闲逛,选找机会干掉牛小田。

    野猪留下的脚印,也证实并非谣言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好几只看家犬,吓得瑟瑟发动,怎么叫都不肯在狗窝里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田,野猪怎么跑村里来了?”安悦摇醒了牛小田,满怀焦虑。

    “来就来呗,又没害人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打着哈欠,继续抱紧了被子。

    “这会把游吓跑的!而且它的存在,也是对村民巨大的威胁啊,哎!还不能对野猪展开捕杀。”安悦一时束手无策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