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幕降临!

    白狐感知到,盖世捷开着加急修好的房车,重新回到了兴旺村。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冷笑,这也是个非常顽固的家伙,吃了这么多亏,依然不懂知难而退的浅显道理,活该他倒霉。

    君影探查到房车的具*置,还是小广场的附近。

    现出原形的黄富美,又得到了一颗药丸,正在闭目炼化。

    黄富美控制野猪,消耗了不少法力,必须要进行补充。

    不会那么容易补充好,今晚多半可以消停了!

    牛小田继续悠哉躺在床上,叼着烟刷视频,看小说,不时发出笑声,似乎根本就不在乎黄仙的存在。

    然而,

    半夜时分,牛小田突然从床上跳下来,套上衣服就到了屋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房车内的黄富美,也化作虚影消失了!

    因为它突然感受到,一只狐仙,出现在牛家大院里。

    正是白狐!

    故意释放气息,让黄富美能够远程感受到,勾起它的强烈好奇心。

    此举也非常冒险,如果被黄富美追杀,消亡就在刹那。

    黄富美躲在远处,并没有靠近,它感受到牛小田就在院子里,忌惮这小子手里的法宝。

    牛小田跟虚影状的狐仙,呈现对峙的状态!

    惊人的一幕出现了!

    黄富美差点就被吓得溜之大吉,它真切地感受到,牛小田随手抛出了小笼子,那只狐仙突然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笼子飘荡在空中,上下翻腾,好像里面收着东西。

    好可怕,狐仙被收走了!

    这个蠢狐狸,就这么闯进去,跟找死有什么两样!

    黄富美后怕不已,同时也为自己的机智表现,默默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牛小田傲气背着手,发出一阵阵大笑声,像是捡到了超级宝贝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抓了一只狐狸?”黄富美发起了意识沟通。

    “嘿嘿,找死的货,待会儿就剥了它的狐狸皮。”牛小田得意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太狠了,兽仙修行何其不易。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,下一个就抓你,把你俩的皮放在一起,做成两幅皮毛一体的手套,每天换着戴。哦,做个拼接款也不错,新潮!”

    牛小田满不在乎,朝着笼子招招手,收仙笼便靠近一些。

    但小笼子翻腾得更厉害了,一度又被拉远,似乎困在里面的狐仙,正在努力挣脱。

    机会难得!

    要不要行动?

    不要?

    要?

    黄富美纠结片刻,还是做出了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黄富美的虚影,突然出现在院子里,一股气息刹那间笼罩了收仙笼。

    它并非想要拯救白狐,只想要强行掠走这件法宝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怎么感受到了一只狐狸?

    很邪门,狐仙并不在笼子内部。

    收仙笼上下翻腾,正是白狐在下方控制着,此刻也被黄富美的气息包裹,无法动弹分毫,惊得几乎要现出原形。

    就在黄富美惊愕的刹那,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,骤然在身体上透穿而过。

    正是牛小田启动了穿心针,眨眼便射穿了黄富美的虚影,本体的心脏,也随之被无情地穿透了。

    黄富美在空中现出原形,几乎没什么挣扎,便重重地摔在大院的水泥板上,

    挂了!

    一道灰色的虚影,飘荡而出,正是黄富美的魂魄。

    白狐岂能放它逃走,虚影立刻包裹上去,强行带回屋内,摁着脑袋关进养仙楼里。

    一切都结束了!

    猎鼠计划,完成得出奇顺利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前提。

    白狐是首功,不惜当做诱饵。

    此举,也冒着巨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将穿心针重新收回耳朵里,牛小田一手拎着大号黄鼠狼的尾巴,一手拿着收仙笼,迈着胜利的步伐,回到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老大,狐狐刚才要吓死了!”白狐现身邀功,缩着小爪子依偎在牛小田身边,故作可怜状:“真怕,以后再也见不到老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咱们是黄金搭档,一定重重奖励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取出一颗补气丹,白狐却没有马上吞服,用小爪子将丹丸塞在枕头下方,建议道:“老大,不如赶紧趁这个机会,把盖世捷也给抓来,防止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也好!

    趁着万花一行人还没进村,先处理掉盖世捷这个隐患。

    将死黄鼠狼装进塑料袋,先扔进保险柜。

    牛小田拿起破体锥,戴上灵柳枝,启动了执草*。

    白狐探查结果,屋后没有杀手!

    牛小田再次出了门,纵身一跃,轻松来到房顶,又是几个跨步,跳出了院墙,出现在静寂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脚步不停,一路飞奔,很快就来到了中心小广场。

    此刻,盖世捷正下车抽烟,心情烦闷地睡不着觉,也在惦记着黄仙的安全。

    傻缺,

    黄仙已经被小田哥辣手摧花,死得不能再死了!

    执草*,影响了盖世捷的感知,但他却感觉到隐隐的风声,心头不由一惊。

    猛然转头,看到牛小田这个煞星,就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盖世捷原地弹出几米远,身手很利落,同时抛出了手中的符箓,霎时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一团隐隐的气息,刹那间冲过来,包围了牛小田,正是杀人又夺魂的冥火符。

    好恶毒!

    也很凶险。

    可惜,盖世捷选错了符箓。

    进入真武三层,冥火符就不能伤害到牛小田。

    更何况,如今的小田哥,已经跨入到四层!

    盖世捷的脸上,刚刚浮现出一抹得意之色,却见牛小田已经抖落了气息,身形如电,铁拳结结实实地砸在他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盖世捷吐出一口血,眼前发黑,踉踉跄跄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胸口处冒出了血珠,正是被拳头中暗藏的破体锥所伤,同时,也伤及了胸前的任脉,一时难以恢复。

    废物一个!

    就凭这点本事,也想来拿小田哥的命,真不知道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牛小田唾弃一口,伸手将昏迷的盖世捷抓起来,扔进车里,随后开上房车,一路朝着牛家大院返回。

    “打开大门!”

    牛小田边开车,边在无敌群里发了四个字,立刻惊醒了女将们,纷纷起床穿衣。

    来到大院前,大铁门已经被左右打开,女将们站成两列,正做出戒备的姿态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