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田放下车窗,微笑冲着大家挥挥手!

    女将们这才散开,让房车顺利开进了大院。

    刚跳下车,春风便迎上来,嘿嘿笑道:“老大,又多了一辆房车,吩咐俺们一句,还劳您亲自开来啊?”

    “嘿嘿,顺手的事儿。把车上那货捆了,带到厅里。仔细搜车,有价值的都拿走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傲气地背着手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厅灯火亮起,牛小田刚点起一支烟,四美便将盖世捷拖了进来,手脚都用束带捆住,直接扔在了地毯上。

    此刻,盖世捷依然没有醒来,软的像是一滩烂泥。

    “把他身上的东西,也都收了!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夏花秋雪立刻上前检查,翻找得格外仔细,一部手机,一柄小巧的匕首,外加十几张符箓,一小瓶浅蓝色的药丸。

    没有现金。

    秋雪还在他的内衣上,发现了一张封着的金色符箓,跟着牛老大久了,也知道是个有用的,不气扯下来。

    尚奇秀和巴小玉也进来了,拎着个大塑料袋子,杂七杂八的东西不少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懒得翻看,直接送进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人是来害你的吧!”春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好几天了,躲在暗处鬼鬼祟祟的。”

    “俺们咋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怕影响你们修为晋级,一直没搭理他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对俺们太好了!”

    春风很是感动,声音哽咽。

    大家也很感动不已,可想而知,这几天,所有压力都是老大一个人扛着。

    “先暴揍他一顿,给老大出出气。”夏花撸起袖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却摆摆手,吩咐道:“你们都去睡觉吧,我单独跟这个兔崽子聊聊,看他是哪路子妖魔鬼怪派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随时听候老大吩咐。”春风抱拳,带着大家都出去了,并且将门关好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屋内白影一闪,白狐出现了,开心笑道:“老大出马,一个顶仨,这货到底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出来干什么,别让黄富美的魂跑了!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“嘿嘿,跑不了,鬼丫鬟看着呢。不服气就折磨它,反正我没看见。”白狐坏笑。

    嗯,丫鬟都有丫鬟了!

    牛小田先打开小药瓶,一股清凉的药香,立刻飘出来。

    没出息的白狐,不由露出陶醉之色,凑上前眼巴巴道:“老大,好东西啊,能快速补充灵力,狐狐好喜欢哦!木啊~”

    黄富美吃的就是这种药丸,看来是兽仙专用。

    牛小田稍感遗憾,大度道:“白飞,先别急,等审讯完这货,都归你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跟着老大,想啥有啥,耶耶!”白狐欢呼。

    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!

    从君影那里得知,黄富美经常服用药丸,必不是普通之物,白狐早就惦记上了,这才主张立刻攻打盖世捷。

    休息差不多了,牛小田这才来到盖世捷面前,抽出银针,使劲刺入他头顶的百会穴上。

    哎呦一声,盖世捷猛然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面前一张恐怖的笑脸,正是煞星牛小田,慌忙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被逗得一阵大笑,就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,用脚踢了几下,“王八盖,别装了,老老实实认错,争取宽大处理!”

    盖世捷这才又睁开眼睛,上方的水晶灯,格外刺眼,只能将头转向一边。

    手脚都捆着,盖世捷尝试挣扎下,徒劳无功,到底放弃了!

    “牛,牛小田,你凭什么打人抓人?”盖世捷底气不足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,你他娘的来干啥,心里没点逼数吗?”

    “放了我。否则,黄仙会跟你没完的。”

    “黄仙,黄富美?它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哼,说出来,吓破你的胆!”

    盖世捷出言威胁,却换来牛小田一阵嘲讽的大笑,“哈哈,那只臭黄皮子,早就吓得不知道跑哪儿去了,真是个没用的畜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它不会叛逃的。”盖世捷争辩。

    “那是没遇到本大师。可惜啊,差点就抓到它,只弄下来一撮毛。”牛小田遗憾地摇头。

    黄富美已经*掉了,连魂都没逃走,但牛小田不想说,随便盖世捷瞎琢磨,最好漫无目的,四处寻找保家的黄仙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黄仙的气息,盖世捷可以确定,这里只有孤零零的他,心头涌起了一阵悲凉。

    “王八盖,来自何方啊?”牛小田跷着腿。

    这个绰号充满了侮辱性,盖世捷保持沉默,还在幻想着死扛到底。

    “别给脸不要脸,折磨你,老子有一万种方法,都是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,再不回答,先打断你的腿,再挑了你的脚筋。”牛小田狠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简直是恶霸!”

    “老子的品行咋样,还轮不到你来哔哔,但对待你们这种图财害命的恶棍,也不会讲什么狗屁仁义道德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冷哼过后,抬脚踢了一下盖世捷的小腿骨,他立刻疼得浑身抽搐,脑门上的汗珠子,噼里啪啦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别,别打,我都说!”盖世捷怂了,连声哀求。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贱骨头!”

    牛小田收回脚,重复了下刚才的问题,来自何方?

    盖世捷回答,来自于云台市所辖的黄云山下,一个叫做暗香庄园的地方。

    暗香庄园是外界的称呼,还有个充满仙气的名字,叫做育灵园。

    “就是培育兽仙的地方吧?”牛小田饶有兴致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盖世捷习惯性点头,又说:“庄主自幼得到仙家真传,能与兽灵沟通,创建这个庄园,就是为了让兽仙们,能有一方落脚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很牛逼,请问庄主大名?”

    “步红尘!”

    “这名字有个性,就是分不出公母。”牛小田挠头思索。

    “是公……”

    盖世捷差点被牛小田带偏了,急忙改口,“是男性,今年恰逢一甲子,六十岁!”

    “喂,你杀了我,会有啥好处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成为高级育灵师,跟真正的仙家结成伙伴。”

    “照这么说,八品叶山参和延天丹,都跟你无缘了?”

    “岂敢惦记!牛大师,我也只是奉命行事,您就高抬贵手,把我当成个屁,放了吧!”盖世捷开始求饶了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