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着啥急,大老远来了,多聊一会儿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幅和蔼的样子,悠哉点起一支烟,问道:“这位步红尘前辈,跟哪路子神仙学来的本事?”

    “元灵祖师!”

    “没听说过,貌似来头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前几年,祖师来过,身披仙衣玉带,脚踏五彩祥云。一时间,天花乱坠,兽仙们纷纷朝拜,场面颇为壮观。”盖世捷说得煞有其事,也是在警告牛小田,他背后的势力很大。

    吹牛逼!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信,懒洋洋问道:“你亲眼所见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但*带着兽仙们去朝拜,却是真实不虚。我们当时都被安排离开了园子,不得靠近十里范围内。”盖世捷道。

    “园子里有多少兽仙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常驻的有三个,分别是黄仙、狐仙和蛇仙,都是有内丹的。有假丹的就数不清了,也有外面的兽仙来做,都拿着礼物呢!”

    盖世捷眼珠滴流转,一句话,半句都是吹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黄富美就是常驻兽仙吧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这瓶药是干嘛的?”牛小田指了指茶几上的小药瓶。

    “增灵丹,兽仙的大爱,可以增长灵力。别问我配方,真不知道。”盖世捷摇头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有配方也没用,材料怕是凑不齐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盖世捷也跟着傻笑,只听牛小田又问:“你知道的,我有一只小黄皮子,修为太普通了,能吃增灵丹吗?”

    “你那只黄鼠狼,连假丹都没有吧,服用增灵丹,太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“用你管,这瓶药现在就是我的。”牛小田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能服用,估摸用不了几枚,就能有假丹了。”

    盖世捷赔着笑,心知肚明,自己能有命活着离开就不错了,就别惦记带来的宝贝能拿走。

    “平时,你们都是咋培养兽仙的?”

    “喂药丸,建立神识沟通,没有内丹的,只配服用培灵丹,效果差远了。”盖世捷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咋个建立神识沟通?”

    “练功啊!”

    “欠揍了吧,跟你说话可真费事,说全了,练习啥*?”牛小田瞪起眼睛。

    盖世捷吓得一个激灵,连忙说道:“是通灵术。”

    “全套*都告诉本大师,就可以放你走了!”牛小田拿出手机,调整到录音模式。

    盖世捷犹豫了下,还是把没记住一类的蠢话,憋回肚子里。

    缓口气,盖世捷开口背诵,足足用了半个小时,才将整套的《通灵术》,原原本本地让小田哥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唉,背叛了师门,该死啊!”

    盖世捷感叹一句,一个大男人,哭得稀里哗啦,鼻涕和眼泪一起流,看起来倒是蛮可怜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,别伤心,回去就说,都是本大师逼迫你的,各种折磨扛不住。”

    盖世捷的眼泪立刻停住了,意思是还能回去,抽着鼻子试探问道:“牛大师,可以饶命了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本大师向来信守承诺,但有一点,你要是还敢来找死,那也只能埋在这里了!”牛小田冷下脸来。

    “真不敢!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丢了黄富美,回去该咋交代啊?”牛小田佯装关切。

    “唉,还能怎么样,跪地磕头求饶恕,死就死吧!”盖世捷长叹一口气,倒像是真的,没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句实话吧,黄富美是被一只可恶的刺猬仙给救走的。这只臭刺猬,每次都坏老子的好事儿,还抓不到,土遁术真他娘的强大。”牛小田骂咧咧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要是想骗你,*脆就说,黄富美被我弄死了,岂不是更让你死心?”牛小田摊手,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盖世捷倒是有几分信了,“刺猬仙几乎是抓不到的,*一直想要培育,总是不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困了,不跟你絮叨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打了个哈欠,取出破体锥,唰唰两下,就把*盖世捷的束带划断,又把头顶的银针拔了下来。

    盖世捷颤巍巍起身,拱手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想想,牛小田还是把手机也扔给了他,很普通的机型,刷机后也卖不了多少钱,不够麻烦的。

    盖世捷再次表示感谢,随后步伐踉跄地离开了厅,试探地登上房车。

    牛小田亲自给他打开大门,挥手告别,目送远离,就像是送别多年未见的朋友。

    房车开得飞快,很快就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兴旺村对于盖世捷而言,是个做噩梦的地方,希望永远都不要再来。

    关好大门,牛小田又把黄黄撵了出去,没危险了,回自己的地方待着去吧。

    揣好那些符箓匕首,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白狐立刻现身而出,眼睛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贪心的狐狸!

    闻着增灵丹的味儿来的!

    “祝贺老大,又打赢一仗!”白狐虚头巴脑拱抓道贺。

    “你是头功!”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鄙夷,取出一枚增灵丹,扔到了空中。

    白狐腾空跃起,准确将增灵丹吞下,落在牛小田的枕头边上,张开小嘴,得意的笑声随即传入脑海,

    “哈!老大,哈!”

    “闲着没事儿,你哈个屁啊?”

    “狐狐的口气是不是很香?”

    “牙太难看了,不整齐!”

    牛小田嫌弃地转过身,真困了,啥事儿明天再说,睡觉先!

    又是个好天气,白云朵朵,阳光煦暖!

    灭了一只黄仙,赶走一位法师,牛小田心情格外好,出去指导女将们练了一会儿武功,这才回来分析昨天收获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盖世捷随身带着的符箓,品相都不错,两张冥火符,三张幻刀符,三张拘兽符,其余的居然是少见的雷芒符。

    这种符箓很凶残,一旦轰击在人的身上,瞬间就能炸出一个血淋淋的大洞。

    牛小田现在的修为,虽然不至于受伤,但也会被轰出去好远,摔趴的样子一定很难看。

    盖世捷是打算用这种符箓,暗算小田哥。

    可惜遭到突然袭击,慌忙之下,不恰当地使用了冥火符。

    至于那柄小巧的匕首,虽然不如破体锥,但特殊材料打造,其锋利程度,也堪称削铁如泥。

    盖世捷在育灵园所处的位置,应该不会太低,否则,也拿不出这么多的好东西,甚至还给他配备了黄仙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