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匕首上,还有阳刻的三个字,透骨剑!

    明明是匕首,非要称作是剑,尖端的形状倒也像,那就这么叫吧。

    从保险柜里,取出死黄鼠狼,牛小田就用透骨剑,割破表皮,又破开头骨,找到了那颗浅*的内丹。

    品相一流,几乎没有杂质,先扔进一个小药瓶里,用水泡上!

    翻看大塑料袋的东西,牛小田不由笑出声。

    充电宝、暖手宝、数据线,一次性洗脸巾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造型古怪,仔细一看标签,是除螨器,可以清理床铺上的螨虫。

    一个精致的小竹筐,铺着软软的绒布,上面还有零星的符文,能够汇聚一些灵气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就是化作大粪的那三只黄鼠狼平时趴着的地方。对提升修为,有点用途吧!”白狐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就留给黄黄吧!”牛小田大方道。

    “哼,黄黄赚大了,要是以后敢背叛,非得弄死它。”白狐发着狠。

    还有个大药瓶,里面都是绿色的丹丸,打开后,也有香气飘出,却远不如增灵丹。

    哦,这就是培灵丹,用来喂养低级兽仙。

    白狐过来嗅了下,有点动心,但没开口。

    低阶药丸,配不上高贵的狐仙。

    “黑子能吃吧?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“那就留给黑子和黄黄,可惜啊,数量也不多,吃完就没了。”牛小田遗憾道。

    “留下两粒,等找时间,咱们分析下成分。”白狐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狐军师真是越来越称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狐狐不敢居功,还是老大教得好!”

    牛小田倒出两粒,装进小瓶里,随后拿着小竹筐和大药瓶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竹筐送给了黄黄,它喜欢得不得了,鼻子不停嗅着,上面还有同类的味道,舒舒服服地趴了下来。

    喊来巴小玉,牛小田将大药瓶交给她,每天给黑子和黄黄各喂一颗药丸。

    可以忘了,但不能喂多了。

    比如,哪天忘了到底喂没喂,那就当做已经喂了,宁少勿多。

    巴小玉连忙答应,保证会弄个日历天天标记,绝不会搞错。

    当场倒出一粒,巴小玉放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黄黄立刻凑过来,直立起身体,眼睛闪闪发亮,口水都没出息地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巴小玉爱心泛滥,连忙塞进黄黄口中,它根本就没品尝,直接便吞了下去,做法没错,就该这么进补。

    高傲的黑子却不想吃,没法子,牛小田只能劝了半天,才费力吞下一颗。

    两个家伙很快就变得老实起来,都趴着一动不动,看似闭目养神,其实在安静地炼化丹丸。

    忙完这些,勾彩凤也来了,牛小田又把这只大号的黄鼠狼,交给了她。

    加工方法:将肉剔下来,切成一厘米见方的肉块,再进行烹饪,炒熟了就行。

    稀奇古怪的东西做得多了,勾彩凤满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女将们已经体会到黄鼠狼肉的妙处,纷纷露出期盼之色,牛小田却背着手郑重交代,每人每天一块肉丁,不可贪多,细水长流。

    这可是黄仙的肉,能量充沛,吃多了会流鼻血,经期紊乱。

    后面这句话,牛小田当然没说,女将们则纷纷点头,都听老大的,绝不贪嘴。

    又得了一颗内丹!

    下午,

    牛小田躺在床上,头枕着胳膊,纠结好久,一时犯了选择困难症。

    从真武三层,跨越到真武四层,牛小田耗费了两颗兽仙内丹,还有不少珍贵的补气丹,强武丹是日常小菜,都不能算在内。

    现如今,即便服下这颗黄仙内丹,距离真武五层,依然是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没有大机缘,是没希望跨入五层修为的。

    不光需要强大而稳定的心性,还需要真正意义的仙芝灵草。

    比如,九品叶灵参,一株就够了!

    但是,这枚内丹,却可以让手下的一名女将,进入真武三层。

    升阶把握最大的,就是尚奇秀,她本就体质超群,攻击力并不逊色于真武三层。

    说的是攻击力,而真正意义的真武三层,还有很多附加技能。

    诸如驱使符箓,使用一些低级法术等,甚至能直接看到模糊的灵体。

    “老大,想啥呢?”

    白狐从养仙楼出来,转着圈打量着牛老大。

    “一直犹豫不决,黄富美的内丹是我自己用了,还是让她们其中一个,继续升级到三层。”牛小田不隐瞒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自己用,锦上添花,给个笨女人,倒是可以成为老大最得力的助手。”白狐公正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最合格的就是秀儿,可是她,恰恰是最不安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傻秀一根筋,心肠倒也不坏,就是她干爹丧门星的事儿,得说清楚了,免得以后再记仇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不能凡事亲力亲为,该培养一个得力助手,这样才能配得上小田哥如今暴涨的身价!

    下定决心,牛小田立刻在上发消息,来老大房间,有事情商议。

    商议?

    尚奇秀微微一愣,牛老大怎么会用这个词,不该是直接吩咐吗?

    是不是想借钱?

    多半是这件事儿,那要不要借给这小子呢?

    尚奇秀也纠结了,但还是来到了牛老大的房间里,却被告知,先把门锁了。

    不会是想要……

    尚奇秀的脸没来由红了,眼神躲闪,居然不敢跟床上的牛小田对视。

    想多了,牛小田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让她立刻陷入到巨大的悲伤之中,一时间僵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秀,相处这么久了,该告诉你实情。你爸他,早就挂了!”牛小田平静道。

    眼泪瞬间落了下来,尚晨久无音讯,尚奇秀早就怀疑他是否已经不在人世,掩面颤声道:“你,你杀了他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哼,本老大不杀人的,否则,他怎么有机会把财产转移给你,肯定都在本老大名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杀了他?我要报仇。”尚奇秀握紧了拳头,指节咔吧作响。

    “冷静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“他抓捕蛇仙,等同于找死,结果身中剧毒,无药可救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去杀蛇仙!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个本事吗?”牛小田斜着眼反问。

    尚奇秀不说话了,当然没这个能耐,但眼中的怒火却一时无法消散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