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秀啊,本老大劝你想开些,他去害别人,遭到反杀,再正常不过了。难道只允许他作恶,别人都不能还手了?”牛小田耐心劝说。

    “可他,照顾我十年,真的很疼我。”尚奇秀哽咽道。

    “想想当初他抛下你,自己跑了!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权宜之计,后来不是把财产都给我了?”尚奇秀翻了翻发红的眼珠。

    这会儿脑瓜倒是灵光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父女情深。那我问你,认识斗元道长吗?”

    “见过一次,一个干瘦的小老头,上次来安平县,他来找过父亲,两人在宾馆里说话,谈什么不知道。”尚奇秀不隐瞒道。

    “稳住情绪,听我跟你讲,整件事情的过程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点起一支烟,跷着腿继续说道:“白狐内丹能长寿的说法,是你爸骗你的。其实,你爸就是斗元道长的徒弟,接到*的指令,前来猎杀白狐,完不成任务,就去要挟蛇仙帮忙,然后,就中毒挂了!”

    “他可真傻,为什么非要完成这个狗屁任务。”尚奇秀长叹。

    “完不成,就必须把你交给斗元道长。这可不是嫁给一个老头那么简单容易,而是,用不了多久,你就成了没脑子,只会冷血杀人的僵尸。”牛小田耸耸肩。

    尚奇秀瞪大了眼睛,完全不可置信,问了句废话,“斗元道长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否则,你爸能甘心做他的徒弟?”牛小田反问。

    “照这么说,斗元道长才是逼死我爸的真凶。”尚奇秀挠挠头,终于转过了这个弯。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,但你目前的水平,别说报仇,一个照面就被抓走了,照样还是变成乱蹦乱跳的僵尸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,冷血杀人的僵尸吗?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“别钻牛角尖,修饰不重要。重点,是僵尸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并非吓唬她,事实就是如此,斗元道长的修为深不可测,这一点,从他手下的徒弟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我爸告诉你的?”尚奇秀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爸是过来找你的,结果发现,你不在我这里,挺遗憾。于是留下那几样东西,托我给你发消息,能跑多远跑多远,天涯海角别回头。”

    “他为何又让我来找你?”尚奇秀又迷糊了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,你爸后来又觉得,斗元道长神通广大,你大概率也跑不掉。而斗元道长也是本老大的死敌,也只有本老大,才敢跟那个邪门老道,斗一个你死我活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我,差不多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为你废脑细胞了。大致就是这个意思,回去捋顺一下吧!另外,你想走我也不留,负责解除控制,给你自由,车也可以开走。这些日子,咱们相处的亲如一家人,你付出了些经济成本,本老大自认为,也没亏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想想!”尚奇秀很迟疑。

    “最后说一句你不爱听的,你爸不是个好东西,恶行累累,手上怕不止一条人命,死了也是报应!否则,天理何在?”

    站立了片刻,尚奇秀还是打开门锁,拖着沉重的步伐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必须留给尚奇秀思考时间,只有彻底想通了,才可以重用,否则就意味着风险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,

    牛小田喊出白狐,刚才的对话,它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欲擒故纵这招用得好啊,傻秀肯定不走,想通是早晚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马后炮,还是聊聊那个低调又神秘的育灵园吧!”

    黄云山下的暗香庄园,竟然是个专门培育兽仙的地方,着实刷新了牛老大之前的认知领域。

    “老大,狐狐正想跟你说这件事儿,以前也从未听说过,还有这样一个地方。”白狐很急躁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从黄富美那里,听到了不一样的内容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在刚才,这货彻底怂了,交代了很多问题,唉,我们又捅下了天大的篓子。”

    “就瞧不上你这一出,明明是一只狐狸,却畏首畏尾,胆小如鼠。”牛小田鄙夷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别闹了,情形危机啊!”

    白狐又抓乱了脸上的毛发,这才说出审讯黄富美的结果。

    跟盖世捷交代的差不多,育灵园真实存在,那里确实还有狐仙和蛇仙。平日里,这三个家伙,以姐妹相称,经常聚在一起侃大山。

    有些出入的是,它们三个兽仙,并非是育灵园培育的。

    黄富美出生后不久,就被关在一个神秘的地方,有山有水,有花有草,还有经常能捡到的好吃药丸,就是没有其它活着的生物。

    自由自在,快乐奔跑,但没有学习和斗争,哪来的进步,活得像是个单纯的傻子。

    浑浑噩噩不知多少年,结丹后的某一天,黄富美突然被带到育灵园,一股让她极为畏惧的力量告诉她,老老实实地做一个听话的保家仙。

    红尘历练开始了!

    黄富美有了名字,开始学习人类的生活经验,一晃三十年。

    另外两名兽仙的经历,大抵如此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怀疑那个自称元灵祖师的家伙,就是灵王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咋判断的?”牛小田也是吃惊。

    “黄富美说,它被采集了多次丹元,要不然,现在早就是灵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干掉了灵王家养的兽仙?”

    “多半如此!”

    “好像哪里不对?”

    牛小田琢磨半天,把下巴都捏尖了,不解道:“以灵王的本事,还会缺八品叶山参和延天丹吗?”

    “灵王当然不差这点破玩意,但步红尘想要啊,多半自作主张,派来盖世捷,认为杀老大轻而易举,奖品唾手可得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捋顺了!

    应该就是如此,这是继刺猬仙扎扎之后,又干掉与灵王有关的另一个兽仙。

    梁子越结越大!

    牛小田却嘿嘿笑了,“白飞,别害怕,我可是告诉盖世捷,黄富美被刺猬仙给救走了,坚决赖账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啊,黄鼠狼的肉丁,还在冰箱里呢!”白狐掩面,觉得老大明显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“过不了多久,就变成茅房里的肥料,啥痕迹都没有。”牛小田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后悔没用。

    牛小田听了白狐的建议,起来去了厨房,将黄鼠狼的皮和骨头,全部捣碎,扔进锅炉里烧成灰,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就是,可惜了一张好皮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正在惋惜,滴滴,手机出现了一条转账信息。

    《乡村小术士》来源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