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请注明出处:..>..

    厅的门关闭后,牛小田点起烟,开口道:“南宫小姐,你代表谁?”

    “中原万花!”南宫燕直言。

    “哦,又是先礼后兵对吧?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说,给你一次发财的机会,希望你能审时度势,及时抓住。”南宫燕认真道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牛小田大笑,颇有兴趣地探身,“我就喜欢发财,咋个合作方式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五千万,买你假死一次。”南宫燕又露出了傲气的神情。

    五千万啊!

    天文数字!

    看对面这小子放大的瞳孔跟眼球一般大,就知道已经被震惊到了,装不了!

    牛小田确实很震惊,如此荒诞不羁、耸人听闻的操作方式,万花是咋想出来的?

    “说说具体怎么操作?翻个白眼,装死吗?”牛小田虚心请教。

    “不能造假,演戏要真,懂不懂?”

    南宫燕教训的口吻,使劲摆摆手,觉得牛小田的脑子太不够用,详细说出了具体操作流程。

    牛小田只需服用一颗丹丸,就会出现中毒死去的症状,瞳孔涣散,呼吸全无,皮肤还会泛出青黑之色。

    然后,拍照录像提交,再将牛小田带到一个地方藏起来。

    三个月后,自然能够苏醒,重新生龙活虎,且不会留下任何副作用。

    “这主意,简直绝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猛拍大腿,由衷叹服!

    这是迄今为止,唯一敢欺骗必杀令的人物,说难听的,就是个老骗子。

    “牛先生,你觉得可以进行吗?”南宫燕面现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亏大了,不划算!”牛小田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亏了?五千万啊!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算账,老子的命值两个亿,你们净赚一亿五,比黑心财主还黑。”牛小田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要钱,只要那两样东西。”南宫燕争辩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跟你废话,回去告诉万老太,好好颐养天年,别异想天开。骗术太低级,老子又不是三岁孩子,吃你们提供的破药丸,万一真死了,岂不是人财两空,找谁去说理。”牛小田不屑。

    商量不通,南宫燕立刻变了脸,出言威胁道:“牛先生,老祖宗心怀仁慈,不想真的结果你的性命。不要逼她亲自动手,到那时,才真是人财两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放马过来好了。切,想杀老子的,又不止你们一家。虱子多了不咬人,早就习惯成自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群鼠蛇之辈,怎么能跟老祖宗相提并论?”

    “怎么,都没她脸上褶子多啊?”

    南宫燕的脸上,红一阵白一阵,咬牙道:“你大概不清楚,老祖宗出手,从不失马!”

    哈哈哈!

    传话筒连话都不会说,牛小田强调:“是万老太出马!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出马,从不失马!失手!”南宫燕几乎抓狂,她一向伶牙俐齿,气蒙了才会说错。

    牛小田笑够了,正色道:“本人一向尊老爱幼,但万老太要是不要脸,就拆了她一把老骨头,埋在北方吧。”

    “太嚣……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南宫燕面前茶几上的烟灰缸,倏然落在牛小田跟前,烟头在里面被狠狠摁灭。

    南宫燕脸色大变,起身道:“牛先生,就此告辞!”

    “不送。”

    “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南宫燕匆匆离开牛家大院,坐上那辆豪车,掉转车头,驶向了青云镇方向。

    什么玩意儿!

    牛小田坐在厅里,收敛笑意,生了好大一阵子闷气,刚才就强压着火气,没把南宫燕给暴打出去。

    万花这一出,真不如苍源坦荡,目的也更可耻!

    “老大,生哪门子气啊,不跟他们一般见识。可以推断,那老太太真的遇到了生死危机,满满的求生欲。”白狐劝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*太低劣了!”

    “难说那种药丸,真能实现这样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真的,也不行,晦气!还有,等老子醒来,必杀令还得接着下,再去装死?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当然不行。老大,别上火,还是静下心来,考虑如何对付万花吧!”白狐笑着劝慰。

    没有对付的方法!

    神秘的万花,外界对其知之甚少,都不清楚她到底会什么邪门法术。

    而且,万花背后是法门居,一个让黄平野都噤若寒蝉的邪门组织,甚至因为一张符,都放弃追踪高秃子。

    只能等敌人上门,再审时度势,做出研判!

    嗯,审时度势,南宫燕用得非常好!

    但有一点,尽可以放心。

    万花是绝不会夜间翻墙而入,作为一代宗师,丢不起那个人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里,牛小田犹豫了半天,还是打给了苍源。

    “小友,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“群狼环伺,四面楚歌,幸好家里还有余粮。”牛小田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也学过看相,小友自带吉星高照,必能逢凶化吉,魑魅魍魉又岂能近身。”

    苍源这话,纯属套,不可当真,牛小田也不浪费时间,直接问道:“苍大师,wh已经来了,就在青云镇,想跟你赐教,咋才能防范一二?”

    知道苍源忌惮这个话题,牛小田故意用拼音缩写代替,都懂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苍源很敏感,先是沉默,半晌后才提醒道:“最好不要跟她正面冲突,她的眼睛尤其特别,左眼通灵,右眼摄魂。”

    *,这么恐怖!

    “太谢谢苍大师了,那我就不跟她碰面。”牛小田由衷道。

    “据说,她还会精通符阵,防不胜防,小友若是担心,及早远离,暂避风头为上。”苍源直言。

    “懂了,我会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随口应和一句,接着又说:“她刚才派人来了,说是给一颗药丸,能让我假死,蒙混过关去领奖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答应。”

    苍源连忙制止,进一步解释:“据我所知,确有这种药丸,称之为无生丹。症状如中毒死去,三月后自然苏醒,后遗症是,体质尽废,永远都不可能再踏进修行圈半步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先生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小友,切莫提起我,那老太太脸酸,肯定要找上门。”

    “尽管放心,咱绝对守信,一个字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多保重!”

    苍源说完就匆匆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牛小田有点头大了,中原万花,真是个前所未有的厉害角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