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提你的薪水,多半没有。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“凭啥啊?”牛小田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有股份的,百分之十,一旦赚了钱,分红都不止千万。”安悦带着艳羡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要是不盈利呢?”

    “喂,拿年薪也有风险的好不好,考核不通过也白扯。”

    理由太牵强!

    “黄平野太过分了,平时也给老子发点啊,让老子一个子都没有,跟着瞎忙活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抓起手机,气势汹汹就想打给黄平野,却被安悦使劲按住,可不能胡闹,破坏了当前的大好局面。

    “别管我,你不是平时最讨厌我听他的吗?今天,就给他点厉害瞧瞧!”

    “小田,能不能赚钱,不在于黄平野。”安悦着急道。

    “那跟谁有关?”

    “本人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拍脑门,懂了,投资和经营两码事儿。

    “小田,不是我钻钱眼里,这事我们有主动权,还有全村百姓的利益呢!”

    “嘿嘿,逗你的,还真急出汗了。安总,需要小田子提供啥服务,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你?

    安悦哭笑不得,越看越觉得牛小田可爱,真想把他的脑袋,揉进怀里撸上一阵子。

    嗯,撸白狐留下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闹过之后,安悦换了认真的表情,说道:“小田,兴旺村没有工业,旅游特色也不明显,最大的卖点,还是能制造美梦的能量场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要不是怕大家沉迷,天天做美梦都行。”牛小田拍拍胸脯。

    “另外,我还准备打造鲜花村,夏季赏花,冬季滑雪。”

    “鲜花村也没问题,到时候,我再鼓捣个鲜花能量场,管保各种鲜花,常开不败,香气飘满每个角落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嗯,有这些就够了,你的功劳最大。等你成了亿万富翁,会不会忘了悦悦?”安悦娇声道。

    还不习惯这种腔调,牛小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搓着胳膊笑道:“说哪去了,其实,啥事儿咱心里都有数,也懂得珍惜。”

    点点头,安悦起身出去了,要强的女孩子不会懈怠,工作的事情有了眉目,那就抓紧洗澡练功,把握住生命里的每一分钟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!

    君影汇报,一辆中巴车驶入兴旺村,就停在村口。

    夜猫子进宅,无事不来!

    “君影,密切关注,看车上的人想干啥?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君影汇报,有个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,速度很快,却不是鸟。

    啥东西?

    牛小田一时发蒙,白狐却提醒道:“老大,可能是那天飞来的遥控无人机。”

    难道说,丰野集团派人过来,晚上勘测兴旺村的地形?

    立刻下床,牛小田冲进安悦的屋内。

    此时的安悦,正打算睡觉,身穿轻薄的睡衣。

    倒是从来不锁门的。

    一看是牛小田,安悦还很惊喜,却见牛小田眉头紧锁,问道:“悦悦,丰野集团,晚上也要派无人机给村子拍照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勘测工作已经结束,这种事儿,必须要跟我打招呼的。”

    “懂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安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人机来了,必须想法子干掉它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掉头就跑了出去,安悦不明所以,连忙穿好衣服。出来时,牛小田已经带着女将们,站在台阶下方,其中自然没有尚奇秀。

    女将们人人拿着弓弩,牛小田则拿着许久不用的弹弓,都仰着脸看天。

    随着一阵低低的嗡鸣声,一架正方形结构的无人机,来到了大院上空,不断地盘旋着,高度超过五十米。

    牛小田拉起弹弓,摆出酷酷的射击姿势,目光瞄准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枚铁珠立刻射向了高空。

    就差一点点高度,没射中!

    后面的控制者,发现了牛小田这一举动,无人机立刻飞得更高。

    弹弓*!

    也就牛小田能想出来,估计背后控制的那货,肠子都要笑抽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牛小田一时也束手无策,可惜没长出一对翅膀,飞上天把这玩意给拽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玩意太高了,你打不中的。”虚影状的白狐,也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灵机一动!

    牛小田笑了,“白飞,你可以上去把它弄下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别闹,狐狐容易受伤的,搞不好就秃毛了!”白狐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会儿又傻了,用个小石头,砸那个小螺旋桨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好主意,瞧好吧。”

    白狐立刻找到一颗小石子,控制着来到更高的空中,朝着螺旋桨就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石子眨眼被荡飞出去,无人机摇摇晃晃,暂时失控,快速下降中。

    谁说弹弓不能*,只要高度够低!

    牛小田大手一挥,射击!

    女将们纷纷举起弓弩,一根根刺猬背刺,密集地飞向了高空。

    炒豆一般的响声传来,紧跟着,无人机便彻底失控,掉落在了大院里,摔得掉出了不少零件。

    “哈哈,收拾下物品,把这破玩意拿回去当玩具。”牛小田开心大笑。

    “小田,应该报警,未经允许采集信息,是违法的。”安悦着急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肯定没啥有用的信息,也不会有人认账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答应,背着手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安悦站在原地,愣了半晌,抓抓头,还是决定不管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刚刚回屋躺下,君影便现身汇报,那辆中巴车,已经掉头开走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认定,无人机是万花那伙人派出的。

    目的相当单纯,测量牛家大院的结构,并且精确计算出数据。

    干啥用?

    当然是为了将来摆符阵。

    老太太有想法,居然能将法术跟科技进行融合,算是行业内的先进者。

    哼,先给她个下马威!

    必须让老太太知道,牛大师可不是那么好惹的,一把年纪了,还玩这种低能的小把戏,简直都替她丢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机响了起来,陌生号码,显示的地址是云台市。

    盖世捷这么快就开回去了?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管,立刻接通了,阴阳怪气道:“歪,干啥子啊?“”

    “牛小田,我是步红尘。”里面传出个男子冰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哦,是步园长啊,幸会幸会!”

    “三千万,交还黄富美,我可以保证,绝不再去打扰。”步红尘并不磨叽,直接开价。

    :..>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