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田一拍脑门,后悔不迭,早知有这三千万,就该活捉黄富美,而不是直接干掉,错失了发大财的机会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后悔没用。

    “步园长,这笔钱我是真动心,可惜没发财的命。”牛小田遗憾道。

    “你把黄富美给害了?”步红尘咬牙的声音,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“绝对没有,真被一个刺猬仙给弄走了,至于是留着当媳妇,还是小妾,就不知道了。估摸着,不会被剥皮吃肉,刺猬喜欢吃虫子。”牛小田胡扯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这种事情?”步红尘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唉,那刺猬可贱了,说话慢得像是便秘,说什么天下兽仙是一家,多次前来捣乱,简直被它给烦死了!”牛小田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说话慢,确实符合刺猬仙的特征,步红尘信了几分,但还是不肯放弃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这件事,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您,最好带着狐狸和蛇一起来。丑话说前面,敢对老子下手,那就一定还手,死伤自负。”牛小田满不在乎的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也太狂妄了!”

    “过奖了,最好现在就来,可以跟中原万花联手,保不准,你们就把小爷我给干掉了,然后一起分赃。”牛小田哼笑。

    手机里没了动静,步红尘挂断了。

    中原万花,让步红尘也忌惮。

    联手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万花一定要吃独食的。

    今晚无事!

    安心睡觉!

    上午,白狐去看望了红粉双煞,两个傻货倒是对张棋圣不错。

    烧水、做饭、叠被、擦窗户扫院子等杂活都包了,还主动掏钱去买菜,惹来不少百姓的羡慕。

    张棋圣有福气,凭空掉下来两个干女儿,当成亲爹一样伺候着,不图房产还倒贴,跟中大奖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牛小田认为,造梦亲情只是原因之一,这俩货也实在太闲,总得找个事情做。

    “她们有没有密谋算计本老大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暂时没听到,可能还没想到太好的法子。听张棋圣夸赞,红傻的棋艺提高了不少。”白狐看热闹。

    那就让她们陪着张棋圣吧,当下的首要任务,还是对付万老太。

    欸~

    白狐突然前肢支棱起来,汇报一句,“老大,万花来了,就一辆车,她跟南宫燕,我先躲起来!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白狐说话算话,万花来了,说不帮就不帮,一下就钻进了养仙楼。

    终于憋不住了,万花亲自来到了兴旺村。

    牛小田倒是有兴趣,亲眼目睹下一代女宗师的风采。

    院门被敲响了!

    牛小田没让女将们出去,溜溜达达,过去打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门前站着一老一少,正是万花和南宫燕,由此可见,南宫燕在万花心中,有着很重的位置,出行只选择带着她。

    打量万花,没有相貌惊喜。

    瘦小枯干的老太太,细眉细眼薄唇,脸上的褶子不多,看起来六十出头,实际年龄当然更大。

    个头不到一米五,身着极其普通的灰色棉服。

    走在大街上,如果不看万花右手拄着那根古色古香的龙头拐杖,谁又能注意到这么个小老太?

    牛小田观察的重点,当然是万花的双眼。

    跟正常人的眼睛没差别,并不浑浊,黑白分明。

    “冒昧猜一下,这位应该就是万*师吧!得见芳颜,真乃三生有幸啊!”牛小田热情地嘘呼着。

    “小牛,你太过分了,非得逼我亲自前来。”

    万花翻了个白眼,这个动作充分说明,老太太平时相当任性。

    “其实,您来不来都一样,那种条件,只有傻子才会答应。”牛小田保持着热情微笑。

    “换个条件,你跟我走,三个月后,给你自由,还是那个价格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的脑袋,摇得像是拨浪鼓,“不好意思,咱有家,为啥要寄人篱下?”

    南宫燕撇嘴,还耸了下肩膀,证明自己回去后没撒谎,牛小田就是这么泼皮无赖,且不识好歹。

    万花两道细眉,不由拧成了一股绳,忍着火气又说道:“再翻一倍的价格。”

    一个亿!

    牛小田目瞪口呆,很震惊的样子,不是装的,是真动心了。好在还有理智告诉他,这可不是普通的老太太,去的是虎穴狼窝,坚决不能上当。

    “*师,多谢厚爱,我劝您啊,还是早点回去吧,北方冷,条件又不好,何苦在这里遭罪呢!”牛小田劝说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,真想找死吗?”南宫燕忍不住了,开始出言不逊。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!”牛小田顿时拉下脸来。

    南宫燕打了个寒噤,刚上前一步,脚却被龙头拐杖制止,万花认真道:“那两样东西,对我很重要。否则,请我都不会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,咱们一个性格,宁折不弯。嘿嘿,谁请我也不会轻易走。”牛小田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你必须跟我走!”

    万花突然闭上了左眼,右眼的瞳孔,骤然缩成了一个小黑点。

    摄魂眼启动了!

    牛小田根本没感觉,却装着一阵眩晕,捂着脑门,退后几步才站稳,叹气道:“唉,昨晚没睡好,熬夜不是好习惯,咋就突然晕了呢?”

    万花睁开了左眼,瞳孔随即恢复了正常,脸上却露出无法掩饰的吃惊之色。

    “小牛,你*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玄通真人!”

    没听说过,万花摇摇头,随即转身上了车,抛下一声长长的叹息,“唉,对一个孩子下手,也是万花的不幸!”

    南宫燕抛下个恶毒的眼神,随后上了车,就在牛小田面前,掉转车头,载着万花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后视镜内,却看见牛小田正在挥手,俨然送别好久不见的朋友。

    这小子,太虚伪了!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一柄匕首飞了过来,方向正是牛小田的脖颈,正是街道对面的一名杀手,喜缝千年难遇的绝佳机会,果断出手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自然地关上大门,而那把匕首却像是受到了气浪冲击,原路返回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随着一声惨叫,杀手的左眼,被自己抛出的匕首准确刺中,布灵灵地插在上面,顿时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咬牙拔下匕首,杀手捂着必瞎的眼睛,不顾一切地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牛小田哼着小曲,重新回到房间里,躺下来继续有滋有味地看起了小说。

    水冷酒家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..>..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