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他说村里有鬼总找他。”于苦花不解,由此可见,张憨子并没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回去问张单奎!他指定明白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会解释,换了个话题,“那头驴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娇贵得不行,水土不服,死了。够肥,俺们吃了半个月的肉,奎子一口没动,还哭得够呛。”于苦花呵呵笑,可见并不喜欢那头驴,白浪费草料,又不能干农活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水土不服吧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能吃能喝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憨子说,如果村里还不安全,就让俺迁户口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于苦花说着,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,上面是张憨子的委托书,还有歪歪扭扭的签名,以及按下的红手印。

    迁走好啊!

    牛小田眼睛顿时亮了,呵呵笑道:“我给你帮这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太谢谢了,俺回去就跟他领证,还能在村里多要几亩地。”于苦花喜出望外,笑出了不少褶子。

    立刻打电话给安悦,她正在村主任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牛小田告知,张憨子派人来迁户口,马上就给他办。

    先别对外说,对家里人也别说。

    兴旺村不许迁入,但允许迁出。

    更何况,张憨子也没有房产,只有五亩地,一半的位置也不好。

    “苦花嫂子,来的时候,见到山特产品加工厂了吧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见到了,很气派的。”于苦花点头。

    “去那里找安主任,让她给你办理。快去吧,要下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于苦花出了家门,沿着村路小跑着前往加工厂,心里更盼着迁户成功。

    张憨子口碑不佳,恰好,于苦花打听安悦,还遇到了张翠花。

    今非昔比!

    张翠花现在大小也是个领导了,一听张憨子,脸色都变了,连忙放下手里所有活计,亲自带路,积极促成了此事。

    张憨子,光荣地成为兴旺村迁出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至于他落脚在哪里,牛小田也没兴趣打听,安悦掌握这个信息。

    后半夜两点。

    刚刚睡下的牛小田,又一次被白狐给叫醒了!

    来了一辆中巴车,还是下午的那四名法师,再次来到了兴旺村。

    相当利落,四名法师围绕牛家大院,分四方站定,立刻抛出手中的符箓,口中念念有词,启动符阵。

    等了几分钟,牛小田并没有察觉到异常,不由笑了!

    七星阵有效,果然挡住了符阵。哈哈,随便他们闹腾去吧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雷声突然出现在屋内,惊得白狐嗖的一下,便钻进了养仙楼里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从床上弹起来,拉开门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廊里静悄悄的,半点声音也没有。

    可是,当牛小田探头到屋内,却又听到了清晰的雷声。

    牛逼!

    这个四人符阵,居然可以制造区域范围内的雷声,效果非常逼真,3d环绕立体声。

    只打雷,不下雨,这伙人莫不是傻子们?

    抬头再看七星阵,隐隐透出一阵微光。

    懂了,如果没有这一层防御,恐怕雷声之大,将会震破耳膜,将人直接震晕在床上。

    冲进屋内,牛小田三两下穿好衣服,几步便冲到了室外。

    隐约能听到,法师们还在叨叨咕咕,牛小田几个跳跃,便到了围墙之上。

    一名男法师发现了!

    反应相当迅速,抬手便抛出一张符箓。

    一团雾气扑面而来,搞不清里面是否有毒,牛小田只能弹身撤回到院子里,继而又奔向了另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这次,牛小田先发制人,跃上墙头的同时,便将手中的一道幻刀符,抛向了那名女法师。

    一柄幻化的小刀,瞬间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击中了!

    但女法师身上自带防御符箓,只是被冲了个趔趄,并没有受伤!

    女法师撒腿就跑,牛小田才不会气,追上前,陡然挥出一掌。

    掌风刹那间扑过去,女法师被打得腾空飞起,趴在地上,向前滑动了一大截,才生生刹住车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衣服都蹭破了,从额头到鼻子再到下巴的皮能好到哪儿去!

    牛小田并没有上前,嘲讽道:“万老太也就这点丢人的本事,回去告诉她,快点滚蛋,再有下次,将你们都打残!”

    女法师踉跄地爬起来,捂着*辣的脸,惊恐地奔向了中巴车。

    跳回院子里,牛小田照例去了趟茅房,排空了身体,回屋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屋内没有雷声,白狐相当尴尬,一再解释,兽仙怕雷电是本能,老大千万别怪罪。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不屑,胆小的狐狸,也就看门望风这点本事。

    小规模的符阵,威力不算大,七星阵安然无恙,无须重新处理。

    四名法师没再逗留,登上中巴车,快速离开了兴旺村,如同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成功破了万花布置的符阵,第一局,胜利!

    牛小田心情非常好,一觉快睡到中午,又出去练武晒太阳,甚至还跳上房顶,坐在上面,眺望四周的风景。

    拍了不少照片,留作纪念!

    用不了多久,四周便是别墅林立,只能从照片上,追忆往昔的时光。

    白狐的虚影突然出现,惊慌道:“老大,刚才君影探查到,又有法师进村了!”

    “慌个屁,万花指定还得派人来。”牛小田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就一个人,徒步前行,估计不是万花那伙的。”

    哦!

    又有抢食的畜生来了!

    也不奇怪,惦记牛老大的,岂止万花一伙人,怕早就惊动了大半个修行圈。

    “来就来,一起打!”牛小田也不怕。

    “不是那么简单,这人拿着个类似罗盘的物件。君影几乎可以确信,他发现了君影的气息。”白狐很着急,又补充一句,“那玩意可能是探查灵体的法宝!”

    “君影还在探查吗?”

    “我让它先停了,但那人已经朝这边来了。”

    能探查到君影的气息,这件法宝了不得。

    牛小田皱眉:“白飞,趁现在挺安全的,你先找地方躲一躲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白狐嗖的一下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站在房顶上,牛小田手搭凉棚,果然看见一名穿着毛领大衣的中年男人,正一边打量着四周,一边朝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男人不时从怀里取出一件浅蓝色的平底盘子,低头注视着上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