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白狐判断得没错,这件宝贝,多半就是用来探查灵体的。

    类似于锁灵镜,却比锁灵镜更高级。

    毛领男来到牛家大院附近,脸上突然浮现出兴奋之色,但随即眉头又皱了起来,还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君影收敛气息,他探查不到。

    这么复杂的表情?

    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探查到了黄黄!

    牛小田直接从房顶跳下来,朝着黄黄招招手,它立刻颠颠地跑了过来,厚脸皮蹿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抱起黄黄,牛小田直接打开大门,眯着眼睛注视着毛领男。

    被发现了!

    毛领男向后退了一步,还是缓步走了过来,神情倒也泰然自如。

    “老哥,干啥的啊?”牛小田大着嗓门问。

    “过来寻找一只家养的黄鼠狼。”毛领男没隐瞒。

    牛小田撸着怀里的黄黄,斜眼问道:“本人抱着一只黄鼠狼,你就堵门找来了?这么巧啊!”

    呵!

    毛领男一侧嘴角上扬,目光快速从黄黄身上略过,露出不屑的神情,“当然不是你这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,在找黄富美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是,奉庄主之命,必须找到它。”

    既然被识破了,毛领男也不隐瞒,还冲着牛小田抱抱拳。

    他当然认识眼前这个撸黄鼠狼的年轻人,直接道:“牛先生,黄富美事关重大,庄主再三交代,务必找到,还望行个方便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四处找找,很方便啊。”

    “牛先生,黄富美是在这里失去踪迹的。”

    “进屋搜查,绝对不行!”牛小田先封了门。

    “无须进屋,我只在附近探查,对先生绝无恶意。”毛领男连忙摆手,他很清楚牛小田的凶残,也不想招惹。

    “那就随便你。对了,认识下,怎么称呼你?”

    “在下付津,是一名寻灵师,常年在外,行走在山野林间。”

    “哦,挺辛苦的工作。付先生,你那玩意挺高级,能探查多大范围?”

    “三千米。”

    吹牛吧你!

    涉嫌浮夸!

    牛小田估摸着,也就千米范围,但这也挺诱人的。

    不,挺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其实呢,我很想养一只猫,如果遇到了那种有灵性的猫,就是有修行潜质的,抓到后可以卖给我。钱嘛,好商量。”牛小田笑容满脸,眼睛发光。

    付津直咧嘴,真佩服牛小田敢于开口的勇气。

    灵猫多稀罕,他如果抓到了,当然多少钱都不卖,一定要上交的,奖励会格外丰厚。

    “好说,到时一定通知先生,钱不钱的无所谓。”付津假意答应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够敞亮,那就说定了啊。来,来,加个。”牛小田单手掏出手机,熟练地滑开屏幕。

    付津也是无语了,明明是死对头,却装得像是社交牛人。

    加了,牛小田便说了结束语:“付先生,不耽误你工作了,下回来,一定到家里喝杯茶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付津抱拳离开,继续在村子里转悠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,牛小田便可以断定,付津的修为平平,不可能抓住真正的兽仙。

    也就是到处寻找线索,报告给上级,顺带抓点没内丹的普通兽仙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想跟育灵园继续较劲,毕竟这个邪门的地方,背后的势力很可能是灵王,暂时惹不起的恐怖存在。

    只是,

    付津的到来,也给牛小田造成不小的困扰。

    为了躲避探查,白狐到外面躲起来,而君影也不能释放气息。

    身在家中的牛小田,如同聋子瞎子,无法搞清楚外面的状况。

    刚回到屋里,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正是南宫燕。

    接通后,南宫燕气势汹汹地质问:“牛小田,你怎么还打人啊?”

    *!

    就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!

    “你脑子有病吧!难怪那男人不喜欢你。你们主动登门,鼓捣那个破符阵,吵得老子脑仁都疼,咋还不能还手了?”牛小田嗓门更大。

    “一个惊雷符阵,威力很弱的,又没有真伤到你,至于打得这么狠吗?脸都破了相,怎么见人啊!”

    南宫燕被牛小田揭短,更加气恼,就差破口大骂了。

    “滚蛋,影响老子睡觉也不行。下次再来,男的打断腿,女的打爆胸。”牛小田直接挂断,气咻咻又骂了好半天。

    都说唯女子小人不可养也,看来有一定道理。

    万花和南宫燕,无疑都是讲歪歪理的高手,明明自己有错,却非要赖到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又是夜晚。

    身边没有白狐,牛小田还有点心塞塞,小家伙平时挺碎嘴子,但没有它的动静,总觉得屋子里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学习是进步的阶梯!

    牛小田躺在床上,开始听录音,正是盖世捷口述的《通灵术》。

    简单说,就是如何跟普通兽仙交流,了解它们的所需所想,喜怒哀乐,建立一种类似契约的亲密关系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中,也有关于兽语的部分,是针对绝大多数兽类,更高级些。

    修为受限的牛小田,自然无法*,倒是可以尝试掌握这部《通灵术》,今后跟黑子和黄黄交流,就不用白狐中间传话了。

    《通灵术》,白鹿尊者所著,像是个得了大道的尊贵兽仙。

    具体操作,用一种特殊的咒语,强行抽取兽仙的神识。

    需要兽仙进行配合,然后释放自己的神识,进行耐心细致的神识编织,反复多次,以达到彻底融合,自然就能心灵相通。

    沟通所用,还是思想语言,跟白狐的交流方式也没有本质区别。

    高级兽仙用气息碰触就能完成,低级兽仙的智商和法力都太差,也只能用这种麻烦的方式。

    牛小田专注地背诵咒语,并没有马上去尝试。

    《通灵术》上强调,第一次融合,必须不间断完成,否则,没有再次融合的机会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况,危机四伏,还不知道险情何时发生,被中断是大概率。

    后半夜一点,白狐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已经通过勾彩凤得知,付津就住在王木栓的家里,真想过去直接把他给打跑,不咬人太膈应人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牛小田只觉得周身一紧,像是被绳子给捆住了,几乎无法动弹分毫,而头顶上的七星阵,光芒变得很刺眼。

    他娘的,符阵攻击又开始了!

    这次的强度,明显比上次更大,构建符阵的人数,一定翻倍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