运转体内真武之力,牛小田还是顺利地从床上下来。

    顶着四周紧随的压力,穿上鞋拉开房门,来到走廊里,压力立刻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跟上次一样,依然属于干扰类的符阵,能把人弄昏,却不至于弄死!

    太气人了!

    *!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奔到院子里,跃上墙头,却陡然发现,并没有法师的踪影。

    单纯丢下符纸,实现不了这种效果。

    那就是在远处,用更大的包围圈来设下符阵。

    隐约听到一阵脚步声,跟着,停在百米外的一辆中巴车,火速转头,朝着青云镇的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一群怂包,提前就跑了!

    骂骂咧咧,牛小田回到了房间,果不其然,压力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棚顶的两张符纸,忽忽悠悠地掉了下来,中途化作了碎屑。

    防御不能少,牛小田刚找出符纸,想要重新画符,补齐七星阵。

    滴滴!

    上传来了信息声。

    拿起来一看,居然是新来的那名法师付津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我没招惹你,怎么还用黑招?”付津上来就质问。

    啥意思?

    难道说,付津被人给收拾了?

    这盆脏水,牛小田当然不接,干脆点击视频连接,响了几声后,付津还是接了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在站在一个街口,隐约可见,不远处正是大槐树。

    脸色黑漆漆的,像是个小鬼,大衣上的毛领不见了,只剩下了几根毛,衣服上还有好几条口子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是咋了?”牛小田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,还不是你安排人暗算我,打完就跑,算什么本事。”付津气咻咻道。

    “你大晚上不睡觉,出来溜达个啥?”

    “晚上出来的,不止我一个,还不是为了寻找那只黄鼠狼,动物都喜欢晚上活动。”付津给自己找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老付,没凭没据的,别乱泼脏水,本人才没工夫搭理你,袭击你的人长啥样?”

    “两个女法师,都蒙着脸跑,我躲开,其中一人,突然抛过来一张符箓。瞧瞧,差点被炸飞了!”

    付津指着毛领处,看来是真心疼,缺少这层装饰,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就没了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牛小田再也憋不住了,一阵大笑,上气不接下气道:“别生气,那真不是我安排的人,村里能称法师的,只有我自己。但绝对没有女的,我知道是谁,你整理下兵器,去报仇吧!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中原万花的手下,他们来这里搞阵法算计我,被你给撞见了,咋能不恼羞。唉,出手这么重,也是过分了。对了,他们就住在青云镇,包了个旅店,你去打听下,管保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极力怂恿,就盼着出现两败俱伤的惨烈场面。

    付津信了,他知道万花来了,也是这个原因,上头才只派他一个人前来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付津怂了。

    “唉,认倒霉吧,惹不起那位祖宗!”

    “那就回去睡觉吧!兴许还能做个好梦,弥补下身体和心灵上的创伤。”牛小田打了个哈欠,是真困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有刺猬的线索吗?”

    付津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,太凶险,犹豫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了你也不信,何苦废话呢!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吧,能让我回去应付着交差就行。这破地方,留一分钟都是折磨。”

    付津很苦恼,带着消极怠工的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“这只贱刺猬,很嚣张的,它跟我交流过,自称北坡第一仙,家住五山居。我猜啊,它可能住在北坡镇,向北五个山头之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我去找找看。”

    “祝你成功,最好把这货干掉,太尼玛讨厌了。”牛小田愤愤地骂了句,挂断视频。

    重新补齐了七星阵,牛小田安心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又让勾彩凤打听,没意外,付津果然退房走了,还买了一件王木栓的破棉袄穿着。

    白狐去了哪里?

    多半又去了*的洞府,没有什么地方,比那里更安全。

    下午,牛小田收到了视频邀请,来自于范志辉的小姨子巩芳。

    好久不联系了,又有啥事儿?

    本老大现在不出门,只接受上门的业务。

    想好说辞,接通视频。

    里面的画面,却让牛小田吃惊不小,巩芳身体略微前倾,明显是蹲着的,很小的隔间,浅蓝色的压缩板。

    这是,厕所!

    巩芳居然在厕所里视频,真是够大方的。

    不对,巩芳眼睛发直,明显不在状态!

    咋地,意志不坚定,又被宫桂枝动手脚了?

    牛小田正疑惑,巩芳开口了,“老大,那货走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狐狐!”

    哎呦我去!

    是白飞,它居然侵占了正在上厕所的巩芳,用这种形式,询问家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够聪明。

    也够损。

    “臭不臭啊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现身,就闻不到。”巩芳的笑容很诡异。

    “回来吧,那货让我骗走了,家里很安全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视频挂断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使劲挠头,刚才好像有事要交代。

    呀!

    牛小田扶额长叹,就忘了告诉白狐,把这条视频记录给删了,巩芳肯定会发现异常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白狐的虚影,瞬间出现在房内,看这个速度,就知道没删记录。

    “快,过来蹭蹭人气吧,本老大都想你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也想老大,如饥似渴。”

    白狐现出原形,直接拱进牛小田的怀里,各种乱蹭各种扑腾,装撒娇的本事,也是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开始牛小田还嘿嘿笑,又搂又撸的,后来就烦了,扔到一旁,问道:“白飞,你跑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唉,四处流浪,特别想念这个家,还有老大身上的味道。”白狐的小嘴里,哀怨地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!”

    “开始在*的洞府里,后来又觉得,没法联系老大,就去了青云镇。想到了巩芳,跟老大是好友,结果在小学茅房里找到她。本想等她出来,可她就那么一直蹲着玩手机,我也等不起,只能简单粗暴。”白狐不满还挺委屈。

    “那名法师,被我忽悠着去了北坡镇,向北五个山头的山沟里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是灵王去过的地方。”白狐惊愕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