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大,实在太危险了,狐狐不敢出门了!”白狐惭愧地捂着脸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本老大照样可以横扫千军,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,一泻千里!”

    牛小田鼻孔里哼出一股冷气,要是万花敢痛下杀手,那就别怪本老大不气,就让她永远留在兴旺村的山上吧!

    “老大威武,天下无敌!”白狐一个劲儿溜须。

    君影汇报,万花的轿车,停在大槐树下。

    此刻,老太太拄着拐杖坐在石墩上,旁边的南宫燕,正翘着兰花指给老祖宗揉肩,低眉顺眼的小丫鬟,大气都不敢出一下。

    不奇怪,万花本是个惹不起的老祖宗,谁见了不绕着走,偏偏大半夜跑来兴旺村,心情超级不爽!

    “老大,外面有雾气!”白狐实时汇报。

    指定是法师们搞出来的,浓雾符相对廉价,也容易操作,普及度也比较高。

    雾气越来越浓,很快,外面的一切,都被浓浓的雾气给封锁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杀手们都摸索着回去睡觉了!”

    “他们担心有危险,不敢留下来,而万老太觉得他们太碍事,用这种方法给撵走了!”牛小田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杀手走了好,这样就能全力应对万花,避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想想,牛小田单独给尚奇秀发消息,到老大房间来一趟。

    不到十秒钟,尚奇秀便出现在房间里,英姿勃发,还跟虚影状的白狐挥挥手,嗨!

    “老大有什么吩咐?”尚奇秀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给你一张狂风符,待会出去后,运转真武之力,默念咒语,扔到前方空中。”牛小田说着,递过去一张增强版的狂风符。

    尚奇秀拿着小小的黄纸,仔细打量,也没看出有什么神奇之处,疑惑道:“只是扔了就行?”

    “还有咒语,十几个字。”牛小田蹙眉。

    “好,我一定记住。”

    就怕她记不住,牛小田还是找来一张白纸,记录在上面。

    尚奇秀头大了,十六个字,九个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于是,生僻字都标注了拼音。

    干脆,所有都标注拼音!

    人无完人啊,这水平还不如四美。

    尚奇秀拿好符纸,一路嘀嘀咕咕地回去了,无论如何,也要把这些无关联的字,牢牢记住。

    就在二十分钟后!

    白狐嗖的一下,躲进了养仙楼里。

    屋内骤然静寂得可怕,牛小田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,无比清晰!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屋顶的一张星斗符,飘乎乎地落了下来,不等落地,就化作了粉末。

    跟着又是一张!

    排山倒海的压力,骤然出现在四周,护体灵符和诛妖剑立刻启动,给牛小田留下了可以呼吸的空间。

    好厉害的符阵!

    牛小田刚从床上坐下来,突然,耳边传来了清晰的呼唤,“小牛,来大槐树下,快点!”

    是万花的声音,命令的口吻!

    脑子瞬间成了一团浆糊,声音中仿佛有一种特殊的魔力,让人只能无条件地服从。

    牛小田木然走出房间,压力立刻减弱了很多。

    体内真武之力自行运转,牛小田也骤然清醒,但万花的呼唤声,依然持续不断的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中原万花,真不是浪得虚名,居然还会召唤术。

    当然是配合符阵,干扰魂魄,才能达到这种诡异的效果。

    迟疑片刻,牛小田还是决定,将计就计,去找万花,决一胜负!

    “两分钟后,驱散迷雾,前往大槐树!”

    牛小田在无敌群里发完消息,大踏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根据记忆,穿过迷雾,打开大门。

    什么都看不清,但跟随声音的方向就没错了。

    一路前行,牛小田终于来到大槐树附近,隐约可见有光亮,可能是南宫燕正打着手电筒一类的照明物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狂风穿过小村的街道,呼啸着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雾气骤然消散!

    一切清清朗朗!

    是尚奇秀成功驱动了狂风符,女将们正在火速赶往这边。

    大槐树下,

    拄着拐杖的万花,正蹲坐在石墩上,口唇没动。

    南宫燕手里的东西比较搞笑,居然是个小型的充电台灯。

    感受下耳中的穿心针,牛小田继续装作受控的样子,缓缓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站在万花面前,牛小田装着傻笑,一幅不知身在何处的呆愣状态。

    南宫燕哈哈大笑,上气不接下气,直接笑弯了腰。

    “哈哈,牛小田,傻不愣登的,终于栽了吧?”

    “燕子,不要笑!”

    万花冷声制止,不由眯起眼睛,她已经发现情况不对,牛小田不该这幅样子,脸色也陡然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一道道黑影,从四面八方赶来,正是万花带来的法师们。

    道路的一侧,女将们也同样奔走如飞,急匆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在女将们前方,还有个身形略显佝偻的老太太,也在朝这边跑!

    是闵奶奶!

    大半夜的,老人家怎么不睡觉,跑这里来干什么?

    “老祖宗,又来了个老太太!”

    南宫燕脱口而出,说完脸色一寒,连忙捂住嘴巴,这不变着法子骂老祖宗老吗?

    不过,万花并没有对这句话敏感,而是疑惑地盯着那名老太太。

    不等万花开口,牛小田那令人通体发寒的冰冷声音,便清晰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谁敢动老人家一根毫毛,必死,追到阴曹地府,魂魄不留!”

    南宫燕倒吸一口凉气,不由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闵奶奶气喘着跑过来,挡在牛小田的前方,与此同时,七八名法师,已经将四周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想干啥,欺负人吗?”闵奶奶气喘吁吁问。

    “这位老姐姐,不*的事儿。”万花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谁想害小田,都不行,先拆了我这把老骨头!”

    闵奶奶很是激动,用她那瘦弱的身体,颤抖着,一直挡着牛小田。

    牛小田泪眼模糊,紧紧扶住闵奶奶,千算万算,可就忘了让人看住闵奶奶。

    心中暗暗发誓,要是闵奶奶有一差二错,在场的这些人,都必须死,追到天涯海角,也绝不放过一个!

    “闪开,放了老大!”

    “放了老大!”

    “闪开!”

    “闪开!”

    一声声暴吼,女将们也来到跟前,春风高高扬起蛇皮鞭英气逼人,尚奇秀则手握两柄长刀霸气尽开,其余女将们都举着弓弩,面若寒霜,瞄准了前方的法师们。

    大战,一触即发!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