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黑影冲过来,三十几名法师,悉数到场!

    人数上,对方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更何况,法师们都有邪门本事,也绝非女将们能比。

    牛小田鼻孔里哼出一股冷气,全然不惧,如果战况失利,那就用穿心针,先灭了面前的万花。

    女将们也都是好样的,敌众我寡,依然高挺着胸脯,一幅视死如归的姿态。

    突然,一名男法师抖手扔出一张符箓,瞬间燃烧殆尽!

    正是幻刀符!

    一柄幻化的尖刀,眨眼就冲击在尚奇秀的身上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幻影消失,尚奇秀只是向后退了一步,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这就是真武三层的体魄,又岂是幻刀符能伤害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为尚奇秀默默点了个赞,今后可以担任先锋。

    为什么先冲老娘来?

    老娘哪里看起来弱了?

    尚奇秀很是不爽,眼若侵霜,唰!

    一刀劈过去,夹带着呼啸的风声,速度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那名男法师急忙弹身躲开,却还是被刀尖划破了衣服,露出一*皮肉,还有一条清晰的伤口,血珠接连渗出,汇聚成流止不住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又是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大姐大春风运转真武之力,陡然向前挥出一鞭。

    相隔三米多远,又一名男法师的裤子被抽烂,呲牙咧嘴捂着裤裆,恼羞地跳到一旁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女将们开始放箭。

    背刺所过之处,直接穿透身体,场上顿时响起了惊呼声和惨叫声,法师们顷刻间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!”

    南宫燕大骂一句,腾空而起,双脚在空中错开,踢向了刚刚抽出钢鞭的夏花。

    然而,

    身侧风声阵阵,正是尚奇秀凌空飞脚横扫过来,手中双刀同时劈向了南宫燕的双腿。

    寒光凛凛,快如疾风。

    南宫燕魂都要吓飞了,这要是被砍中,必将加入坐轮椅人士的行列!

    急忙在空中翻腾着避开,恼羞的夏花,钢鞭也紧随而至,到底抽中了南宫燕的*,裤子烂了,留下一条参差不齐的血痕。

    南宫燕捂着后面,几乎快要疯了!

    万没想到,这群女人,居然如此的骁勇善战。

    凭武力,训练有素久经沙场的女将们,绝对可以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法师们都取出了符箓,却一时不敢抛出去,彼此间的距离太近了,混战模式,稍微不慎,容易误伤友军。

    万花依然坐在原地,嘴角抽动了几下,突然抓起身侧的台灯,照亮了她那张阴冷无比的脸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万花陡然将台灯扔了出去!

    几乎就在瞬间,法力驱动下的台灯,光芒陡然扩大了十几倍不止,强光照得每个人都几乎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放肆。你们这群女娃,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万花的声音不大,却清晰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,让人周身冰冷,心底发寒,不由都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“誓死保护老大!”春风带头高喊。

    “誓死保护老大!”

    女将们齐声高呼,声势震天,强大的气场,荡漾出的气浪,瞬间蔓延到附近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身边一群忠勇之士,牛小田,倒是小瞧你了。”万花感慨一句,继而道:“可是,你已经惹我生气了,你要承担这个严重后果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挑衅在先,也要承担后果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冷哼,单臂揽在闵奶奶的肩头上,想让老人家去身后。

    但闵奶奶却格外固执,坚持要站在前面,气得全身直颤,口中大声呵斥,“你们,合伙欺负一个孩子!”

    “老姐姐,此事跟你没关系,年纪大了,多在家待着。”万花微微锁眉。

    “呸!有你们在,俺还能坐得住?丧尽天良啊!”

    万花呼地一下站起来,双眼直视着闵奶奶,眸色阴冷至极。

    丧尽天良这个词,彻底将她给激怒了!

    牛小田感应着耳中的穿心针,全神戒备,只要她敢闭上左眼,对闵奶奶进行摄魂,那就豁出去了,直接灭杀!

    “你瞅啥?你瞅啥?”

    闵奶奶火气更大,高高扬起右手,五指张开,非常生气的样子,“小月花,咋又不听话了!到处打架惹事,看俺不先打你*!”

    小月花,不该是万花吗?

    唉,老人家太糊涂了,连这个简单的名字都记不住。

    然而,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幕,却让所有人都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万花周身颤抖,拄着拐杖的手,更是抖成了虚影,歪着头看了闵奶奶良久。

    突然,眼泪滑落两行,哽咽道:“你是烟姐姐,是烟姐姐啊!我的好姐姐,总算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花儿!”

    “烟姐姐!”

    闵奶奶挣脱开牛小田的胳膊,踉跄跑过去,万花急忙扔掉拐杖迎上前,抢先一步单膝跪在地上,搀扶住闵奶奶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彼此的手臂搭在一起,旁若无人,相互打量,又哭又笑!

    牛小田眼睛瞪得溜圆,做梦都没想到,闵奶奶居然认识万花,还当场喊出了她的小名。

    以姐妹相称,可见昔日的交情匪浅。

    完了,

    这架是没法打了,本老大白酝酿了半天情绪,还没出手呢!

    完了,

    这架是没法打了,尤其是刚才出手的那几名法师,更是后悔,枉做小人啊!

    完了,

    这架是没法打了,尚奇秀的个人展示秀刚开了个头而已!

    两位老人相互擦着眼泪,相互注视了足有五分钟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,这?”南宫燕脱了上衣,系在腰间,挡着烂掉的裤子小声问。

    万花脸色一沉,突然抬手道:“都愣在这里干什么,回去吧!”

    法师们齐齐拱手,齐齐喊了声遵命,立刻火速撤离了现场。

    “小牛,不,是小田,让你的人也走吧。”万花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大家先回去睡觉吧,有事群里联系。”牛小田摆摆手,女将们也听话地返回了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南宫燕正发呆,万花吩咐道:“燕子,快点拜见大姨娘!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南宫燕傻在当场,怎么就凭空掉下来一个大姨,还这么老?

    “磨蹭什么呢!”万花瞪眼。

    “大,大姨娘,燕子给您见礼了。”南宫燕不敢违抗,深深鞠躬,太虔诚,烂裤子又露出来,嗖嗖的往里钻小凉风。

    “花,这是咋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是如玉的孩子,我啊,找了很久,才把她找到,一直留在身边。”万花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俺妹还活着吗?”闵奶奶激动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口子都没了,这也是个苦命的孩子。”万花道。

    南宫燕,居然是闵奶奶的外甥女?

    牛小田再次跌爆眼球,之前也偷偷给闵奶奶看过相,她明明没有亲人,这又是怎么冒出来的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