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田怦然心动,金箭兰何其难得,只可惜,万花也只有一株。

    “万大师,我可以让金箭兰开花,但咱们之间,相距太远,外面想杀我的人不计其数,实在是爱莫能助。”牛小田遗憾地摊手。

    万花的眼睛顿时瞪大了,不可思议道:“你如何能掌控花期?”

    “*传授的秘术,不能说,专门针对一些奇花,包括金箭兰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信口胡说,真正能掌握花期的,只有房间内花妖君影,将来打造鲜花村,也全靠她。

    哈哈哈!

    万花开怀大笑,龙头拐杖快把地面给戳出个洞来,“太好了,我把金箭兰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愣,惊讶道:“咋带来的?”

    万花摆摆手,那都是小问题,认真道:“小田,只要你能让金箭兰开花,多少报酬都行!”

    一个亿?

    估计万花也能给!

    不,钱太多都不知怎么花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跟勒索也没区别,有些东西失去了,金钱是无法弥补的。

    忍住贪财之心,牛小田故作姿态道:“万大师,你跟闵奶奶是好姐妹,这层关系自然不用多说。不如这样,开花后,金箭兰归我,足矣!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这当然不行,你等于吃了大亏。”

    万花感动的直摇头,金箭兰不同于别的药材,一旦开花,很快就死了,什么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也喜欢炼制药丸,可以留着搞研究,鼓捣着培育下一代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道,内心的真实想法,可以在金箭兰枯萎前,榨干它,再最后开一次花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就把金箭兰留给你。这个不算数,再提个其它要求吧!孩子,必须提,我也不喜欢欠人情。”

    就喜欢敞亮人,那就不气了。

    “万大师,符阵和召唤术都很厉害。”牛小田暗示道。

    “召唤术你学不了!”

    万花先是摆手,又说:“可以将祖传的《符阵全书》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,今后你就是万奶奶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乐,忙不迭起身鞠躬,逗得万花笑个不停,还说真乖!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中也有符阵的内容,却不够细致全面。

    术业有专攻。

    万花无疑是这方面的真正行家。

    现如今,牛家军六员女将,稍加培训,也能组个小型符阵,用来抓人捣乱,会非常方便。

    能让女将们更大程度发挥作用,不觉得虚度光阴。

    说妥了,只见万花低声叨咕几句,南宫燕便感应到了,急匆匆开门进来,倒是让牛小田倍感神奇。

    “燕子,先把我送回烟姐姐那里,然后去青云镇,将花车开过来。”万花吩咐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,你不会把花送人了吧?”南宫燕又开始多事儿。

    “说了多少次,就管不住你那张嘴,照办就是。”万花又冷下脸来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南宫燕打了个激灵,连忙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牛小田气气,将两位送出了门,回到房间里,急忙喊出白狐和君影,共商如何处理金箭兰。

    “要是能吃一朵金箭兰的花,那可美呆了!”白狐用小舌头舔着嘴唇,毫不掩饰内心的贪婪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身上起火。”牛小田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可以小口吃,慢慢品尝。”白狐赔着笑。

    君影则郑重表示,有信心让金箭兰开花,却没有把握能让开花后的金箭兰,再次开花,并继续再活下去。

    毕竟,植物跟人一样,也有寿元。

    具体情况,还要等金箭兰来了后再说。

    花也有花语,听听这种植物有什么需求。

    中午,

    安悦回来了,饭桌上不由问起,昨晚谁住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女将们都不搭茬,也不奇怪,安悦从她们这里,根本听不到重要信息。

    牛小田如实相告,闵奶奶的外甥女,叫做南宫燕,不远千里来寻亲,让人感动得稀里哗啦的。

    女将们忍俊不禁,是被打得稀里哗啦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寻亲,是奔着闵奶奶的别墅来的吧?小田,轮不到你继承了。”安悦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凡事都求回报,那就没意思了,老人家健康长寿,比啥都重要。”牛小田往嘴里扒拉着饭粒,头也不抬,说的也是真心话。

    安悦有些尴尬,忙换个话题,

    “兴旺村的设计规划图,你要不要看一下?”

    “过几天吧,太忙了!”

    安悦非常无语,这小子天天都说忙,大多数时间,都缩在房间里,每次进去,都看见他跷着腿鼓捣手机。

    没错,吃过饭的牛小田,擦擦嘴,背着手又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,一辆房车开进了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一同赶来的,还有四名女法师,完手完脚,都是没受伤的,规规矩矩,束手而立。

    “南宫小姐,这就是花车?”牛小田惊讶问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南宫燕点点头,做了个手势,四名女法师两两一组,快速将房车后箱四周的护板撤下,露出里面的玻璃。

    阳光立刻照了进去,格外通透!

    牛小田凑上前看,车内还有个一米见方的玻璃箱,半截都是砂砾和灰尘,准确说,应该是火山灰。

    一株三十公分的绿色植物,就生长在火山灰上。

    可能是太孤单了,十八片狭长的叶子,呈现向内环抱的姿态。

    没错,正是金箭兰,叶脉以及叶片边缘,都呈现金色,在阳光下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叶子的中间,还抽出一个细长的花棒,呈现浅褐色,但上面并没有花。

    出现花棒,那就是要开花了!

    只是,即便有了这个特征,也可能要等十年八年。

    车上还有温度计,湿度计、小袋的营养液,打着些透气的小孔,标准化的培育方式。

    金箭兰对于万花而言,格外重要,即便远行也要带着,就怕留在家里,出现差错,辜负了多年的等待。

    “花车留下,你们都走吧!”牛小田摇摇手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?”南宫燕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给你老祖宗打电话,不行就拉倒,我还不想管了呢!”

    南宫燕当真就给万花现场打手机,得到了肯定答复,都听牛小田的,马上离开,不得有误!

    南宫燕和四名女法师,只能离开牛家大院,牛小田却让她们走远点,别在附近碍事!

    南宫燕慢慢吞吞,边走边回头,牛小田一双牛眼定定瞅着她,还防贼似的嚷嚷:“咋地,你想偷学技术啊?”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