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燕的鼻子都快气歪了,索性直接去了闵奶奶家。

    不等牛小田取来君影居住的养仙楼,一个白色的身影,就出现在金箭兰的玻璃箱中,正是白狐。

    贪心的家伙!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奔过去,厉声警告:“白飞,不许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就是嗅一下它味道,不会破坏老大的计划。”白狐吸着小鼻子,一幅很陶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隐身,别让人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白狐立刻消失了,化作了一团虚影,依然围着金箭兰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也就是摄于牛老大的*。

    否则,白狐才不管那么多,先把这株植物的精华吸光再说,管它开不开花!

    取来养仙楼,放进花车里。

    牛小田悠哉地点起一支烟,剩下的事情,就交给君影了。

    奇妙的事情发生了!

    没有风,金箭兰的叶子却在轻轻摇曳着,用无声的语言,正在跟君影沟通着气息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白狐传信,君影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牛小田凑近后,花妖的虚影浮现出来,立刻建立意识联系。

    “老大,金箭兰不喜欢呆在这里,温度太低,灰土吸收养分也很费事。”君影传达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,还要给它点个火炉子?”牛小田皱眉。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气孔开得太多,保持不住温度。”

    “说重点,能开花吗?本老大可是把牛都吹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!”

    君影回答很干脆,又说道:“能量储备不足,提前开花,只能开九朵。”

    书中记载,金箭兰一次开花十八朵,直接就给减半了。

    也好,剩下的九朵,就归牛老大了,可以等!

    牛小田拨通南宫燕的电话,这货上来就问:“是不是金箭兰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把手机给万大师。”牛小田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很快,手机里就传来万花的声音,“小田,是不是金箭兰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把最大的希望交给一个毛头小子,万花心里其实更不托底。

    “经过我仔细研究,这株金箭兰存在营养不足的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万花失望至极,“我照顾它,比自己都还用心。”

    “营养、温度,都不达标。所以,只能开九朵。”

    啥?!

    耳膜都要破了,牛小田醉了,万花曾经也是个土妞,情急之下,不忘乡音啊,感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,九朵足够,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,等待会开花了,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奶奶等你的好消息!哈哈!”

    挂断手机,牛小田便安排君影,快让金箭兰开花,自己则是眼睛一眨不眨,静待着奇迹发生。

    花妖的虚影,瞬间笼罩了金箭兰。

    很明显,为了完成老大交办的任务,君影也消耗了自身的灵力。

    片刻后,如同纪录片的快镜头,金箭兰的花棒上,抽出了花芽,继而不断生长,成为小小的花苞。

    异象持续进行,花苞越来越大,终于,花瓣绽开,露出了里面的花蕊。

    红色的花瓣,金色的花蕊,色彩对比鲜明,格外美艳!

    拿出手机,先拍照留念,继而,牛小田便打给南宫燕,让她转达,花开了!

    吹牛的吧?

    南宫燕半信半疑,当然不敢废话,连忙原话转达。

    等牛小田刚把养仙楼拿回屋内,万花就带着一行人跑进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厉害了!

    并没有开车,老太太的速度,堪称行走如风,赛过百米飞人。

    “真的!开花了!”

    万花激动不已,眼中全是不加掩饰的惊喜,哈哈笑着给了牛小田一个温暖的拥抱,“小田,你太让我刮目相看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没点本事,也不敢行走江湖。”

    “九朵花,我都有大用,一朵都不能留给你。”万花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不在约定范围内,我也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仗义,地道!从今往后,你就是我万花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万花这句话发自内心,她虽然一生未婚,但如果上天给她一个牛小田这样的孩子,也断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采摘花朵,是个技术活!

    万花早有准备,也是怕途中开花,错过机会。

    女法师们从车上,取下个两个玉盒,轻薄透明,上面密布着精雕的符文。

    牛小田知道是什么,书上称之为玉生盒,专门用于植物保鲜,可以长时间不腐。

    上面的符文很有讲究,八道紫姑仙呼应符,要求气脉一致,纹路粗细均匀,非*师不能为之。

    看牛小田目光灼灼,锁定了玉生盒。

    万花呵呵一笑,干脆将其中一个,塞到牛小田的手里。

    白眼一翻,臭小子,想要还不说,非眼神暗示让人主动送才行。

    牛小田开心收下,万花亲自动手,上车后,将九朵花用木刀取下,小心地摆放在玉生盒中,轻轻盖上盖子,又发出阵阵开心大笑。

    南宫燕颇有感慨,泪眼模糊,记不清多久,都未曾听到老祖宗如此爽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得尽快回去,花车无用了,就留给你吧!”万花道。

    “这太不好意思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还会不好意思,我看你分明很好意思!”万花快人快语,又说道:“金箭兰喜欢这个环境,兴许还能多活一段时间,它跟我一起很久了,不能让它遭罪。”

    此言差矣!

    金箭兰对这个生长环境,其实颇有怨言,只是没办法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万奶奶!”牛小田抱拳。

    “淘气!”

    万花嗔了一句,又提起上午的话题,“小田,隐患消除了,老姐姐还是让她跟我走吧,方便照顾。”

    关于这件事,牛小田一直在考虑,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有道是,候鸟思乡,叶落归根,纵然兴旺村走向了繁荣,可是,老人家在这里,真的快乐吗?

    又有多少时光,老人家都是一个人,安静地看着白云山川,听着清风细语,心中所想,又何曾与人倾诉?

    “老人家经常犯糊涂,我实在担心,她会给你添麻烦。”牛小田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她以前是我的姐姐,现在也是。况且,她现在精神状态很好,以后我也会陪着她,帮助她调养身体。小田,你不懂这份感情,人老了,就越发觉得孤单,有人说话,也是一种幸福。”

    万花有感而发,眼中泪光点点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,这些话,出自于一名宗师的口中,她也是个内心脆弱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好吧,只要闵奶奶愿意跟你走,我不反对,心里话,真舍不得她老人家。”牛小田诚恳道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