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烟姐姐想跟我去玩一段时间,但又怕耽误了给你选媳妇,还惦记给你看孩子,太把你当回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万花又翻白眼。

    一颗不老的少女心啊!

    “怕是要惦记好长时间,咱年纪小,还没有娶媳妇的打算。”牛小田美滋滋的嘿嘿直乐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说的!”

    万花大笑,立刻安排南宫燕,去接闵奶奶过来,啥都不用拿。

    从未想过会离开闵奶奶,她老人家真的要走了,牛小田心口一阵阵酸楚,点点点滴涌入心头。

    “万大师,我给你转笔钱吧,留作老人家的吃穿用度,穷家富路嘛!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那仨瓜俩枣!”

    万花摆手,继而说出一句让牛小田震惊无比的话。

    “且不说,我不会慢待烟姐姐,单单闵家留下的财富,也有十几亿吧,都是我在管理,该物归原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!这么多钱?”牛小田瞪大了牛眼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别惦记啊!”万花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闵家那么有钱,怎么还让闵奶奶过得那么凄苦?”牛小田打起抱不平。

    “其中缘由,一言难尽。”万花没解释,“呵呵,我也不能把这笔钱交给烟姐姐,省得有人趁她犯糊涂惦记。至于你嘛,娶了媳妇再说!”

    “咱跟闵奶奶的情分,不能用金钱衡量。咱从来都是靠双手发家致富,从不信天上掉馅饼。”

    摸着良心讲,这话言不由衷,十几亿啊,躺平享福!

    要不要考虑先娶个媳妇?

    大悦悦小英子,春夏秋冬巴小玉,再不济,南宫燕也行!

    “加个?”

    万花取出小手机,打断牛小田的胡思乱想,两人成为好友。万花的网名相当个性,花间高手!

    还玩圈!

    各种风景照片和心灵鸡汤,人生感悟一类,看着就发困,无法逾越的代沟。

    摆拍倒是没有,对自己容貌不自信吧。

    跟着,万花发来一个压缩包,正是整本的《符阵全书》,扫描图片版本。

    牛小田狂喜!

    忙不迭就打开,还有密码!

    中文解压密码又传来,七个字:烟如丝云月伴花。

    懂了!

    里面暗藏着闵如烟和万花的名字,闵奶奶还称呼万花为小月花。

    万花免不了警告,不许外传,否则翻脸。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答应,心里想的是,书归了本老大,就不由你这个老太太做主了。

    闵奶奶赶来了,还穿来了套新衣服,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。

    老人家拉着牛小田的手不放,也不愿意离开这孩子,“田儿啊,俺要走了,你要有个头疼脑热的,谁心疼你?”

    “闵奶奶,我都多大了,会照顾自己。抽空了,我就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俺就去玩几天,陪陪小月花,多少年不见了。田儿,该娶媳妇了,俺还是觉得,秀不错,就是脑子不灵光,但也没歪歪心眼儿。”闵奶奶又开始乱点鸳鸯谱。

    恰好,

    尚奇秀出门去茅房,无意听到了这句话,嘴角立刻浮现出笑意。

    想多了!

    此傻秀非彼傻秀,闵奶奶说的自然是阚秀秀,腚大好生养。

    牛小田亲自扶着闵奶奶,重新坐进车内,目送几辆轿车,在村路上渐行渐远,外套紧紧裹住空落落的胸口,这才关了大门。

    牛家大院里,又多了一辆房车,还是玻璃罩的个性版本。

    不怎么开车的牛老大,却偏偏跟车有缘,各种车主动送上门,养车的费用持续攀升中。

    女将们饶有兴致地围着房车,都是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这辆房车的用途太多了。

    白天可以躺在里面日光浴,晚上则可以看月亮数星星。

    行驶在路上,左右转头,沿途的风景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还可以看到天空飘雨的独特场景。

    如果在里面玩过家家,一定超级*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女将们正展开丰富的想象,突然,一块拳头大的鹅卵石飞进来,直奔房车。

    尚奇秀反应敏捷,腾空跃起,一脚便将鹅卵石踢飞,打在水泥墙上,鹅卵石破碎的同时,也留下了一个坑。

    大家火冒三丈,立刻奔向大门,非要抓住这个扔石头的兔崽子。

    打开大门的刹那,一个苗条的身影便冲了过来,左勾拳,右踢腿,虎虎生风,分别攻向了春风和秋雪。

    站在台阶上的牛小田,已经看清了,正是红煞杨美玲。

    疯了,疯了,这货指定不正常。

    光天化日,勇闯防备森严的牛家大院,跟主动找死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春风躲过杨美玲的飞腿,一记直踢,准确踢在杨美玲的裆部,而秋雪低头躲过勾拳,一拳捣在对方的脸上。

    杨美玲似乎失去了痛感,重击之下,依然拼命往里冲,目光盯紧的正是牛小田。

    遭到了四美无情围殴,很快掀翻在地,又拖进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又一个身影奔过来,正是粉煞沈浅浅,一边跑还一边高喊,“求求你们,不要打啊!”

    没人听她的,

    杨美玲被打得满脸是血,一次次坚持站起来,又一次次被打趴在地。

    沈浅浅冲进院子,拼命护着杨美玲,嗷嗷惨叫,身上也挨了不知道多少下。

    “都住手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冷冷吩咐,女将们立刻后撤,接下来的一幕,却让大家惊爆一地眼球。

    杨美玲突然竖起肘部,打在沈浅浅的后心上。

    沈浅浅一个踉跄,摔倒在地,疼得几乎背过气,半天没爬起来。

    真狠啊,疯起来,连自己人都打!

    杨美玲目光呆滞,摇摇晃晃,继续奔向牛小田。

    尚奇秀正要行动,却被牛小田摆手制止了,杨美玲额头黑气森森,明显被恶鬼入侵了,真疯了!

    能够堂而皇之,在日光下展开攻击,这只恶鬼的灵力可不低。

    恶鬼当然要藏身人体,否则,日光一照,便彻底消亡。

    杨美玲虽然被打得够呛,并没有身负重伤。

    一定提前吞服了某种药丸,目前的体魄,跟刀枪不入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杨美玲出现这种状况,倒是真跟牛小田有关。

    上次假装救人时,把她身上的护体符给拆了,本打算方便白狐控制这个女人,没想到,却被恶鬼抢先了一步。

    杨美玲来到跟前,突然从兜里取出一包药粉,抖开的同时,也抛了过来。

    没卵用!

    牛小田随意抬手,一股掌风冲过去,就把药粉给吹散了。

    嗯,这药粉有毒,要注意打扫下院子,避免黑子和黄黄沾上,再出现不适症状。

    暗算失败!

    杨美玲站在原地,眼珠诡异地转圈圈,突然掉头就想跑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