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牛大师面前,怎么可能跑得了!

    牛小田隔空伸手一抓,一股巨力就把杨美玲拉到跟前,紧跟着,一根银针滑出袖口,直接插在头顶的百会穴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牛小田还念动了五雷咒,驱赶恶鬼。

    杨美玲口中发出狂叫,类似野驴高亢的嘶鸣,震得大家耳朵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那张俏脸更是扭曲变形,狰狞可怖,双手做出爪钩状,在空中胡乱地抓着。

    牛小田瞬间懂了,入侵杨美玲身体的,居然是一只哨鬼,三十六奇鬼之一,极为罕见的品种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记载,若逢火星日,哑人非聋,吞金死于火中,可化身哨鬼,不可言语,常有恶行,喜寄身行在日光之下。

    哨鬼形成的条件很苛刻。

    生前是哑巴,却并非聋子,吞金后死在了烈火中,而且还要恰逢火星日。

    可能是死得太凄惨,心理极度扭曲,所以多有作恶。

    因为不会说话,就只会大喊大叫,声音还格外大。

    因为死在火中,哨鬼另类的具有点阳气,入侵人体后,反而喜欢在日光下走动,其它的鬼魂则更擅长夜游。

    不用怀疑,有人安排哨鬼,控制了杨美玲,前来攻击牛老大。

    看着疯子般的杨美玲,牛小田倒是有点犯难了!

    哨鬼占据身体,坚守不出,要是强行驱赶,可能会导致杨美玲死在这里,且不说官司问题,也会让牛家大院格外晦气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尚奇秀突然一声惊呼,不由瞪大了眼睛,她看到了一个白影,瞬间没入到杨美玲体内。

    是狐仙无疑,亲眼目睹狐仙入体,还是让尚奇秀异常震惊。

    更让她震惊的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在她眼中,不断有黑气从杨美玲身体上冒出来,最终汇集成一个模糊的人形,好似衣服破破烂烂的那种。

    鬼!

    尚奇秀终于看见了鬼魂,还在白日之下。

    不……,不怕!

    不能怕!

    尚奇秀鼓起勇气,突然冲过来,朝着虚空挥出一掌,打在黑影之上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黑影消散了,并没有留下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哈哈,尚奇秀发出大笑,终于杀了一只恶鬼,为自己默默喊奥利奥利奥利给。

    女将们面面相觑,不明白尚奇秀在干什么,先是大呼小叫,又对着空气撒火,傻秀果真是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被逗笑了,违心地冲着尚奇秀,竖起了大拇指,尚奇秀越发得意。

    哨鬼,当然不是她消灭的!

    而是下午的阳光,碰巧了。

    白狐又立功了,是它强行冲进杨美玲的身体,将哨鬼给硬撵了出来,消亡在日光之下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白狐脱离杨美玲的身体,重新回了牛老大的房间。

    杨美玲骤然清醒,瞪圆眼睛,完全不明白,怎么就身在牛家大院里。

    浑身疼得要命,本能之下,坚持着撒腿就要跑!

    被哨鬼控制都逃不出牛老大的手掌心,就这散架似的身体还能跑出去?

    “都绑了,带进来!”

    牛小田冷声吩咐一句,背着手,先一步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在六名女将的围堵下,红粉双煞还是放弃抵抗,乖乖束手就擒,稀里糊涂地被束带捆了手脚,拖到了厅里。

    “牛,牛老大,我们不知道咋回事儿啊!”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沈浅浅,泪珠子成串落下,这次不是演戏,是真哭了,发自内心的感到悲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是谁,红粉双傻,一直想要老子的命对不对?”牛小田嘴角翘起,轻蔑地冷笑。

    杨美玲面如死灰,牛小田喊得没错,她们哪里是双煞,分明就是双傻,异想天开的想来拿奖金,太自不量力。

    “老大问你话呢,快说!”春风不气踢在沈浅浅的腰上,疼得她又在地上一阵翻滚,冷汗狂流。

    “我们错了,不该财迷心窍,惦记牛老大的命,请高抬贵手,饶了这一次吧!”沈浅浅苦苦哀求,鼻涕眼泪一起流,把地毯都弄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好歹你们也是帮派*,骨气哪里去了?”牛小田嘲笑。

    “唉,兴旺村太可怕了,说不出的邪门,武功没用啊!”杨美玲终于开口了,声音小的像是蚊子哼哼。

    该问清楚了!

    牛小田让尚奇秀留下,其余女将们散去,记得将房车上的玻璃箱搬进来,先放在老大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再把院子扫了,垃圾扔到粪坑里。

    女将们鱼贯而出,尚奇秀则胸脯高挺,叉腿背手而站,自认为备受重视,保护老大的重任,落在她一个人的肩上。

    其实,牛小田只是觉得尚奇秀不够机灵,想让她长见识。

    多听听这些邪门的事情,都是如何发生的,不断积累经验。

    “双傻,现在说吧,到底咋回事儿?你们的做法,确实很邪门,也很傻,有辱江湖大名。”牛小田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哪敢不说,红粉双煞互为补充,讲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怪事。

    昨晚,两人都做了美梦。

    沈浅浅梦见自己找了个小帅哥,柔情蜜意,各种恩爱,甚至动了嫁人的念头。

    杨美玲不喜欢帅哥,美梦的内容特别俗,梦见自己守着一座金山,随手就能捡起一大块,哪里还用冒险袭击牛老大。

    杨美玲在美梦中笑醒了,差不多早上四点。

    起来到院子里上茅房,抬头好像看见东山好像有亮光,便鬼使神差地出了门,妄想去山上捡一锭狗头金。

    登上山坡,冷风飕飕!

    杨美玲彻底清醒,觉得自己傻了吧唧,梦就是梦,怎么可能捡到金子。

    正要往回走,突然耳后风声起。

    转头之际,杨美玲已经被打昏在地,最后的印象,袭击她的女人长相普通,穿着普通,是个不折不扣的农村妇女,颜值超低!

    恍惚觉得,有人在她的嘴里,塞了一颗药丸,并且粗暴地捋着嗓子,让她吞到肚子里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,就在牛老大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沈浅浅证实,杨美玲去茅房的时间很长,回来后,倒在炕上便睡,早上也喊不醒,苦于上次的装病诡计被拆穿,也不敢来求助牛大师。

    可就在下午,她突然发现杨美玲不见了,心中慌乱,急忙追来,就看到杨美玲被*的那一幕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