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牛老大不跟着一同前往,自有考虑。

    必杀令刚刚暂停,还有杀手没注意到网页变化,或者没接到上头的消息。

    大张旗鼓地出门,可能遭受攻击,最后关头,不值!

    回到房间里,牛小田立刻跟君影沟通,如何侍候金箭兰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侍候!

    宝贝不可多得,必须照顾的比孩子还要精心。

    君影告诉老大,上面三个气孔,留下两个就行,放在窗口处,晒太阳不可少。

    还要加温,可以安装个取暖灯,浴室里那种。

    火山灰要进行中和替换,加入适量的沙土。

    肥料嘛,以钾肥为主,少量氮肥,不可使用农家肥。

    还挺复杂,先记录下来,等安排女将们处理吧!

    牛小田先把玻璃箱搬到床尾,靠近窗口处,找来不干胶,封闭一个气孔。

    静待花开!

    君影乐观估计,两个月后,金箭兰差不多可以先绽放一朵。

    将玉生盒放进保险箱,牛小田这才躺在床上,白狐掠身而出,眯着眼睛,挤出笑容,还伸出通红的小舌头。

    牛小田懂它的意思,讨赏赐!

    取出一颗增灵丹,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狐立刻吞下,开心道:“老大,吃了这颗丹丸,狐狐的假丹,妥妥滴!”

    “哈哈,继续努力,将来又可以多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老大栽培!”

    “宫桂枝来了!”

    “自投罗网,那就干掉她。”

    没内丹的白狐,恨不得天下法师都死光光,这样才安全。

    “来者不善,这货一定准备充足,也好,是该彻底解决这个隐患了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还是给老大出谋划策,做好军师本分。”

    “不指望你,鼓捣炼化丹丸吧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白狐立刻趴下来,一动不动,直到女将们归来进屋,才钻进牛小田的被窝里,继续炼化。

    女将们在东山,细心勘察脚印,只是翻过一个山头,尚奇秀便感觉不对,催促大家赶紧返回。

    “俺们不想回来,但老大吩咐过,让秀负责安全,也只能听她的。”春风强烈不满。

    “俺们也拗不过她。”夏花补充。

    尚奇秀面色凝重,“老大,我感到了很奇怪的空间阻碍,就像有一面*的墙,一步也走不动。”

    “俺们就没这种感觉!”秋雪、冬月附和,姐妹一心。

    “秀这次做得很对,不该冒进。有些法阵,是专门针对修为高的设定,所以,秀儿才感受明显。”牛小田解释道。

    尚奇秀胸脯一挺,听到没,老大在夸本姑娘!

    女将们都没言语,事实明摆着,尚奇秀真武三层,她们只是二层,一时难以企及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为啥俺们不能继续深入,还有脚印的。”夏花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敢让你们深入,对方就是不怕,去了会很危险。夏花,别忘了,当初*是咋被踢肿的。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臭女人!”夏花恼了。

    “估计错不了,又杀回来了,本事还见长。”牛小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次必须打死她!”

    春风怒不可遏,当初她被宫桂枝偷袭,扇了很多大耳光,脸都肿得发亮,只能戴口罩,吃饭时剪一个洞。

    “还可以用那个法阵。”秋雪举了举胳膊,却换来其他姐妹哀怨的眼神,讪讪又放下。

    不用说,过去这么久,四美早就将咒语忘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先汇总情况!

    女将们分析脚印,判断身高体重等等,都跟宫桂枝非常吻合。

    牛小田又根据尚奇秀的感应情况,进一步分析那个法阵,得出的结果,相当恼火。

    也埋怨自己性格太懒散,留下了隐患。

    宫桂枝回到故居,又藏身在那个洞府里。

    当初抓了高三毛,牛小田就想把洞府给毁掉,后来犯了拖延症,然后就给忘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宫桂枝以洞府为中心,在四周设下法阵,安安稳稳住下来。

    必然有备而来,想要引小田哥前去,报当日之仇。

    不能心急!

    牛小田将记录如何照顾金箭兰的那张纸,交给了细心的巴小玉。

    今天太晚了,明天进行处理,大家也都要帮忙。

    另外,研究下,在玻璃房车内,安装一张舒适的床,可以去镇里购买。

    女将们纷纷退下,枕戈待旦,等待老大发布东山总攻令!

    又多了一辆漂亮的房车!

    高空俯视的话,牛家大院的院砖那就是车铺成的!

    安悦回来后,惊讶地围着房车转了一圈,还是来到牛小田的房间里,询问这么个性的车,到底是哪里来的。

    “闵奶奶的外甥女,南宫燕送给本人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以为然,事实上,行车证上的名字,也是南宫燕。

    “真有钱,几百万就这么送人了?”

    “车算什么,对于那株植物,就是个运载工具。送花搭辆车!”牛小田傲气地指了指脚下。

    给一株植物配车,闻所未闻!

    安悦走过去,蹲下来仔细打量,不认识。

    拍照后,又在网上搜索图片对比,有的看起来相似的,却都不是这一种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这不会是珍稀保护植物吧?”安悦惊愕地打听,文化高度的原因,让她凡事都有忧患感。

    “嘿嘿,没在保护名录上,就可以随便拥有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从未发现的植物种类?”

    “谈不到,但数量极其稀少,看一眼都是运气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照这么说,确实非常有价值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瞒着安悦,进一步解释,这种奇花,称之为金箭兰,生长在火山口附近,难得一遇。

    这株金箭兰的年纪,五十多岁,花界的老寿星。

    但是,风烛残年,相当于人类的耄耋老人,能活多久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金箭兰的花朵是特殊药材,有幸服用,火力旺盛而且持久,化身热力四射的火娃。大冬天不用穿棉裤,下河洗冰水澡啥的,都是小事一桩。

    安悦听得饶有兴致,“小田,你是想,在它死之前,开一次花?”

    “聪明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小田,不如放在我的屋里,我来照顾它。”安悦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你工作太忙,不劳大驾!”

    “哼,窗台上的花,我都记着浇水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明白安悦所想,养一株另类的植物,也是吹嘘的资本,显得与众不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