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你,你们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法师惊呼,胸口传来的剧痛,让他想要*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理他,抽出准备的束带,强行将这货的双手拉到头顶之上捆住。

    脚也得捆住,省得乱踢!

    彻底控制了法师,牛小田这才招呼尚奇秀下来,顺道点亮了屋里的电灯。

    法师这才看清了,来人正是牛小田,身边还跟着一名美艳的冷面煞星。

    短刀上有血渍,正是他的脖子流血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做,是犯法的?”法师梗着脖子嚷嚷。

    “少他娘的装迷糊,自己来干啥,心里没数吗?”牛小田鼻子里哼出一股冷气,吩咐道:“把他身上的东西都翻出来,一样不留。”

    尚奇秀立刻上前,一通翻找,果然搜到一些符箓,一部手机,还有个小纸盒,外加几片暖宝宝,一个钱夹。

    牛小田点起烟,支起餐桌,开始清点战利品。

    浓雾符、狂风符、平安符、驱妖符,档次都不高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符箓?

    牛小田搜索脑海,不由笑了起来,是保胎符,这货估计还治疗不孕不育。

    打开纸盒,里面是两颗金色的金属珠子,上面还刻着些符文。

    感受上面的气息,又拿起来轻轻摇了摇,牛小田就有些不淡定了,看向法师的眼神,带着冰冷的杀机。

    暴雷球!

    里面装的是罕见的雷粉,一旦抛出去炸开,其威力差不多能夷平一座房屋。

    幸好提前采取行动,要是被暴雷球击中,至少丢半条命,整个人就废了。

    好狠毒的家伙!

    翻看钱夹,里面有身份证,此人的名字很普通,张闯,四十一岁,上面的户籍地点,业兴市,距离并不远。

    牛小田跟安悦去过那里,跟崔兴富签订了加工厂合同。

    还有差不多一千的现金,牛小田也没气,直接塞进自己的兜里,留着当零花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尚奇秀嘴角抽抽,脑海中浮现一句相当有文化的话,勿以钱少而不要!

    “张闯,你私闯民宅,该咋处理?”牛小田冷声问。

    “我,我就是过来睡觉,没偷东西。”张闯心头窃喜,连忙争辩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老子的房产,你还真他娘的会选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,就算做赔偿。”牛小田将符箓和暴雷球也收进兜里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张闯肉疼到腮帮子抽搐。

    示意尚奇秀将身份证和手机还给他,牛小田将凳子搬到张闯跟前,吐着烟道:“现在说下一件事,你想来杀我,该怎么处罚?”

    张闯慌了,挣扎两下,瞪圆眼睛,“我就是来旅游的,都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牛小田开口就骂,“大半夜带着刀和危险物品,在老子的房间屋后瞎转悠,当老子不知道你想干啥!”

    “真,真,不是!”张闯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“揍他!”

    牛小田吩咐一句,尚奇秀立刻上前,撸起袖子,一通大耳光,直打得张闯嘴角汩汩流出鲜血,脑袋肿的像是大号猪头。

    还挺扛揍。

    这么打,居然都没昏过去!

    “冤枉啊,我是游,你们太过分了!”张闯咬紧牙关,死不认账。

    “把他裤裆里碍事的东西,手术摘除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吩咐,尚奇秀不由一愣,这真的可以吗?

    可以!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尚奇秀挥起短刀,直接将张闯的腰带砍断,肚皮上留下一道清晰的血痕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手起刀落,刀片映出尚奇秀毫无伪装的狠厉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张闯终于怕了,连声道:“不,不要啊,我什么都说。”

    “贱骨头,非得遭点罪才行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尚奇秀这才收起刀,伫立在一旁,目光灼灼,密切注视着张闯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张闯,本是业兴市濒临破产老厂的一名工人,家境普通,三十岁还没娶上媳妇。

    某年某天,偶遇一名落魄的游方道士,古稀之年,饥寒交迫,歪倒在路边,生命垂危。

    张闯动了恻隐之心,将老道士扶起来,在附近小店里,请他吃了顿饭,却因此获得了大机缘。

    大限将至的老道士,将一身所学倾囊相授,张闯文化不高,但是有钻研精神,几年后,倒也学了个七八成。

    张闯就在附近村镇,装扮成道士,替人驱邪消灾,治疗妇科病一类,收入也非常可观,还在市里买了套三室一厅的大房子。

    媳妇还是没娶,不是娶不上,而是体会到了没有媳妇的自由,常在夜店花丛里自在快活。

    “你会画符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“简单的符箓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*什么*?”

    “丹阳功,经脉通了,算是筑基。”张闯道。

    “感应力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*让我去山里居住,夜晚静心盘坐,分辨各种声音,差不多三年。百米内的动静,都能听清楚。”张闯还有点得意。

    “这两颗暴雷球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*留下的,说可以保命。”

    “还可以轻松杀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对!”

    张闯的脑门冒汗了,汗珠子混合着血水,不停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唉,你说你,本来混得衣食无忧,人模狗样的,为啥非要动了杀念,想要来害老子?”牛小田惋惜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实在不该财迷心窍。”张闯翕动着嘴唇道歉。

    钱赚了不少,比一般人强了。

    本性贪婪,还是想要更多,想要比不一般的人物赚得还多!

    张闯并不满足现状,还想住进超级大别墅,开着千万豪车,每口吃喝都是千金,夜夜怀里抱着长腿大模,挥金如土,有着花不完的钱。

    半个月前的晚上,一名衣着普通的中年妇女,登门找到了他。

    女人看起来,是一名法师,但气息颇有些古怪,更像是邪门人物。

    这女人说话很直接,只要张闯去办成一件事儿,就送给他一只赌鬼,无须再行走江湖,发财都是小事儿。

    赌鬼,让张闯极为动心,但也不信。

    于是,女人让张闯关了灯,从一块小木牌上,放出一只赌鬼,还是个漂亮的女赌鬼。

    可以验证!

    练习过收灵术,张闯同意赌鬼上身,随后就去附近棋牌室打麻将,轻轻松松,赢了好几千。

    因此,张闯就迷失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