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季常军听到了一些女工们的背后议论,等别墅盖好了,就不在厂子干了,回家开饭店开旅店,当老板娘,比当工人赚得更多!”

    安悦的眉头拧成一股绳,又叹口气,“唉!当初抢破头想要进厂子,还给你送礼,刚拿了年终奖金,却开始琢磨着辞职。这群女人,可真难伺候!”

    抱怨就抱怨,送礼这茬还提它揍甚,小田哥也没赚多少,还不是家里人消耗了。

    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!

    对此,牛小田倒是很理解,包括自己在内,谁又不想赚更多钱?

    点起一支烟,牛小田开口道:“悦悦,兴旺村发展得太快,日新月异,才是导致工人不稳定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哼,没有契约精神!当初的劳动合同都是一年,有人甚至嚷嚷着要签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规定是死的,但人是活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又说:“等别墅盖起来,兴旺村人员流动更大,光靠老人和男人来经营买卖,还要种地,怕是真不行。我认为,想辞职的,咱也不留,大不了从别的村招工,照样还是抢破头,员工宿舍也派上了用场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么跟季常军说的,重新招工,提供食宿,厂子里还愁招不到工人?就是觉得这群女人,太不地道了,让人寒心!”

    “悦悦,要是让你抛弃三百万年薪,重回加工厂,你愿意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愿意!”

    “凡事将心比心吧,告诉季厂长,给员工们开个会,想走的,一次性结算工资。不过,必须提前登记,要负责培养新人,否则扣工资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不想走的,也是观望,等看到别的老板娘赚了钱,心思就不在厂里了。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“对于这部分人,可以给她们换个思路。家里的生意嘛,也可以雇外地人啊,谁说我们农村人,只配给别人打工。”

    安悦先是一滞,随即笑起来,“呵呵,这个思路好,兴旺村必然要雇人的,迁入不可能,但可以来打工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弃耕,允许雇人种地。我估摸着,今年采山没人去了,嘿嘿,将这个便宜,也可以让给外村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,决不能让土地荒废。”

    安悦赞同,呵呵笑道:“小田,其实你比我更了解农村,不如你来当这个村主任吧!管保高票当选,谁也不会说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干!”

    牛小田使劲摇头,故作心虚小声道:“咱改不了收礼的毛病,就怕被人给告了!”

    安悦大笑,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背咒语,害苦了女将们。

    躺着背,走着背,上茅房也背,甚至来到饭桌上,一个个也都是目光发直,身体僵硬,正在心里背诵。

    安悦注意到这个奇怪现象,不由开了句玩笑,难道说,大家都思春了?

    换来一堆白眼,冬月还有点急眼。

    不是恼羞思春,而是让安悦一打岔,后面是啥,就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让大家背咒语。”牛小田解释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用的?”

    “培养专注力,也能增长修为。”牛小田没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教我?”安悦不满,这种好事儿从来不想着她。

    看身边的秋雪,手里拿着张纸条,牛小田拿过来,递给安悦,傲气道:“你看看吧,一百多字,很难背诵的。”

    安悦将纸条展开,眉头顿时锁紧了,半晌不说话。

    女将们撇嘴偷笑,高材生又能怎样,看见咒语照样头大。

    只见安悦出去后,拿来一支笔,在上面勾勾画画,十分钟后,将纸条翻过去,开口就背,一百零八字的咒语,一字不差。

    惊掉一地的眼珠子!

    也包括牛小田的,连忙捡起来,吹了吹上面的灰,重新安回眼眶里。

    “*,真有过目不忘啊。”冬月傻了。

    “悦悦,牛逼!”春风大赞。

    “不服不行,到底是高材生。”

    巴小玉讪讪笑,她发明的快速记忆法,只适合三分之一的内容,结果大家又胶着在剩余的三分之二上。

    “这水平跟俺们打麻将,怕不是故意让的着吧?等下次再玩,俺们得自觉点,得让你赢。嘿嘿,悦悦,传授下经验呗。”夏花赔着笑,主动给安悦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“我给悦悦发红包!大红包!”尚奇秀财大气粗,用钱开路。

    安悦自信爆棚,抱着膀子,开启了老师讲课模式,大家都听得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首先要理解咒语的含义,大致是,启动雷电的能量,虽然用了几个形声字近义字,但意思没变。

    其次,里面还藏着递进式的押韵,仔细看,不难找出来。

    “啥含义啥韵的啊?”大家又听得一脸懵。

    细致讲解!

    女将们大致听懂了。

    终极经验!

    将整个咒语,编辑成一个有趣的故事,上下关联,就很容易记住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知识的力量,高材生绝非浪得虚名,善于总结经验。

    一顿晚饭下来,大家都觉得获益匪浅,终于将咒语彻底记在心里,自觉很长时间都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牛小田更是对安悦刮目相看,这家伙,才是当*师的材料!

    准备妥当,该行动了!

    午夜时分,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女将们悄悄离开家门,一路赶往东山。

    夜空灰蒙蒙的,没有风,像是要下雨。

    山上更是静悄悄的,连鸟儿的叫声都没有,只有牛家军脚步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一同赶来的,还有虚影的白狐,就飘在牛老大肩头之上。

    因此,尚奇秀总是转头看牛小田,引来女将们的暗自鄙夷。

    来晚了!

    老大早就跟家里睡觉的那位,一起滚过火炕,关系杠杠滴!

    目的地,到了!

    牛小田打开手电筒,蹲下来查看脚窝,依然还在。

    宫桂枝并没有出来搞破坏,这货分明有恃无恐,完全没把这伙人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小瞧牛老大,就是宫桂枝的悲剧!

    队伍很快散开,六名女将按照脚窝痕迹,均匀分布站好,形成了一个包围圈,将那个洞府围在了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路上,牛小田便交代了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如果宫桂枝突然杀出来,一定掉头就跑,不用管法阵是否完整,保命为上!

    切记,不可跑进包围圈。

    以手电光为暗号,亮三下,一起行动,不许迟疑。

    手电频繁闪动,停止念咒,立刻朝着老大这边汇集,任何人都不许擅自行动。

    布置完毕!

    牛小田快步登上一棵樟子松,坐在树杈上,先握紧一颗暴雷球,举起手电,快速开关了三次。

    女将们立刻点着感雷符,朝着前方扔了过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