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能审讯宫桂枝,无论如何,也要撬开她的嘴巴!

    正要采取行动,白狐却靠近一次墙壁,传音道:“老大,这面墙上,好像有尸气,挺恶心的。”

    眼镜还是不行,牛小田又取出量人镜,凑过去仔细分辨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尸气!

    浅灰色的,浮于表面,几乎跟墙壁的暗色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观察了足有二十分钟,牛小田着实心惊不已!

    这些尸气,居然形成了数张诡异的符文,又浑然宛如一个整体。

    懂了!

    宫桂枝就是利用自身的尸气,躲在这里,绘制另类的符文。

    她到底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符文并没有绘制完,就被突然而至的平地惊雷,给中断了。

    僵尸也怕雷电,无法在白天活动。

    而活僵的可怕之处,能够自由地在日光下行走,由此判断,在斗元道长眼中,宫桂枝是不可多得的徒弟。

    依照惯例,女将们将宫桂枝的衣服翻了个遍。

    标准的穷鬼,一分钱都没有,也没有手机。

    一瓶药丸,牛小田认识,正是宫桂枝平时服用的。

    家里就有多半瓶,有毒性,却可以短时间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几颗小珠子,浅蓝色,是冥火珠,很容易催发。

    牛小田仔细收起来,这玩意很危险,轻易就能杀人,而且还夺魂。

    一块浅灰色的木片,其上密布着符文。

    这是个好东西,叫做养魂木,能够吸收阴气,滋养鬼魂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玩意里面封了一只鬼,跑不出来。”白狐提醒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那只赌鬼,等回去再处理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又不想赌博,并没有太大惊喜,直接将养魂木揣进兜里。

    *的活僵,能够自行修复躯体。

    宫桂枝被穿心针所伤,又被打得没个人样,进气没有出气多。

    但就这么大会儿功夫,到底还是醒明白了,看见面前蹲着的牛小田,眼中顿时闪现出惊慌之色。

    “嗨,又见面了!”牛小田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快放了俺,不然,*一定跟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宫桂枝的唾沫跟着血往外喷,没有哀求,直接开口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*算个屁,老子早晚灭了他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哼出一股冷气,继而道:“宫桂枝,识趣点,老实交代问题。否则,一百种方法折磨你,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放过俺,那就死吧!反正早活够了。”宫桂枝咬紧牙关。

    “还嘴硬!”

    尚奇秀上前猛踩一脚,宫桂枝的小腿,立刻就被踩断了。

    宫桂枝哇哇大叫起来,像是疼得受不了。

    活僵,真的跟活人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难怪宫桂枝可以行走江湖,骗人无数,没人能识穿她的真实面目。

    “秀儿,这做法太残忍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手制止尚奇秀继续踩下去,笑呵呵道:“姑娘们,拿出打火机,烧她的皮肉,一寸寸烧!”

    宫桂枝吓得浑身颤抖,女将们面面相觑,春风壮着胆子低声道:“老大,这玩法有点过了!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人,是一具活着的尸体。别气,尽管烧,正好你们也亲眼瞧瞧,她身上如何恢复烧伤的。”牛小田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巴小玉积极表现,拿出打火机,打着火,伸向了宫桂枝肩头暴露的皮肉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伴随难闻的气息还有丝丝缕缕尸气散发,本质是尸体,光亮就是天敌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宫桂枝接连惨叫,又看见更多打火机亮起,终于熬不住了,大声道:“别,别烧了,俺,俺啥都说,让俺快点死吧!”

    “贱骨头!”巴小玉唾弃一口,撤到一边。

    一问一答,牛小田终于真正了解了宫桂枝,当真是匪夷所思的存在。

    宫桂枝,其实是北坡镇三里岗的人。

    母亲在田间劳作,突然就要生产,而此时,乌云翻滚,又要下雨。

    于是乎,母亲带着她,躲进了一处空荡荡的墓室里。

    宫桂枝就是从坟地里生的,母亲还挺俊,父亲也不丑,偏偏她长得跟谁也不像,当地人都认为,她爹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宫桂枝从小到大,从未生过病,体质相当一流。而且,干农活也一个顶仨。

    经人介绍,嫁到了东风村柳树屯,夫妻恩爱,生了俩娃,日子倒也过得很平静,吃穿不愁。

    丈夫没了,宫桂枝陷入巨大的悲哀之中。

    时间能冲刷一切,就当宫女士一只脚迈出思念的苦海时,好巧不巧,每晚都梦见丈夫化成鬼来找她。

    守寡的日子不好过,丈夫死后家境也不如从前,何况还有公婆的苛待。

    而梦中的丈夫却是恩爱体贴,现实中苦熬的宫桂枝,沦陷其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最终,还是在鬼魂的召唤下,选择了投河自尽。

    新版故事,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宫桂枝死了,可是,她又活了,醒来时,就在这处密室中。

    *斗元道长出现了,看起来和蔼可亲,自称她被鬼纠缠,已经祛除并给了她新生命。

    宫桂枝自然是感激涕零,叩头不止。

    斗元道长告诉她,前缘勾销,不许再跟孩子家人见面。

    否则,他们都会死。

    宫桂枝嘴上答应,后来还是偷偷打听,得知自己死了,还被火化了!

    至于烧掉的是谁,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更诡异的是,孩子看到她,非但没有欣喜,反而吓的哭嚎着乱跑。

    死了亲情这份心,宫桂枝便一心追随斗元道长,因为*告诉她,可以获得永生不灭,最终成为天上的神灵。

    不吃饭,吃药丸,每天精力充沛。

    宫桂枝能看见真正的鬼,也不害怕,又按照*的指示,学习文化,掌握法术,看着一条蛇和一只黄鼠狼。

    那本《秘术拾遗》,虽然被牛小田拿走了,但上面的内容,她早就烂熟于心,照样还能施展邪门法术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她还学习了相学方面的知识,也能观察一个人的运势如何。

    “桂枝儿啊,知道自己变成活僵了吗?”牛小田叼着烟打听。

    “俺学了文化,当然知道,也不觉得哪里不好,反正活着就行。”宫桂枝坦言道。

    “品尝不到人间美味,没有男人,又没有搓麻哈酒的娱乐,这种活法有啥意思?”牛小田眉头皱着,看似关切。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女将们的眼神里有着同样的问号。

    “不是那样,俺也有快乐。遇到尸体的时候,吸收上面的气息,就哪里都舒坦,像是飘在云彩上。”宫桂枝道。

    女将们都不由打了个寒颤,大家终于确信,牛老大所言不假,这货就不是人,是个超级*的生物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