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都住在哪里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俺不吃饭,随便找个小旅店就能住,也住过桥洞、草垛、牛棚马厩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宫桂枝不以为然,这种境界才真叫超然物外,随遇而安。

    “东西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*派人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鬼吧!”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,鬼送信,让俺到某个地方去取,到了管保就有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值得琢磨,或许,斗元道长还有个常伴身边的徒弟,经常出来替他送东西办事,是个很危险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张闯是你派来的吧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俺,那傻子还真容易上当。其实,俺也没打算给他好处,反正他也找不到俺。”宫桂枝反过来笑话张闯,根本没想把赌鬼送给他。

    “谁安排你做这些?”

    “其实,俺脑子一点都不灵光,*送信让干啥,就干啥,也是为了孩子不会遭殃。”宫桂枝这句话倒是发自内心,虽然成了活僵,还是惦记着孩子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斗元让你回这个洞府,又是为了啥?”牛小田问到了关键。

    “*说,这里有宝贝,让俺取走!”

    牛小田的眼睛顿时亮了,双手在裤子上摩挲两下,急切问道:“怎么取走?”

    “就是用气息画符啊。唉,差点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宫桂枝叹口气,眼角还滚落了泪珠子,她完全没料到,牛小田这伙煞星,来得这么快,更没想到,法阵如此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你还会画符?”

    “以前不会,这段时间,一直在学,*还让俺多吸收尸气。慢慢的,就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套什么符箓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宫桂枝,本老大向来以慈悲为怀。这样,如果你把符箓画完,取出宝贝,本老大可以考虑,再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。”牛小田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俺一再犯错,不能活了,不求别的,就让俺死得痛快点儿吧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你画得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唉,要是不对,你不得还继续折磨俺?”

    宫桂枝眼中全是绝望,心知肚明,即便牛小田开恩绕过这一次,斗元*也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刚才牛小田就注意到,符箓不完整的地方,只是墙壁右下角那里。

    于是吩咐女将们,将宫桂枝抬过来,暂时松开这货的手。

    女将们照办,却还是表现得相当谨慎,好几把弓弩都对准了宫桂枝,只要她有任何不轨举动,立刻射穿,绝不留情。

    “把针拔了,俺调动不了气息。”宫桂枝商议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点点头,将插在宫桂枝头顶的银针拔了,为以防万一,又悄悄取出一颗暴雷球,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宫桂枝颤巍巍地抬起手,指尖上有尸气出现,开始在墙上画符。

    动作很慢,眉头拧在一起,身体疼痛只是一方面,脑子也确实够笨,又被打了,记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就这样,足足过了半个小时,宫桂枝还没画完。

    牛小田都困了,哈欠不断,泪眼汪汪的。

    女将们哈欠更多,袖口擦眼泪都擦湿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惦记里面的宝贝,早就把宫桂枝直接弄死,埋在这里,回家睡觉了。

    终于,宫桂枝的手耷拉下来,符箓彻底画完了!

    牛小田的眉头却皱了起来,一切如常,没出现机关或者密道。

    宝贝,到底在哪里?

    “宫桂枝,是不是还有咒语?”牛小田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咒语……”

    宫桂枝的意识开始模糊,嘴巴张着,眼睛却缓缓闭上了。

    “喂,说说明白啊!”尚奇秀上前踢了一脚,宫桂枝死人一般,动也不动。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对劲,这些符箓,可能就是咒语。宫桂枝的生息,好像被悄悄吸走了,快让这群女人撤出去!”白狐焦急道。

    对,无法预料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撤出去,都离远点。”牛小田高声吩咐。

    女将们立刻朝着洞府外跑去,诡异的一幕发生了,宫桂枝的气色越来越差,皮肤开始脱水干瘪,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。

    宫桂枝死了!

    宝贝不能惦记了!

    牛小田起身也要离开,突然,那面被尸气浸染的墙壁,快速坍塌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青色的人形丑陋怪物,抖落一身石粉,骤然出现在密室中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!老大快跑啊!”

    白狐扯着嗓子喊,随后嗖的一下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只觉得,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,一时竟然无法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护体灵符骤然亮起,光雾遮挡了前方。

    青色怪物抬起干枯的手,向前抓了一下,光雾居然就被抓散了!

    得益于灵符保护,牛小田终于透了一口气,毫不犹豫,立刻驱动真武之力,将手中的暴雷球,朝着青色怪物抛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整个人也朝着后方弹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了令人惊爆眼球的一幕,青色怪物居然将暴雷球抓在了手里,放在面前打量。他的整张脸,都被青色气息覆盖,以至于牛小田都没看清楚。

    脚下再次用力,牛小田终于跃出了洞府之外,于此同时,青色的气息也蔓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赶紧跑啊!”白狐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几个健步,牛小田又跃出十几米开外,与此同时,一声轰隆巨响传来,震得大地都为之抖了几抖。

    暴雷球,终于爆开了!

    肉眼可见,地面塌陷了一块,整个地下洞府,再也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远处的女将们,无不是骇然变色,幸好老大英明,提前跑出来。

    否则,一定会被埋在里面,费半天劲挖出来,都未必是囫囵个啊。

    白狐的虚影出现,惊讶道:“老大,你使用了暴雷球?”

    “不得已,情况太危急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心口都觉得疼,该死的宫桂枝,老子仅有的两颗暴雷球,居然全都浪费了,实在是可惜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这么强大的雷电威力,那怪物指定活不了。吓死狐狐了,老大莫怪狐狐跑得快,嘿嘿,稍微晚一点,估计就死透了。”

    白狐赔笑,为自己第n次不地道的行为道歉。

    暴雷球的威力,何其强大,怪物和宫桂枝的尸体,都已经化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不过,那怪物能控制暴雷球,没有马上炸开,当真是恐怖至极。

    “白飞,你估摸着,那怪物到底是个啥?”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