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应该是千年僵尸,也可能是几千年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惊得眼球差点弹出来,不由一阵后怕,这次能够逃脱,还真是上天保佑,命不该绝。

    感谢*,那道护体灵符,又帮着挡了下,有了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千年僵尸,只在传说中,几乎是无敌的存在!

    不管是灵仙,还是有内丹的修士,在它面前都不堪一击,三招都过不了。

    幸好抛出的是暴雷球,恐怖的雷电之力,能摧毁一切。

    也幸好,这只千年僵尸,可能被封闭得太久了,智商几乎为零,不知道暴雷球是个啥东西。

    而且,警惕性也不高,攻击性没有那么强。

    “白飞,好样的,能守在这里等着,本老大绝不会亏待你。”牛小田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咱与老大,同生共死,情比金坚,岂能独自苟活。”

    白狐发出违心的笑声,它刚才已经跑远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又回来,还不是因为内丹在牛老大手里,内丹要是碎了,白狐无论跑多远,也是死。

    女将们胆战心惊地围拢过来,一个个心悬到了嗓子眼儿。

    “白飞,感受下,还没有没尸气?”牛小田吩咐道。

    白狐的虚影,在大坑上方,飞掠了一圈,回来报告:“老大,没有尸气,都被雷电之能给冲散了!安全了!”

    “走,回家睡觉去!”

    牛小田招呼女将们下山,这个地方彻底被毁,以后都不用再来了。

    路上,女将们个个寒着脸,看老大面色凝重,也不敢问。

    还是大姐春风,鼓起勇气问道“老大,到底咋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没啥,那里本来就要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俺们都听到很大的动静。是不是宫桂枝那个老娘们,临死又阴了咱们一把?”

    “反正她也死了,恶有恶报。回去后,都好好洗个澡,今晚还真叫他娘的晦气。”牛小田含糊其辞。

    春风没问出个所以然,但有一点可以确定,老大又独自承担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大姐,老大说啥了?”夏花将春风拉过去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都少打听闲事,以后勤奋练功,为老大分忧!”春风*道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后半夜一点多。

    牛小田冲了个澡,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回想发生的一切,真叫一个惊心动魄,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宫桂枝此行的目的,不是找什么宝贝带走,而是释放封闭在墙体内的千年僵尸。

    白狐判断没错,那些尸气形成的符箓,其实是一种呼唤咒语,让沉睡中千年僵尸醒来。当然,宫桂枝也不知道实情。

    宫桂枝身上的尸气,也包括活人气息,都被千年僵尸轻易地吸收了。

    斗元道长没人性,分明是用宫桂枝来饲喂千年僵尸。

    为什么放出千年僵尸?

    牛小田认定,又是冲自己来的,屡次杀不了威名赫赫的牛老大,这是斗元道长祭出的必杀大招。

    幸好及时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否则,僵尸出笼,牛老大没有提防,可能就在梦中离去,跟*见面了。

    牛家大院,也可能无一幸免,成为兴旺村最凶恶的地方,老百姓都要绕着走。

    看牛老大似乎心情不爽,现出原形的白狐又来*,溜须道:“老大是真牛逼,连千年僵尸都干掉了!”

    “纯属碰巧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没托大,事实也是如此,种种巧合叠加在一起,才导致了千年僵尸的覆灭。

    “嘿嘿,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    “本老大开始担忧了,这玩意难得一遇,斗元那个老东西,迟早会知道,搞不好就要亲自来拼命了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不如暂避风头!老大,反正必杀令也停了,出去旅个游,散散心。”白狐给了个建议。

    怦然心动!

    如今小田哥也是千万富豪了,坐拥花不完的财富,是该多出去长长见识。

    上次坐了飞机,这次就去坐豪华游轮,有好多层的那种,深入大海,凭栏远眺,真正体会下大海的辽阔。

    “好吧,本老大言出必行,就去海上,让你开阔下胸怀。”

    “耶耶!”

    白狐兴奋地举起了小爪子,说道:“老大,不如将那个赌鬼弄出来玩玩!”

    差点忘了,还从宫桂枝那里,带来了一只赌鬼。

    这玩意也挺稀罕的,牛小田基本断定,就是入侵石敢当的那一只。

    从床头的衣兜里,翻出那块养魂木,牛小田仔细端详了好半天,发现一处不可理解的符文,应该就是赌鬼的名字。

    如何放出来,也很简单,在中心符文处,注入一丝气息即可。

    不必担心赌鬼跑了,毁掉养魂木,它也就挂了。

    释放气息在养魂木之上,一个灰色的身影,立刻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形象很清晰,嗯,没错的,还真是个女赌鬼。

    在牛小田眼里,此女漂亮算不上,细眉细眼薄唇,不符合他的审美观。

    但是,身段那叫一个好啊,杨柳细腰大长腿,破不溜丢的短裙,都能让她穿出潮流味道。

    感受到面前的一人一狐,女赌鬼唰的一下就从门缝里飘走了!

    “*,这么没礼貌,老大,我去抓它。”白狐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着急,它肯定回来。”牛小田翘着腿,耍着手里的养魂木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

    女赌鬼再次出现,战战兢兢地行了个万福礼,跟着阴气飘过来,沟通立刻开启,还是三方模式。

    “玲珑参见二位大佬,请饶恕小女子的无礼。”

    “擅自侵占人体,你可知罪?”牛小田跷着腿,冷脸质问。

    “大佬们,那两个男人都好恶心的,小女子也是情非得已,还请饶恕。唉,死不逢时,花落泥沼,悲呼!”女赌鬼装作落泪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?

    牛小田一愣,想起来了,这只女赌鬼,还曾经跟过张闯,加上石敢当,就是两个,倒也没撒谎。

    “先改下称呼,这是牛老大,我是美狐仙。”白狐强调。

    “老大好,美狐仙好!”女赌鬼立刻改口。

    “你真叫玲珑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我的真名,叫做李清照,号易安居士。”女赌鬼嬉笑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恼了,李清照是谁,家喻户晓的女词人。

    即便小田哥文化不高,也能背诵她几首词。

    比如,天涯何处无芳草?

    不对,芳草碧连天?

    想起来了!

    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,试问什么人让她卷帘子去来着?

    “胆敢冒充大人物,信不信本老大立刻弄死你!”牛小田阴着脸。

    “老大别生气,玲珑知错,下次不敢了。”女赌鬼吓得抖成晃动的虚影,立刻改了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