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非常好!

    钢板打造的地宫,就不怕那些擅长打洞的兽仙进来了。

    从车厢下来,牛小田叫上黄黄,来到屋内。

    干脆写了一张纸条,贴在门外,请勿打扰,否则翻脸。

    黄黄快五十岁了,灵性自然远在黑子之上。

    静下心来,牛小田再次施展通灵术,只用了半个小时,便跟黄黄顺利建立了联系。

    “黄黄见过主人!”

    黄黄拱着小爪子,眼珠滴溜乱转,声音奶声奶气,像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跟着我,不觉得委屈吧?”牛小田板着脸。

    “哪有,跟着主人,简直是黄黄的大造化,几辈子修来的福气。”黄黄很会说话,溜须拍马的水平,并不逊色美狐仙。

    “假丹咋样了?”

    “就要成了,多谢主人栽培。”黄黄不停拱爪,发出誓言必不可少,“黄黄一定忠心追随主人,若为违背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很好!

    无论是做人,还是做兽仙,都得怀揣感恩之心。

    取出一颗增灵丹,牛小田抛了过去,黄黄腾空跃起,准确接住,直接吞下。

    道谢过后,又发了一次誓言。

    这货也配服用增灵丹,白狐很是不满,念在自己已经有了假丹,并没有计较。

    “老大,黄黄请求告退,要结丹了。”

    黄黄体会到增灵丹的妙处,喜悦地不停抓脸。

    牛小田刚打开门,黄黄嗖的下立刻蹿了出去,趴在小筐里,闭上眼睛,专注炼化丹丸。

    本来就差一点点,有了增灵丹的催化,傍晚时分,黄黄终于有了假丹,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。

    牛小田很满意,蹲在黑子和黄黄跟前商议,主人不在家的这段日子,就去勾彩凤家暂住。

    因为,这个院子又要变成工地,闹吵吵的,影响休息。

    主人的吩咐,当然照办,没有异议。

    黑子表示,会耐心等着主人归来,黄黄也同样表态,又增加一条,绝不在村里捣乱。

    这条很重要,黄黄已经成为真正的黄鼠狼精,具有了不小的攻击力。

    勾彩凤赶来做晚饭,牛小田喊住她,笑道:“嫂子,明天我们要出去旅游,就不用来做饭了!”

    “要去多久?”勾彩凤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概一个月吧!正好,你也可以休息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做个饭,俺也不累。”勾彩凤笑呵呵的,又说道:“这个月,俺就不拿工资了。”

    “工资当然照发,还要麻烦嫂子两件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咱们的关系,跟亲人没区别,你安排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勾彩凤这句话发自内心,男人回来了,婆婆的病也好了,生活美满都是牛小田的功劳,做再多也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第一件事儿,黑子和黄黄没法照顾,这段时间先住你家吧,帮忙照看点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俺也挺稀罕它们的,都特听话。”勾彩凤忙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屋里的花,隔三差五来帮着浇水,尤其我屋里的玻璃箱,那朵花要常年开灯。如果发现灯泡坏了,就帮着换一个。”牛小田叮嘱。

    “放心,俺会常来,除了浇花,也帮着大家晒晒被子,打扫卫生。”勾彩凤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家里要来人搞建设,嫂子就当不知道吧,跟谁也别说。”

    “俺懂,嫂子的嘴严着呢!”勾彩凤又补充道,“要是别人听到了动静,俺也是一问三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嫂子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喊出巴小玉,让她把培灵丹拿来,交给勾彩凤,给黑子和黄黄每天喂一粒,宁少勿多。

    勾彩凤一一答应,还记在手机上,设定闹钟提醒。

    提前给勾彩凤转去五千,又把这位好嫂子感动得够呛,忙不迭去了厨房,今晚多加几个菜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,

    牛小田背着手,又出去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忙碌的搬家景象,每个村民的脸上,却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。

    等旅游归来,兴旺村将会大变样,成为一片乐土。

    晚饭时,牛小田郑重宣布,明天出去旅游,开房车自驾游。

    女将们纷纷露出期盼的眼神,都想被老大点名。

    尚奇秀干脆傲气的举手,保护老大,本姑娘最适合!

    遭来四美侧目,巴小玉则赔着笑,跟着老大出门,自己最有经验!

    只有安悦低着头,筷子狠狠扎着碗底,连饭都不想吃了!

    滴!

    尚奇秀收到了一张船票,乐得振臂欢呼,耶耶!

    跟着是巴小玉,也高兴得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四美轻轻叹气,强作笑颜,那就留在家里,陪着安主任吧。

    毕竟,这女人也是需要保护的。

    滴滴!

    滴滴!

    四美也收到了船票,不由齐声欢呼。

    室内各种返祖现场,跺脚振臂狂呼,牛家大院化身原始森林。

    安悦彻底坐不住了,将饭碗一推,带着哭腔抱怨:“小田,你们都走了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个大院就归你一个人了,想怎么办就怎么办。”春风坏笑。

    “那我能睡得着啊?”安悦没好气反问。

    “去住员工宿舍呗!”夏花笑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邻居们正搭伙过日子,悦悦也可以接接地气嘛。”冬月憋着笑。

    一个个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人性啊!人性!

    “唉,还是住办公室吧!”安悦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滴!

    手机响了,安悦惊讶发现,她也收到了一张船票,吉祥号豪华游轮,一等舱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脑袋晕乎乎的,这个年纪也不该有高血压啊?

    巨大的幸福感,让安悦震惊了,激动问道:“小田,你要坐游轮去海上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上次看海没过瘾,这次一定要看个通通透透,体会下自己的渺小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很感激你也想着我。只是……”安悦的脸能拧出苦水,“兴旺村大搞建设,我作为村主任,公司总经理,怎么能擅离职守?还是退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村里的事,黄先生那边马上就派来一支管理团队,啥事儿都不用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安悦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“把工作都交给刘会计和张翠花,不能拿着村部的薪水吃干饭。再说了,还可以手机联系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能行?”安悦动心了。

    “必须的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就这么做。还得找个借口,嗯,*鋈タ疾煅埃 

    安悦组织好思路以及语言,立刻联系两个手下,得到的答复,当然是没问题,请安主任放心。

    雨露均沾,皆大欢喜!

    大家开红酒庆祝,尽情欢乐,每个人都睡得很晚,为明日的旅游提前做准备。

    后半夜三点,睡梦中的牛小田,又被白狐给弄醒了。

    “白飞,又咋了?”牛小田不耐烦地揉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刚才一只飞毛鬼,从大院门口停了下,眨眼消失了。”白狐提醒,又摊摊小爪子,“老大清楚的,这玩意的速度,灵仙都追不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