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接通手机,传来一名中年的声音,非常富有磁性,很像是电视里的播音员。

    “请问,是牛先生吧?”

    “是我,您是哪位?”牛小田很气。

    “柏寒!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龙虎必杀令,就是本人下达的。牛先生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*,老子正找你呢,你个*就出现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先是一愣,继而火冒三丈,坐起身,无法控制的开口就骂。

    柏寒顿了顿,一改气态度,语气变得冰冷起来:“你还真行,一再加价,各路追杀,依然能活得有滋有味。不能不承认,你这运气也没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是不是有病,老子的厄运还不是你带来的?哪里就得罪你了?别让老子找到你,打断腿踢爆卵,踩成一坨烂泥,再扔到茅坑里。”

    “粗鄙,过嘴瘾也没用。哼,我偏不告诉你原因,总之,你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“放的是玉皇大帝屁啊?神气个屁啊!放马过来,看谁先死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气得头发根根直立,恨不得能顺着手机信号飞过去,先暴揍这*一顿,打得他满脸开花,出口胸中的恶气。

    “嘴挺硬。”

    “硬就对了,本人的利器之一!”

    “本来,以为你能求我,顺道再谈一笔交易。就你这幅德行,冥顽不化,还是等死吧!”柏寒扔下一句威胁,手机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那怎么行!

    没发挥好,还得再骂他几句!

    牛小田余怒未消,跟着就拨打过去,被挂断,再打,对方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怂包,缩头乌龟,鉴定完毕!

    头一次看见,牛小田发这么大的火,安悦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看着牛小田打开车窗,抽了半支烟,安悦这才小心地问道:“小田,这人是谁,他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一个臭流氓,上来就威胁老子,惯他的臭毛病。”牛小田吐着烟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黄平野,给你招来这么多麻烦。”安悦叹口气,忍着没说带着牛小田浪迹天涯这类的话。

    “可能跟他无关,人红是非多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又说:“悦悦,不用怕,咱现在也拉起了一支能征善战的队伍,谁他娘找茬,跟他干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靠打打杀杀过日子。”安悦蹙眉。

    “没法子,人家没完没了,只能迎头而上,坚持下去,看谁是最后的胜利者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分寸!”

    牛小田烦了,哥心里的疲惫,没人能懂!

    安悦沉默了,她有心想帮牛小田,怎奈拳头不够大,也不够硬。

    平复了心情,牛小田犹豫半晌,还是给黄平野发了一条:“柏寒来电话了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了?”黄平野几乎秒回。

    “龙虎必杀令就是他下达的,说我运气好,让我等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臭骂一顿,真是生气。”牛小田跟着几个怒火。

    “下车吧,找个僻静地。”黄平野道。

    这是唯恐牛小田身边有人,听到了秘密内容。

    可见对于这件事儿,黄平野多么谨慎。

    此时,房车过了青云镇,即将驶入高速公路。

    牛小田吩咐尚奇秀将房车立刻靠边停下,前方的四美看到了,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田,干什么啊?”安悦转头问。

    “撒泡尿!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便下了车,钻进路边的小树林里,这才拨通了黄平野的电话。

    黄平野接了,上来就埋怨,“小田,你骂他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骂他是轻的,要是在跟前,一准弄死他。”牛小田深受必杀令的困扰已久,对待这种人,哪有半分耐心。

    “他没跟你谈条件?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想谈的,上来就被我给骂怂,这货也就没心情了。”牛小田嘲笑的口气。

    黄平野一声叹息,清晰可闻,也可能是松了口气,继而说道:“小田,如果柏寒再来电话,切记,不要再使性子跟他发生冲突。”

    这怕是做不到!

    本就是水火不容的仇人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在听吗?”黄平野追问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情愿地回了两个字,好的,又问:“他到底是啥来头?”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!”

    黄平野耐着性子,还是将柏寒的情况,大致介绍了一遍,听得牛小田也觉得格外惊心,万没想到,天底下还有这种怪胎。

    多年前,有个神秘组织叫做天和会,聚集了天下一半的超级富豪,绝对可以用富可敌国来形容。

    其势力之大,前所未见。

    江湖上流传一句话:宁欠阎王钱,不惹天和会。

    柏寒,就是天和会的掌舵人,极为神秘的存在,没人知道他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能领导富豪林立的天和会,柏寒必然不是凡人。

    据传说,他是真正的不死之身,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,飞檐走壁等等,都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还可透察人心,还精通变化之术,容貌不固定。

    而真正让富豪们趋之若鹜的原因,还是柏寒有一种独门神药,据说服用之后,可以延长寿命,永葆青春态。

    听起来很扯淡,但在当时,信的人可不少。

    天和会暗藏一统天下的决心,几乎路人皆知。

    可就在十几年前,柏寒突然消失了,天和会也瞬间土崩瓦解,成为昔日的神秘符号。

    如今,柏寒卷土归来,势必江湖动荡,再掀起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或许,他一直藏在幕后,时不常发布的龙虎必杀令,就是间接的证明。

    黄平野判断,丰江市新成立的江山会,就跟柏寒有关,可能是天和会的分支机构。

    也不隐瞒,黄平野表示,他尽量不跟江山会发生实质性的正面冲突,投资方向和重心,开始从丰江市向外转移。

    哦,牛小田懂了,这才是黄平野投资兴旺村的真正原因!

    “黄先生,我还是不太明白,他这么牛逼,咋就不亲自去杀我?反而弄了个龙虎必杀令,搭钱不说,还搞得兴师动众。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传说,柏寒从不亲自动手杀手,鲜血会让他感觉不舒服。当然,威胁加利诱,手段多了,就有人替他效命。”黄平野道。

    “可我就是个乡村好青年,咋就成了他必杀的目标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