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女换了位置,也没逃过视线再次被挡住的命运。

    尚奇秀也端着餐盘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总觉得气氛有点不对。”尚奇秀低声道。

    三层修为的尚奇秀,对环境的敏感程度,自然非普通人能比,她应该感受到,那名美女的身上,散发出不一样的气息。

    安悦闻言心惊,不由左顾右盼,对上的却是很多男人发光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秀儿,不必担心,咱们的房间都靠着,有事儿就联系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尚奇秀当然不怕!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旁边小口吃饭的安悦,这家伙水平最差,遇到麻烦,指定是个特大号的拖油瓶。

    就不该带着她来!

    做个尽职职责的村主任,不好吗?

    “看*嘛?”安悦愣愣问。

    “看你为了保持体形吃那么少,真可怜。我们放开了吃,也不会胖。”

    尚奇秀嘿嘿一笑,一整块甜品塞嘴里,大口嚼着。

    香!

    咕咚!

    安悦咽了口口水,比不起这帮女将,体力消耗大,个个身形健美,堪比模特。

    滴滴!

    牛小田的手机响了,拿起来一看,添加好友请求,名字,张梨。

    这时,美女举起手机晃了晃,是她申请的。

    反正也闲来无事,牛小田倒是想看看,这伙人是如何演戏的,增长点社会经验。

    通过!

    张梨很快发来笑脸,“小帅哥,嗨!”

    “美女,嗨!”牛小田回复。

    “我是美容品推销专员,新款护肤品,正适合您和您的女性朋友们使用哦。”张梨发来了广告。

    有点意思,伪装成卖化妆品的,煞费苦心!

    “擦了你的化妆品,不会被毒死吧?”牛小田发过去一个坏笑。

    一个巨汗的表情,张梨道:“小帅哥,不带这么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,需要,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本人也可以为你提供特殊服务,费用不高,包你满意。”张梨发来个害羞。

    都说这话了,害羞个毛,太能装了!

    “这位姐姐,你觉得,咱像是缺女人的吗?”

    牛小田坏笑表情,身旁就有两个美姐姐,哪个不是年轻貌美,体型个头都一流,哪来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家花没有野花香,偶尔换换口味,避免审美疲劳。”张梨继续发消息。

    “服了,等晚上再联系吧!”牛小田将手机揣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梨提前退场了,引来服务员的不满,自助餐不该浪费,而她基本都没动。

    吃完自助餐,牛小田背着手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自驾游的好处,四美将麻将都带来了,就在宾馆的房间里搓麻,尚奇秀和巴小玉围观。

    今晚不会消停了!

    白狐认为,这名叫做张梨的女子,是用来打前战,也说明那伙人对攻击牛老大,没有绝对的信心。

    先用魅功迷惑老大,让老大骨酥筋软,然后就有了下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通常,是这个套路。

    白狐保证,有狐狐在,外加玲珑和鬼丫鬟,张梨不足为道,实在不行,入侵后,让她找个地方跳楼。

    脸朝地,丑到没人敢跟她对视那种的。

    唉,雌性何必为难女性。

    正在谋划,传来了叮咚的门*。

    “你的大悦悦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狐叹口气,无奈地化作虚影,飘到养仙楼里。

    打开门,果然是穿着睡衣的安悦,找了个很俗的借口,换地方睡不着。

    不见外的,牛小田让安悦进来,两人就躺在大床上,一边看着电视剧,一边天南海北,不着边际地聊着天。

    孤男寡女,身在异乡酒店的大床上,品着红酒,那想法就太多了!

    放下酒杯,鼓足勇气,安悦轻声道:“小田,我想好了,不回丰江,以后就留在兴旺村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人能同意吗?兴旺村虽然迎来的发展的机会,但照比大城市的条件,还是差远了。”牛小田认真提醒。

    “我都二十四岁了。”安悦带着点酸,又说:“老大不小,这种事儿,我能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悦悦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的话没说完,又响起了门*。

    安悦扶额长叹,以为是女将们来搅局,尤其是尚奇秀,有钱又年轻,是个强悍的劲敌。

    想错了!

    牛小田过去开了门,外面站着的,正是张梨!

    精心打扮过,妆容格外精致,耳垂各挂一串亮晶晶的钻石长耳坠,火彩刺目。

    刻意,那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如果风尘女子都这么有钱,哪还会做这种皮肉类的生意,早就物色个强悍的小帅哥嫁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请进!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笑着,做个请的手势,随后就把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张梨抛了个媚眼,扭着水蛇腰,留下一路高档香水味儿。

    可没走几步,张梨就愣住了,她看见了床上的安悦,正穿着睡衣,还露出一截光滑笔直的大腿。

    青春有活力,貌美又知性。

    安悦也愣住了,这个女人,从头到脚,俩字外泄,春光!

    安悦心中顿时火起,万万没想到,牛小田守着一群美女,居然还有这种花花肠子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大哥,给你点的人来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朝着安悦挤了挤眼睛。

    谁?

    我?

    安悦迷糊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还愣着干啥,瞧瞧这位张小姐,圆润饱满。这皮肤,赛过玉瓷,实在不可多得,保你满意到还想。关键是,价格不高,物美价廉,性价比,杠杠的!”

    牛小田对着张梨,肆无忌惮地评头论足。

    安悦还是稀里糊涂,两道眉拧成了一条细绳。

    张梨冷下脸来,不悦道:“这位先生,你误会了,我不给女人提供服务。”

    “咋说话呢?这是我大哥,看上你,绝对是你给面子,快脱!”牛小田晃着膀子,抬着下巴,一脸痞气。

    你?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张梨掉头就走,牛小田伸出胳膊拦住,只见张梨的嘴角,突然挂起笑意,眯着眼睛眨了几下。

    施展魅功!

    可惜,对牛老大无效,且不说四层修为,意志力格外坚定,固魂不惊的法术,同样能抵御此类的攻击。

    无法迷惑牛小田,张梨彻底慌了,察觉自己上了当,突然飞起一脚,凶狠无比地踢向了裆部。

    然而,张梨只觉得劲风袭面,一股巨力,无法抵抗,整个人瞬间飞起来,摔在了安悦身边,震得她差点从床上弹下来。

    紧紧抓住床单,安悦惊慌失措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,“小,不,二,二哥?”

    牛小田骂咧咧的,“臭娘们儿,谁给你的胆子,主动登门来算计老子?”

    “不,牛先生,你误会了,我真是来赚钱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梨慌乱解释,突然抽出头上的发簪,朝着安悦的脖颈刺了过去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