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桌上的规矩,必须提前讲清楚。

    为防止作弊,三兄弟必须赤膊上阵,也别太大,一番五千吧!

    吴大努力瞪大眼睛,这还叫不大?

    点背的情况下,百万都能输出去。

    关键是,即便真赢了,怕是也不敢拿钱。

    此刻,三兄弟内心的想法一致,就当做破财免灾吧!

    没那么多现金,那就转账。

    牛小田安排巴小玉,挨个加他们的,一把一透,诚信为本,不许拖欠。

    “牛,牛老大,我们疼得坐不住啊?”吴大颤声道。

    “真晦气,还得给你们疗伤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肚子不满,冲着自己身后的空中抓了一把,朝着吴大的口鼻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女将们差点没笑出来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吴大却顿时觉得,隐隐花香,身体不疼了,眼睛也亮了,一口气从十七楼楼梯走下去,不费劲。

    这是花妖的香气,有止痛的效果。

    吴大觉得格外神奇,同时,肠子也悔青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这种邪门人物,闻闻他的屁都能止疼,如何惹得起?

    如法炮制,随便抓一把,吴二和吴三也感觉好多了,牛小田还善意地将吴二的脚后跟给正了过来。

    三兄弟相互搀扶着站起来,脱掉上衣,血痕遍布成网格衣,都是春风蛇皮鞭的杰作。

    麻将桌支起来!

    凳子摆好,牛小田当仁不让,一*坐在主座上,跟三个光着膀子的猪头男,开始麻坛争霸赛!

    还是分不清,三兄弟到底谁是谁,都是肿大的脑袋,眯成一条缝的眼睛。

    只能根据腿部的伤情,才能判断。

    打麻将方面,牛小田就是个菜鸟,这次敢于挑战吴家三兄弟,当然要依靠赌鬼玲珑。

    “玲珑来啦!多谢老大,给玲珑一次豪赌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玲珑非常兴奋,就喜欢玩大的,可惜,一直没能如愿。

    “你需要去看他们的牌吗?”牛小田一边码牌,一边用意念问。

    切!

    “赌亦有道,此乃小鬼之举!”玲珑傲气道:“玲珑练就的本事,所有麻将牌,一眼过去,尽在掌握中。谁人手里有何牌,一个眼神要出哪张,哪怕掉在地上,听声我就知道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这就高级了,妥妥的赌神啊。”牛小田大赞,“有没有失误过?”

    “熟能生巧,十拿十稳!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是作弊呢?比如偷牌换牌,脚丫子勾走什么的?”

    牛小田想到自己跟张棋圣下棋时各种耍赖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值一提的小把戏。”玲珑轻蔑道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尚奇秀,吃惊地张大嘴巴,揉揉眼睛,又把嘴闭上了。

    此刻,她看见一名虚影的女子,身材一流,模样还行,正跟牛老大形成半重合的状态,像是坐在老大的一条大腿上。

    是一名女鬼无疑。

    生面孔,但以老大的法力通天,必然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不能多事儿,先静观其变吧!

    “你看秀,看老大时的眼神,就是个花痴。”秋雪轻笑。

    “换我也花痴。”冬月嘿嘿笑。

    码牌完毕,却见三兄弟,都是身体前倾,双手拢着牌的状态。

    牛小田懂了,这是怕被身后的女将们看见,暗中传信号。

    果然是小人之心,自己是贼,就认为别人都是贼!

    哼了一声,牛小田让女将们,全部到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老大安全第一位,大家都没放松戒备,弓弩依然瞄准了桌上的三兄弟。

    “你,也到我后面来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又冲张梨招招手,倒是再没人挑理了。

    “幺鸡!”吴大先打出一张。

    “吃鸡!”吴二伸手去拿。

    “等等,杠!”

    吴三推倒三张牌,有了四张幺鸡,得意地喊了一嗓子,“上听!”

    上来就是强攻,牛小田不满:“玲珑,你到底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“老大别急,好汉不狂前三圈。嘿嘿,有了,吴三上听是虚张声势,其实他没打算赢,肯定打一饼,耍赖给下家吃。”

    玲珑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三兄弟肯定合谋,两个不赢,专拆牌供一家。

    “哈哈,吴大手里有九饼,闲张必打。”玲珑大笑。

    果然,吴大吃掉一饼,打出了九饼,牛小田碰了,又按照玲珑的安排,打了张六条。

    三兄弟冷眼瞧着,牛小田的牌路并不出奇,有时还会数数饼条个数,门外汉的玩法,不由暗自偷乐。

    但渐渐的,三兄弟发现,无论如何配合默契,但手里的牌,怎么都凑不齐!

    这也太诡异了吧!

    女将们也看傻眼了,老大这是会,还是不会呢?

    咳咳,春风最冷静,巴小玉才回过神来,继续弓弩瞄准。

    “快出,磨磨唧唧,跟便秘似的。”牛小田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这货就长了个点炮的脸,一定打八万,恭喜老大了。”玲珑偷笑。

    果然,吴二打了个八万。

    胡了!

    牛小田推倒牌。

    “哈哈,愿赌服输,快点给钱!”牛小田叼着烟,开心大笑。

    吴二拿起桌上的手机,给巴小玉转账,脸上全是沮丧。

    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接着来。”牛小田继续张罗着码牌。

    牌桌如战场,玲珑很快摸透了吴家三兄弟的套路,在她的指挥下,牛小田是越赢越大,碰碰胡、自抓清一色、杠上杠的杠上炮、麻将桌上硝烟四起,血流成河,一个多小时,三人居然输了二百多万!

    巴小玉笑逐颜开,一再核对数目。

    四美则暗自佩服不已,难怪老大从来不打麻将,原来是赌技通神,天下难逢对手。

    唯有尚奇秀清楚,牛老大这是有女赌鬼相助,哪能不赢!

    吴家三兄弟泪如雨下,身上疼,心里更疼,颜面尽失。

    哪有把把赢的,这小子简直就不是人。

    “牛老大,连两万都没了。”吴大举着显示余额不足的手机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“唉,你们这水平,也不咋地啊!”牛小田唉声叹气,“总是我赢,也没啥意思,不玩了!”

    三兄弟如释重负,连忙将麻将推到一旁,吴大恭维道:“我们兄弟,甘拜下风,牛老大就是赌神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很会说话,本老大决定放了你们。”牛小田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“都滚吧,记住了,要是再敢找茬,或者搞小动作,下次一定把你的腰子给挖了,双侧的,烤熟了喂狗。”牛小田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眼瞎,真不敢了!”吴大连连抱拳。

    包括张梨在内,四人离开了房间,出现了意料中的一幕。

    张梨撒腿就跑,简直慌不择路。害怕牛小田是其一,还有三个被她骗来的哥哥,输得一塌糊涂!

    摔倒了,起来继续跑!

    三兄弟都断了腿,当然撵不上,只能在心里暗骂个不停,红颜祸水,最毒妇人心。

    “收拾下,都回去休息吧!”牛小田摇摇手,都半夜了,困意袭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笔钱?”巴小玉问。

    “穷家富路的,留着大伙当盘缠吧!不能总花秀的钱,没道理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老大威武!

    女将们齐声欢呼,各自回房去了,只有尚奇秀不断回头,她居然看见,牛老大身边的女鬼,还朝着她挥了挥小手。

    “玲珑,今晚你立功了,想要什么奖励?”牛小田问道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