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玲珑愿意为老大服务,不图奖励!”

    牛小田很满意,刚想夸赞觉悟不错,玲珑却笑嘻嘻地接着道:“要是老大非要给,那就给一点人气吧!”

    滑头的女赌鬼。

    那就非要给一点吧!

    牛小田释放一点气息,玲珑立刻吸收,连声道谢,礼毕过后,返回了养仙楼。

    吴家三兄弟不会卷土重来,第一时间去了医院,处理断腿,要打石膏躺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收拾,吩咐君影和白狐,多留意附近的动静,自己就躺在大床上睡大觉了。

    次日,在酒店吃过早餐,一行八人的旅游团,再度出发!

    调换了车辆次序,

    尚奇秀开车在前,四美的房车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白狐表现不错,听从老大的安排,去了驾驶员尚奇秀的腿上,随时关注行驶中的异常。

    超级惊喜啊!

    有狐仙陪伴,偶尔还能用思想交流,尚奇秀简直美呆了,乐呵呵开车,巴小玉想替换都不让。

    尚奇秀都笑一路了,巴小玉斜着眼打量,小声调侃,“秀儿,你昨晚最后一个走的,是不是,被老大临幸了?”

    转头看了巴小玉一眼,想到她一个爱宠达人,不识对面狐仙,尚奇秀忍不住得意的哈哈笑。

    居然都不生气!

    巴小玉有点懵,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道:“秀,真的啊?”

    “我开车呢,别打岔。”尚奇秀哼着曲儿。

    避而不谈,更让人怀疑了!

    凭什么是傻秀?

    就数她有钱?

    比学历不好吗?

    直到车子开上高速公路,安悦这才歪着头询问,“小田,昨晚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!一场闹剧。”牛小田正在看小说,随口敷衍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!我都从门镜里看见了,三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进了你房间。”安悦推了牛小田一把,指了指鼻子,“快说啊,别忘了,我是大哥!”

    哈哈哈!

    牛小田被逗得一阵大笑,手抖的几乎拿不住手机,随后抱了抱拳,“既然大哥问了,咱也不敢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再叫大哥!”安悦瞪眼。

    “都听大哥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胡闹了一阵子,牛小田这才做出解释,也没说实话。

    昨晚那个女人,是当地流氓团伙的一员,试图*本老大,进而谋财害命。

    结果,被识破,牛小田将计就计,又将幕后的三个主谋,也都给诓来了。

    本老大将他们严厉惩戒了一番,他们也磕头认错,痛哭流涕,表示痛改前非,从此做个与社会无害的好人。

    安悦根本不信,她一直关注隔壁动静,也看到四个猪头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追问不出来,也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“小田,可能不该出来旅游,待在家里,什么是非都没有吧!”

    之前待在家里,麻烦更多更大,只是安悦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“大悦悦别怕,咱们兵强马壮,这些只是旅途中的小插曲,将来写回忆录,内容会很丰富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一笑,满不在乎地又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心真大!

    安悦也不得不佩服,牛小田的处事淡然,甚至超过了很多成熟男人。

    中午停在服务区吃饭,稍作歇息,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尚奇秀依然不肯交出驾驶座,表示体力还很充沛,当然是因为白狐,很享受独自拥有美狐仙的美妙。

    异常情况,还是发生了!

    就在房车刚刚驶上一座桥,前方突然出现一团浓稠的雾气,能见度瞬间降成了零!

    尚奇秀急忙转弯,四秒后,停在应急车道上。

    浓雾瞬间将房车笼罩,天地间一片混沌,车窗上覆盖了一团浓稠的水汽。

    后面的房车,也急忙停下来,却在浓雾之外。

    “秀,不要开车窗,一丝缝隙也不行,也不要开换气。”

    白狐急忙交代一句,骤然消失,进入后车厢内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巧,遇到了团雾!”

    安悦望着车窗外,心情有些郁闷,高速路上,会有无法预测的团雾,只是不该出现在这种路段。

    “悦悦,千万别下车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皱眉说了句,快速从包里翻出一卷胶带,扯下两截,起身把上方的通气孔给堵上了。

    跟着,牛小田又给春风发消息,不要让房车进入雾气中。

    “小田,就是团雾而已,至于这么紧张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,雾气里有毒,要是渗进来,咱们都要有麻烦。”牛小田皱眉。

    安悦愕然,看牛小田神情严肃,便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白狐和牛小田的判断一致,雾气就是有毒,而且浓度还不小。

    “老大,应该是一条蛇仙释放的毒雾,不是水蛇,但水性非常好,就藏在河水里。”白狐感知敏锐,做出精准判断。

    “这货想干啥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感受到了君影,花妖是它的大爱。”白狐解释。

    “老实说,不是盯上你了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,我对它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难说是一条雄性蛇仙,想要找个小妾。”

    “是雄性不假!”白狐汗了一个,又说:“老大,别闹了,这货分明不想让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想个法子,收了它?”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宝贝收仙笼,这也是没有取出狂风符,立刻将毒雾吹散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,它感受到了本狐仙,所以,行事才格外谨慎。”白狐时刻不忘,突出自己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等等,看这货会不会有下一步的行动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着,将收仙笼和锁灵镜翻了出来,做出严阵以待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小田……”

    安悦刚开口,提醒氧气消耗问题,却见牛小田做出嘘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关于这一点,牛小田也想到了,密闭的环境中,氧气难以维系,更何况,房车上还有四个喘气的人。

    不让安悦说话,是不想蛇仙感知到了对话,反而提醒了这个畜生。

    最多十分钟,如果蛇仙没有进入锁灵镜的探查范围内,牛小田也只能放弃,驱散迷雾,继续开车上路。

    时间突然变得漫长,外面的迷雾却越发浓郁,几分钟后,车厢内便提前进入了黑夜。

    安悦终于觉出了不对,心里害怕,挪过来轻轻靠在牛小田的身上。

    真是个畜生!

    牛小田正在暗骂蛇仙,为了一朵花,就不惜喷出这么多的毒雾杀人,丧尽天良,不可饶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