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老大,只能用计策了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狐参谋有何高见?快说说!”牛小田等得心急。

    “哼,它不是惦记君影吗?就让君影释放气息,*它,只要靠近,立刻收了,是杀是剐,全凭老大。”白狐发狠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就看这条蛇仙的定力了。

    跟君影沟通完毕,牛小田立刻取出破体锥,唰的一下,在车厢上刺出一个小洞,即刻收回。

    花妖的气息,瞬间顶着毒雾飘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。

    白狐报警,“老大,那蠢货靠过来了!”

    于此同时,牛小田的锁灵镜上,也出现了黑色的蛇影。

    猛然推开车窗,牛小田快速念动咒语,一道黑气瞬间冲进来,消失在收仙笼内。

    太黑了,闭着眼睛捋着胸口的安悦,并没有发现这一异常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笼罩房车的毒雾,便消散得一干二净,没有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下午的阳光,透过车窗照了进来,让人有种错觉,一脚便从黑夜走进了光明。

    感受到亮光,安悦这才睁开眼睛,看到清清朗朗的世界,惊愕到无法形容,真诡异,雾气消散得也太快了吧!

    尚奇秀正在等消息,看到白狐又盘在自己腿上,立刻落下车窗,大口呼吸,又继续开车。

    “秀,你胆肥了啊,老大都没通知你上路呢。”巴小玉提醒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大就是这个意思啊!”尚奇秀又是得意的神秘一笑。

    真够了!

    傻秀是不是跟老大有什么精神沟通?

    巴小玉头发挠成鸡窝,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放松地点起一支烟,伸手向上方抓了几下,堵住通气孔的胶带,便飘乎乎地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的秘密太多了!我像是个外人。”安悦嘟起了嘴巴,神情中有几分落寞。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,她早就观察到了,关于牛小田的一举一动,女将们比她了解得更清楚,却个个守口如瓶。

    “其实,不告诉你,就是怕你无谓的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也知道,帮不上你什么忙,就是心里觉得,不那么舒服。”安悦叹了口气,曾几何时,她才是跟牛小田最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牛小田伸长了胳膊,指了指臂弯处。

    安悦稍稍犹豫,还是将头枕了上来,一只手揽住牛小田的腰,嗔道:“有点男人味儿了!”

    “咱绝对是真男人!”牛小田一脸傲气。

    “嗯,有时候,蛮有担当的。”安悦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悦悦,你不要害怕。”牛小田先做了铺垫,又说道:“刚才,是一条蛇仙挡路,想要了咱们的命。切,自不量力。”

    “蛇仙?”

    安悦惊愕之余,又问了一句,“不是蛇精吗?”

    她只见过黄鼠狼精,很狡猾,被牛小田给弄死了。对,还见过一只冤死鬼,到现在,也记不清啥样了。

    “蛇*槐壬呔骱Γ徽δ芨愠稣饷创蟮囊煌哦疚怼A硗猓兄乇鹈羧瘢詹挪蝗媚闼祷埃团卤凰搅恕!迸P√锝馐汀

    “那,那现在呢?现在不会被听到吧?”安悦心惊不已,探头四顾。

    这句话,倒是提醒了牛小田,连忙说道:“这可不保准,找时间再聊吧!”

    蛇仙虽然被困收仙笼,它能够感知到外面的情况,只是无力反抗。

    看了会儿小说,牛小田转身睡去,昨晚打了半晚上的麻将,是该补一觉!

    又是黄昏!

    夕阳斜挂在天边的暮霭中。

    醒来后的牛小田,还是决定再找个城市休息。

    这两辆车,肯定被柏寒那伙人锁定了。

    夜晚行车辛苦不说,更容易发生事故,不如住在酒店里,遇到危险,也更方便施展手脚。

    牛小田更想尽早处理收仙笼内的这条蛇仙,占着地方,会影响法宝的再次使用。

    浩阳市。

    规模照比丰江市要大,华灯初上,车水马龙,一派繁华景象。

    房车驶入后,手握财政大权的巴小玉,按照老大的指示,预订了天空大酒店最豪华的八个贵宾套房。

    每间一万八,十几万就这么花了。

    要不说,千万别去赌,赢来的钱,总跟白捡的一样,不知道珍惜。

    安悦又是一阵腹诽,又是个八个房间,巴小玉也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昨晚安大哥可是穿着睡衣从小田哥屋里出去的。

    天空大酒店,位于市中心,五星级,其豪华程度,甚至达到了准六星,状如上升的螺旋,非常有特色。

    在地下停车场,将两辆车存好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门童的引领下,到前台办理了手续,又乘坐观光电梯,到达位于三十三层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贵宾套房就是不一样,不光面积大,有套间,以及冲浪浴缸等。

    房间内就有菜谱,不需要去吃自助,菜品多达一百多种。

    牛小田扫码,填好房间号,点了四菜一汤,半个小时后,便有漂亮的女服务员,推着餐车送上了门。

    饱餐一顿,

    牛小田打着饱嗝,点起一支烟,这才喊出正在洗冲浪浴的白狐,一同商议,如何处理这条蛇仙。

    态度很快达成一致,没啥气的,灭杀完事。

    光天化日,在高速路上拦车放毒,性质极为恶劣,罪行极其严重,天理不容。

    如此胆大妄为,心狠手辣的孽畜,就该彻底除掉,也等于替天行道。

    至于审讯,还是等蛇仙化作鬼魂再说吧!

    等服务员将餐盘收走,牛小田仔细锁好房门,拎着收仙笼,来到了洗浴间。

    牛小田念动释放咒语,顷刻间,一个黑色的小老头虚影,便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并非真正的释放,蛇仙的内丹,依然留在了收仙笼内。

    不等蛇仙建立联系,开口求饶。

    牛小田已经释放了穿心针,顷刻间透穿而过,继而返回,又补了一针。

    一条青黑色的大蛇,骤然出现在铺着彩色瓷砖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够大,也够粗,体长超过五米,正不甘地瞪着眼睛。

    刚刚飘出的鬼魂,被白狐不气地掠走了,带入养仙楼内,留做进一步处理。

    牛小田抓起一条毛巾,将蛇眼盖住,看着怪不舒服的。

    接着就发出了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收仙笼,绝对好宝贝,不但能轻松地收了兽仙,还不用费事地挖取内丹。

    掏出预备好的小药瓶,牛小田格外小心,将蛇仙的内丹用气息控制着取出来,装进去,灌入干净的水。

    黑色内丹,水质很快就浑了,可见,是有毒的。

    如何处理,等旅游回去后再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