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处理蛇仙的尸体?

    牛小田懒得动手,干脆在无敌群里发了条消息,有事速来!

    正在泡澡的女将们,纷纷跳出浴缸,快速穿好衣服,接连来到牛老大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一进屋,春风就紧张地四处打量,看见洗浴间门前的牛老大,很悠闲的样子,不解地问道:“老大,啥任务?”

    “把里面那条蛇的皮剥了!”牛小田甩了下头。

    五星级酒店里,怎么可能有蛇?

    春风正在*,其他女将们也都赶来,纷纷问,“老大,啥任务?”

    被挤到洗浴间的春风指指地面,“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女将们瞠目结舌,这是个嘛?

    蛇吗?

    蟒都没这么大的个头!

    “这是,蛇精吧?”尚奇秀愣愣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,已经被本老大干掉了。等回去后,每人淬炼一条蛇皮鞭。”牛小田傲气地宣布好消息。

    耶!

    女将们兴奋不已,对春风的蛇皮鞭威力,早就羡慕的不行。

    于是,人人挽起袖子,投入到剥蛇皮的工作中。

    坚韧异常,刀子都很难*去。

    让开!

    尚奇秀拉开众人,傲气地取出透骨剑,在蛇精的肚皮上一划,里面的肠子就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好锋利!

    又让女将们羡慕了一个。

    牛小田看着血腥,一阵阵作呕,干脆回到厅里,倒在软软的沙发上,刷起了搞笑视频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条蛇皮被夏花拎到门口,大声询问:“老大,需要特别处理吗?”

    “哦,用吹风机吹干了,卷起来!”牛小田头也没抬。

    “老大,蛇胆还留着吗?是药材吧!”秋雪探头问。

    是药材不假,但牛小田不需要,也卖不了几个钱,摆手道:“不要了,装垃圾袋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蛇肉能吃的吧?”春风又问。

    当然能吃!

    “说实话,这玩意的补益功能可不小,你们吃吗?”牛小田反问。

    “俺们当然吃!”春风大喜。

    “能吃!”

    女将们异口同声,强大体魄的机会,怎么肯放过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临行前,冰箱里的黄鼠狼肉丁,已经被吃光光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蛇肉,拿回家还不得坏了?”牛小田挠头。

    “老大,车上有冰箱的。”春风提醒。

    还真就忘了这个茬,牛小田扩充下思维,说道:“那就在车上加工一下,放点盐,买些调料放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做饭炒菜,咱也行!”巴小玉举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快点把蛇肉弄下来,清理战场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女将们陆续走出来,四美分别拎着个大塑料袋,里面装的正是蛇肉。

    尚奇秀和巴小玉则拎着个更大的塑料袋,装的是蛇的内脏、骨头等垃圾!

    处理垃圾,也是个问题!

    这里是繁华的城市,要是让翻垃圾桶的乞丐,不小心捡到这么大的蛇头,还不得当场吓病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辛苦下,找个开放式的露天公共厕所,老规矩,垃圾扔粪坑里。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再好的城市,也有这样的厕所,只不过,找起来有点麻烦。

    老大的令,必须执行。

    于是乎,四美开着房车出去了,转悠了好久,才稳妥地处理了此事。

    牛小田跟兽仙的斗争,由来已久!

    头一次,如此轻松干掉了一名兽仙,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收仙笼自然是首功,也是这名蛇仙,太过自负和贪婪。

    七百多年的修为,照比人类的智慧,依然还差了一大截,这才是约束兽仙发展的最大瓶颈。

    排风一直开着,即便这样,也用了一个小时,洗浴间里才没了恶心的腥气。

    我爱洗澡,皮肤好好!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去泡冲浪浴,让温暖的水流,冲刷着身体,说不出的惬意。

    恍惚间,牛小田仿佛回到了童年。

    那是个晴朗的夏日,他正跟林英一起,在家乡的小河里捞鱼,用的是自制的小网,罐头瓶子里装着几条小鱼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水淋淋的,笑声却飘满了水面,激荡起一层层的涟漪。

    影像清晰,牛小田都能看见林英小脸和发丝上的水珠。

    牛小田猛然惊醒,茫然四顾,哪里还有林英的影子。

    不对头!

    他娘的,那缕藏在体内的灵王妖气,又被加强了。

    总结规律,是刚刚接触了蛇仙的缘故。

    说来,日夜相伴的白狐,倒真是兽仙界的异类,几乎没什么妖气。

    不能大意,牛小田匆匆洗完澡,出来后,又服用了一颗化气丹,这才穿着宽松的浴袍,放松地躺到了大床上。

    白狐没现身,正在养仙楼内,审讯蛇仙的鬼魂。

    进展应该不顺利,否则,早就舔着脸过来邀功讨赏了。

    传来了门*,牛小田下床打开门,安悦来了,穿着整齐,手里拎着大包小裹。

    酒店下方,是一座大型购物商场,安悦去逛商场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给你买了两套衣服,快点试试,不合身还能去换。”安悦催促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多谢悦悦!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容灿烂,心头也是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只有安悦,知冷知热,会想着给自己买衣服。

    这一刻,牛小田忽然觉得,找个大媳妇,也没什么不好,起码知道疼人。

    在一起久了,也不见外。

    牛小田脱了浴袍,只穿四角裤,将两套休闲春装都试了下,还套上了轻软的运动鞋。穿衣镜中的自己,正是个翩翩美少年。

    帅得看了还想看!

    非常合身,安悦对牛小田的身体数据,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悦悦,你最好了!”牛小田由衷道。

    “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。”安悦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啥意思?

    牛小田琢磨了下,似懂非懂,绞尽脑汁接了一句:“水到渠成,静待花开!”

    “花已经开了,时间久了,会枯萎的。”

    “凡事都不是绝对的,瞧见了吗,那朵香水花,就一直在绽放。”牛小田指了指窗台上的花盆。

    “这花真是奇葩,但也变得有毒了。”安悦转过脸去,又是暗示。

    “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,我到哪里不都是带着它?”

    两人都在打哑谜,谁也没点破,牛小田还是拉住安悦的手,关切的口吻,“走累了吧,到床上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光躺着,也挺没意思的。”安悦甩手。

    “呵呵,让你深入了解我。”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