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小田斜了白狐一眼,真虚伪,还不是害怕本老大,才这么有体面。

    否则,这家伙都能作妖作出各种花式,还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老大,咋处理蛇仙的魂魄?”白狐问。

    “灭了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毫不气,放走了鬼魂,搞不好也会到处败坏本老大名声。

    白狐回了养仙楼,眨眼间,就把蛇仙的魂魄冲散了。

    这条自诩青玉龙的毒蛇,从此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收获一枚内丹,牛小田心情不错,正想要撸着狐狸睡觉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黄平野。

    牛小田估计,自己的行程,尽在他的掌握中。

    使用交通工具的坏处,到哪里都会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不管这些,牛小田接通手机,喊了一声黄先生。

    “小田,到哪里了?”黄平野问道。

    “浩阳市!”

    “天空大酒店的董事长崔岩,是我的朋友,他最近遇到点麻烦,抽点时间,过去帮帮他吧!”

    多虚伪!

    听着气,其实是明明知道本人就在天空大酒店,才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约个时间吧!”牛小田答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辛苦下,现在去吧,他在酒店三十七层。”黄平野道。

    “ok!”

    黄平野哈哈一笑,挂了手机。

    整理好衣服,牛小田将白狐收进体内,拿好房卡,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随手把屋内所有的灯光都关了,也让玲珑等四鬼出来转转,体会下五星级酒店房间的豪华,多长点见识。

    进入电梯,却发现没有三十七层的按钮,这就邪门了!

    牛小田选择三十六层,走出后,又在走廊里转了一圈,更邪门了,竟然也没有继续向上的楼梯!

    上网翻出天空大酒店的介绍,没错,就只是三十六层。

    黄平野多精明的人,不会口误的,莫非,楼顶上有玄机?

    这是要考验自己眼力呢。

    有啥难的?

    放白狐!

    牛小田吩咐道:“白飞,出来找找,看看是不是哪里有特殊机关?”

    “小菜一碟!”

    白狐立刻飘出来,快速在走廊里穿梭了一圈,停在一处,不屑道:“故弄玄虚,多幼稚。老大,机关就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走过去,凑近了观察下墙壁,这里的壁纸,拼接完美,天衣无缝,花纹契合度很高。

    即使凑近了细看,普通人也发现不了端倪。

    但是,瞒不过牛小田的眼睛,看到了白狐滞留的地方,那朵花的色泽更鲜艳些。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一笑,抬手用指关节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墙壁立刻向后缓缓抬起,露出个仅容一人通行的小门。

    里面亮着橘*的壁灯,铺着猩红厚地毯的台阶,继续向上蔓延。

    牛小田背着手,大步走进去,随后,那扇门立刻关闭了。

    上方,就是崔岩的房间。

    相当个性,居然是全玻璃打造。

    很多富豪,悄悄挖建地宫,喜欢搞一些地下工程。

    而这位倒是反其道而行之,把避难所修在了楼顶上。

    不错!

    牛小田暗自赞了一个,附近很宽敞,能停下救援直升机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能算是秘密,只要有无人机从上空经过,就能发现这处违规建筑。

    崔岩五十出头,瘦高体型,成熟稳重,身穿一套白西装,红领带分外醒目,看见牛小田进来,也不觉得惊奇,面带浅笑过来寒暄握手。

    “牛大师,幸会!幸会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崔董真会享受人生,这里真好,视野开阔,深夜里还能仰望星空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乡村长大,童年最美的时刻,就是躺在草垛上,看着漫天星辰,幻想着未来。但是躺在这里,却无论如何,都找不到童年的感觉了。”崔岩发了句感慨。

    “有农村经历的人,都这样。我就喜欢躺着数星星,将它们都想成自己的朋友。”牛小田嘘呼。

    “哈哈,它们还眨眼睛,像是在说话。”崔岩大笑。

    “就盼着有流星出现,穿过银河。”

    “对,抓紧许个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狐实在听不下去,传音道:“老大,你们可真酸,纯属闲得慌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能理解人类的孤单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想来想去,到头来,想的还不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多嘴!”

    童年星星的讨论,拉近了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崔岩亲热地邀请牛小田落座,椅子是高透亚克力的,透明整洁,曲线设计合理,坐上去倒也挺舒服。

    崔岩从玻璃办公桌下方,找出一包香茶,亲自给牛小田泡上一杯。

    来到对面坐下,崔岩又递来一支好烟,这才气道:“听平野讲,牛大师是一位高人,怠慢了!”

    “别气,这也是缘分,我很少出门的。”牛小田跷着腿,悠闲地吸着烟。

    “唉!最近这半个月,度日如年,也不知道冲撞了哪个瘟神。”崔岩叹口气,换上了一幅愁容。

    仔细打量崔岩的面相,牛小田很快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崔先生,您面上的子孙宫,气色异常,贵公子出事了吧?嗯,估计是中了邪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高人!”

    崔岩由衷佩服,“我对外说,孩子只是生病了,实在丢不起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崔先生放心,咱嘴严,对谁都不会说的。”牛小田保证,又补充一句,“也包括黄先生。”

    崔岩连连点头,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抽着烟,崔岩详细说了下儿子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是个格外爱惜羽毛和名声的商人,这一点倒是没有撒谎,牛小田必须表示认同。

    这把岁数,这个体形,敢穿白西装的可不多,堪称人在衣里晃。

    也因为是独子,因此崔岩对他,要求格外严格,并非外面到处游荡的纨绔公子哥。

    儿子也很听话,性格偏内向,少言寡语,从小就喜欢研究科学,动手制作各种东西,还拿过少年科技大奖,没少给父母长脸。

    再有半年,儿子就大学毕业了,提前接受邀请,将进入一家科研机构上班。

    一天晚上,

    儿子却突然疯了,砸烂房间里的所有东西,也*了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打小都没见过儿子的癫狂状态,崔岩意识到不妙,连忙偷偷将其送到医院。

    确定是重度妄想症,外加严重躁狂症。

    不忍心让孩子住进精神病医院,崔岩无奈将儿子接回家中,关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各种保护措施,各种保姆伺候,昔日听话懂事的孩子,如今却变成了低智商的野人。

    打人、骂人,随地大小便,六亲不认,却自称,天神!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