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情况,应该绑起来,崔岩夫妻哪里忍心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小豪今晚,情况特别严重,我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张艾娟捂着胸口,眼泪成串地落了下来,崔岩深吸一口气,还是吩咐身边的保姆,用钥匙将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就在房门打开的刹那,

    一团黏糊糊、臭烘烘的东西,唰的一下就扔了出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手疾眼快,一把将尚奇秀拉开。

    崔岩却没能幸免,白西装上,瞬间粘上的一坨屎,滑落下来,又吧唧掉在皮鞋上。

    好恶心!

    尚奇秀差点吐了,而崔岩也到了崩溃的边缘!

    扔屎的如果不是亲儿子,崔岩一定过去把他给踩出屎感!

    “哈哈,这女鬼真叫个性,够粗俗,继续扔。”

    白狐却笑得上下翻腾,看热闹的从来不怕乱子大。

    “俺乃灶王天神,你们这对狗男女,还不快点跪下!”屋内,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,带着浓浓的乡土味。

    灶王爷是在人间混的,普通老百姓都知道,只有精神不正常,才会这么胡乱称呼。

    “小豪,不能这么跟爸爸妈妈说话!”崔岩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哼,你是俺的,谁也别想抢走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崔思豪终于现身了,没穿任何衣服,头发放射性,臭气熏天,脸上再抹了三道,就跟野人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尚奇秀转过脸,实在没忍住,张口就吐了,比刚剥皮的那条蛇,还要更恶心。

    “先生,刚刚收拾过,公子他……”

    保姆慌忙解释,崔岩没理她,求助般地看向牛小田。

    该本大师出手了!

    牛小田抬起一掌,凌空将崔思豪推了进去,崔岩夫妇顿时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接下来,屋里就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牛小田安排白狐,强行入侵崔思豪的身体,将女鬼给逼出来。

    白狐非常不满,原因很简单,崔思豪实在太臭,恶心到无法下手,摄于老大的威严,还是照办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掠身进了屋子,屏住呼吸,停顿一秒,接着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崔先生,去换衣服洗洗吧!问题解决了。”牛小田耸耸肩,很轻松的样子。

    崔岩愣了下,急忙打开了灯,就见儿子正躺在地板上,睁着眼睛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小豪!”崔岩连忙上前。

    崔思豪悠悠醒转,一阵阵反胃恶心,厌恶道:“爸,好臭啊!”

    “臭了好,臭了好啊!”崔岩喜极而泣,儿子终于知道香臭了。

    “小豪,妈妈在这里。”张艾娟也来到儿子跟前。

    “妈,头疼,迷糊。”崔思豪轻轻捶了几下头,忽然意识到,自己还光着,急忙用手捂住:“呀,妈,我衣服呢!丢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儿子,你真的好了!”张艾娟惊喜的再次落泪。

    “让他洗干净了,换个屋子,等会儿再给他处理下,防止复发。”牛小田从门口处交代一句,带着尚奇秀下楼了。

    “疯子好可怕啊,连大便都能玩出花样来。”尚奇秀想想刚才的场景,胃里一阵翻江倒海,还是想吐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多理解吧,他也不想这样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真牛逼,一掌就搞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哼,也是他们运气好,遇到了老大。”

    来到一楼厅,牛小田傲气地坐在沙发上,在水果篮里扒拉下,拿出个丑橘剥开,塞进嘴巴里。

    女鬼去了哪里?

    就在牛小田体内,白狐将它逼出来后,继而挟裹着,进入收灵空间内。

    此时,

    白狐正在审讯这名思路混乱的女鬼,被女鬼的前言不搭后语,折磨的骂咧咧不停。

    老大不让杀,必须问出结果,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,崔岩从楼上下来了,换了一套*潮版西装,看来,平时就喜欢穿成人群中最靓的那个仔。

    来到跟前,崔岩抱了抱拳,“多谢兄弟!”

    “不气,举手之劳!”

    “小豪看起来真的好了,小兄弟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牛小田并没有回答,问道:“小豪洗干净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就在三楼的房间内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给他处理下,咱们回酒店再聊,这里不方便。”牛小田大有深意。

    哦!

    崔岩懂了,此事跟自己有关系,不想让妻子听到。

    重新上楼,洗漱完毕的崔思豪,躺在大床上,在明亮的灯光下,正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女鬼这段时间,把他折腾得够呛,瘦得脸颊都凹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给你针灸下,疏通下经络,忍着点疼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没说实话,其实是刺一道驱鬼符,以免这具快被掏空的身体,再被别的灵体入侵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崔思豪已经大致了解,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,木讷地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袖口内的银针,让崔思豪撩起睡衣,露出没有腹肌的干瘪肚皮,速度快成虚影般,刺下驱鬼符。

    血珠迅速敛去,疼痛也在崔思豪能承受的范围内,期间并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为何会招鬼上身,自己有记忆吗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莫名其妙。”崔思豪回答道。

    有必要提醒下,牛小田又问:“是不是鼓捣过招鬼类的游戏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!”崔思豪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“快说实话!”

    崔岩阴沉着脸,万没想到,儿子的这场劫难,居然是如此招来的。

    “儿子,都这个时候了,有什么赶紧说,妈可经不起折腾了。”张艾娟跟着劝说。

    “爸,妈,对不起。我跟同学去过张半仙家,他测婚姻和前途,我闲着没事儿,看张半仙有些法术挺神奇的,科学无法解释,就想研究一下。张半仙教给我一个法子,说是能捕获灵体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崔岩的拳头,立刻握紧了,发出咯吱脆响。

    张半仙要倒霉了,胆敢蛊惑崔家公子,也是活该,咎由自取!

    “小豪,听句劝,这方面别研究了,你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比他年纪小,语重心长的口气,却表现的更像是兄长。

    而崔思豪看到了尚奇秀,目光一阵发呆,只是胡乱答应着。

    崔思豪内心也是佩服牛小田,身边竟然跟着这样一名大美女,只能默默吐出两个字,牛逼!

    半夜了,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耽搁,立刻下楼,坐进崔岩的车里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