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唉,我对她有些愧疚的。小时候,她也给我拿过糖块,拿我当弟弟一般,怪我长大后没说清楚,让她生了执念。”崔岩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,死心眼,太钻牛角尖了。”牛小田评价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那样的人。年少无知,不该抱她,还发了誓言,真是孽缘。”崔岩轻轻摇头,悔不当初。

    牛小田进一步解释,大菊执念过深,成了怨鬼。

    也是巧了,小豪鼓捣招鬼的法术,恰好就把她招到了身体里。

    崔岩却觉得并非巧合,这恰恰说明,大菊的鬼魂,一直在家的附近游荡,从农村追到了城里。

    只是想想,妻子被大菊取代,整日躺在身边,崔岩就觉得一阵不寒而栗,汗毛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崔先生,请稍等,我回房间一趟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完,下楼去了,等再次出现时,手里却多了一张符箓,上面有着灰色的符文,隔着桌子,推给崔岩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是什么意思?”崔岩并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大菊的魂魄,就在这张符箓中,你自己选择处理方式吧。直接烧掉,大菊就永远消失,或者埋到她的坟地里,让她重新回归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大菊回去后,不会再回来吧?”崔岩谨慎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,最好再祭奠一下,魂魄安稳后,自然就想法子去投胎转世了。如果我没猜错,她的坟头没人记得,肯定孤零零的,草都老高了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崔岩叹口气,找来了塑料袋,将符箓装起来,揣进西装兜里,说道:“这几天,我回一趟老家,处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快点,这张符决不能丢了,否则,大菊一定卷土重来,更加凶恶。”牛小田叮嘱道。

    崔岩点点头,看了下腕表,已经是后半夜一点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帮了我大忙,该重重酬谢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黄先生的朋友,也就是我的朋友,不必这么气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推辞,保守估计,住店的钱大概能给退了,也十多万呢!

    “看起来,兄弟也不差钱,我有些收藏品,你随便挑件拿走。千万别推辞,否则就太见外了,见了平野,我都没法和他解释的。”崔岩做出了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不收点东西,崔岩也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那就,恭敬不如从命吧!

    小田哥忙了半个晚上,也该有辛苦费。

    牛小田笑呵呵的跟着崔岩,离开了玻璃办公室,又乘着电梯,来到三十层,进入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内。

    崔岩刷卡开门,跟正常的酒店房没区别,这男人夜不归宿时,应该就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有区别的是,套间的门,居然也需要刷卡。

    打开后,里面还有一层门,安装了密码锁,崔岩熟练地输入密码,推开了门,又打开了灯。

    窗帘拉着,两排货架,上面摆满了瓶瓶罐罐,看起来都是古董。

    牛小田顿时头大了,且不说这些东西属于易碎品,携带不便,他也不是这方面的鉴定专家,傻傻分不清,哪些才是值钱的。

    要是收藏家伏一方在这里,就好办了!

    想到此人,牛小田更郁闷了,又联想到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古董这一行,水太深。

    伏一方或许能把握,分辨哪些是真品,但崔岩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看走眼的可能性很大,这里面或许就有很多赝品,他还当成了宝贝般收藏着。

    帮了大忙,却拿走一件赝品,还要领情,这买卖实在不划算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灵草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白狐的虚影飘出来,直奔对面的柜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阻止,“白飞,别过分啊,什么便宜都沾,也给本老大留点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先去瞧瞧,里面是什么。”白狐的虚影从缝隙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兄弟,看见喜欢的,别气,拿走就是了。我的爱好不多,搜集古玩,算是其一。”崔岩大方表示。

    “崔先生,我还要继续去旅游,这些东西也不好拿,万一在车上碰坏了,那就是古文化的损失。”牛小田气推辞,实则对此全无兴趣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你就挑几幅字画带着。”

    崔岩过去打开了柜子,里面堆放着一些细长塑料袋包裹的书画卷轴,纸张都发黄了,看似古老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别气啊,就是这个卷轴,里面有玄机的。”白狐的虚影,包裹住一个卷轴,是这里面看起来最新的。

    “我就随便拿一幅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过去,看似随意的将这个卷轴取出来,夹在腋窝里,抱拳道:“多谢崔先生!”

    “这,太不好意思了。兄弟,实不相瞒,这幅存疑,未必是古物。”崔岩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都说,君子不夺人所爱,这就足够了,留作纪念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的人品,没说的。”

    崔岩拍了拍牛小田的肩头,认真道:“今后,但凡用到我的地方,尽管开口,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定!”

    “明天就出发吗?”崔岩问。

    “上午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再来浩阳,一定住这里,到时候,我们兄弟闲坐品茶,关了灯,一起看夜空的繁星。”崔岩真诚邀请。

    城里的星星哪有老家的明亮,牛小田胡乱答应着,就此告别,回到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四鬼立刻飘进养仙楼,牛小田开了灯,这才将那幅古画取出来,展开后铺在床上。

    大失所望,居然是一幅山水画,高山流水,几个小亭子。

    哪怕是仕女图也行啊!

    作者,唐寅。

    这就太假了,牛小田从刷视频得来的经验,唐伯虎的作品,一百幅当中,九十九幅都是假的,剩下的一幅,是高仿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上面就是有灵草的气息,非常特别。”白狐现出原形,小鼻子不停嗅来嗅去。

    “闪开!”

    牛小田将白狐撵到一边,取出量人镜,仔细分析起来。

    *!

    还真是够另类,量人镜下,上面居然覆盖着一层浅白色的气息,用了特殊材料绘制的。

    这一定是大修士的作品,署名唐寅,不知道出自何种扭曲的心态。

    终于,牛小田看到了几处不一样的气息,上面交叉的线条,居然是一种符文。

    闭目搜索脑海,片刻后,牛小田得出了结论,心中更加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藏灵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