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必须使用星能草的汁液绘制,可以收纳小物件,表面平整,不会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白狐感知到的灵草气息,就是星能草,聚合星光之精华,也是这个世界基本找不到的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注解,

    破解藏灵符,唯一的方法,就是吸收掉星能草的气息。

    那就,便宜白狐吧!

    “白飞,这里藏着几个符箓,用星能草绘制的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星能草,真不认识。”白狐讪笑。

    乡村狐仙,阅历有限,理解吧!

    “给你普及下知识,星能草,聚集了些星光能量,真正的灵草。便宜你了,凑近这几处,都吸收了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方在画上指了指,心里那叫一个遗憾,可惜自己无法吸收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白狐半屈膝状态,夸张的哽咽道:“你对狐狐真好,无以为报,将来非你不嫁。拉勾!”

    怎么想起崔岩和大菊拉勾的故事,牛小田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“赶紧的吧!”

    白狐立刻俯身,将气息吸收殆尽。

    呀!

    白狐惊得一下子弹出去很远,因为它突然发现,画上出现了五小堆颗粒状的东西,还是五种颜色。

    “老大,咋回事儿,不会有毒吧!”白狐毛发都竖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吓尿了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坏笑着,拿着量人镜凑过去看,顿时开心到想要飞,笑得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白狐这才靠近,惊讶道:“这些都是种子啊!”

    “灵草的种子!”

    “耶!老大运气无敌!”

    白狐兴奋地跳来跳去,当然没想把上面的气息吸走,不留种子,那是极为愚蠢的做事方式,农民都知道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搜索脑海中的《医仙真诠》,牛小田很快识别出,这都是哪些灵草的种子。

    蓝色的种子是百洁草,可以用来清洁兽仙内丹,以及丹药上的杂质。

    红色的种子是火精草,可以打造火系符箓、法宝及丹药。

    *的种子是雷脉草,雷系宝贝专用。

    黑色的种子比较大,是黑水莲,能减弱对方法宝的威力。

    白色的种子最小,称之为壮识草,顾名思义,能够壮大神识,增强对环境的感知能力。

    都是这个世界绝迹的灵草。

    这次的收获,胜过以往,介绍给白狐,也乐得小家伙在床上一阵翻来滚去,把床单都给弄皱了。

    灵草的种子,没有过期的说法。

    牛小田又喊来君影,让它感知一下,进一步确定,种子都有活力,能够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有花妖,培育种子无难度。

    回去后,应该琢磨搞一个灵草园了。

    小药瓶不能少,牛小田分别将种子装好,放进双肩包里。

    卷起那幅画,牛小田放松地躺在床上,这才询问白狐:“白飞,吸收了星能草的气息,有啥变化吗?”

    “身体轻盈,神识清朗,另外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白狐呲牙笑了,化作虚影飘在空中,虚影中居然多了些点点星光。

    “星光流淌,老大,咱是不是多了点圣洁的味道?”

    “切,圣洁个屁,你跟过的男人可不少。”牛小田非常鄙夷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能诋毁狐狐的清白,入侵不等于献身,咱比处子还干净。”白狐现出原形,挥动着小爪子,表示强烈不满。

    “哈哈,本老大要睡觉了,就说让不让撸吧?”牛小田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求之不得!”

    白狐立刻趴在枕边,又讨好道:“老大,撸过狐狐的男人,可就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真絮叨!”

    牛小田撸着白狐,很快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次日上午,两辆房车离开天空大酒店,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尚奇秀依然坚持开车,还是白狐的缘故。

    巴小玉则盛赞老大的人缘,到哪里都有朋友,不出所料,订房间的十几万,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安悦则关注另一条当地新闻,立交桥倒了一半,上面停着的八辆大货车全部倾覆,幸好没造成人员伤亡。

    “太不可思议了,立交桥也能塌了!人要在下面,肯定压扁了。”安悦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小概率事件,货车太沉了,超过了立交桥的负荷,单立柱的弊端。”牛小田现学现卖,转述崔岩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天空大酒店的负责人?”安悦这才问道。

    “黄平野介绍的,昨晚我去帮他看相,还得了一幅古画。”牛小田翻出双肩包里的那幅画,傲气地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悦展开一看,不由皱眉道:“小田,你被骗了,这幅画肯定是假的,连仿品都不算,但画工倒是非常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随便挑的,不怪人家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以为意,上面的灵草种子,远超出真品的价格。

    十几万看个相,也不低了。

    安悦倒是觉得,牛小田没有狮子大开口,品行过硬。

    不能纠结一幅画的真伪,建议重新装裱下,可以挂在屋里当装饰品。

    中午停在服务区,

    四美房车的厨房里,响起叮叮当当的声音。

    女将们聚集在一起,巴小玉将蛇肉切成肉丁,放上调料,加工后,重新存放在冰箱里。

    牛小田忙过去叮嘱,睡前再吃,省得开车走神。

    老规矩,每天一小块,不能贪多。

    稍作休息,重新上路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,

    终于进入了此行的目的地,顺吉市,一个拥有优良港口的海滨城市。

    跟南方的源州不同。

    这里的温度,给人一种初夏的感觉,不冷也不热,格外舒适!

    顺吉市的城市规模,略逊色丰江市,但这座城市格外干净整洁,现代化气息十足。

    各种几何造型的摩天高楼,随处可见,街上行人的穿着,色彩多变。

    尤其是女人,露肩露背,露腰露腿,各种大方展示,让人看一眼,还想再看第二眼。

    牛小田正隔着车窗,有滋有味地欣赏美女,突然收到了白狐的传音,“老大,路边有个女人,是一名法师,感觉很熟悉。”

    重点是熟悉!

    牛小田很快就看到了,一个身材微胖的女人,正拎着个编织袋,在路边翻垃圾桶。

    女人的脸很脏,唇边一颗醒目的黑痣。

    想起来了,

    这女人叫做高土娣,曾经跟着她的*颜施,去过兴旺村,意图谋害牛老大失败,挨了一顿胖揍,受伤后滚蛋了。

    没错,颜施和高土娣这一对法师,就生活在顺吉市虎头滩镇,盛产皮皮虾。

    “白飞,是高土娣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起来了,这货很虚弱,像是中了邪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让秀儿停车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