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尚奇秀听白狐安排,把车停在路边,牛小田几步下了车,朝着高土娣走去。

    此刻,高土娣刚翻到一个易拉罐,很开心,突然看到了牛小田,就像是见到了鬼,惊叫一声,扔了袋子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跑不了!

    尚奇秀和巴小玉,立刻追了上去,将她拦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“小田,怎么回事儿?”安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熟人,嘿嘿,他乡遇故友,总该打个招呼,不能失了礼数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急不慌地点起一支烟,缓步走向高土娣,哼声道:“你要是再跑,就把你卸了塞到垃圾箱里。”

    “牛大师,我知道错了,你就饶了我吧!”高土娣可怜巴巴地拱手。

    “颜施那个兔崽子哪儿去了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死了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混到了这幅田地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这样!”

    高土娣摸起了眼泪,很快就成了个大花脸,看着倒是蛮可怜的。

    这女人,已经构不成任何威胁,女将们随便拎出来一个,都能打得她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女人的眼泪,绝不是见到故友感动的,安悦察觉不对,提醒道:“小田,别在这里胡闹!”

    提醒得对!

    这里不是牛家大院,而是市区,已经有路人故意放慢脚步,朝着这边张望。

    “高土娣,上后面的车。”牛小田抬了抬下巴。

    “大师,俺真的不敢了!”高土娣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老大的话,你敢不听。”巴小玉认出了她,眯眼冷哼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高土娣叹口气,还是在巴小玉的带领下,朝着四美的房车走去。

    自然又看到了四个惹不起的女煞星,更是害怕,身体一直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房车上,牛小田安排巴小玉,找个海边的酒店休息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里可能搞什么活动,海边酒店剩余的房间,都不够八个。”巴小玉反馈消息,又问:“要不,订个单独的海边民宿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也行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答应下来,不耽误晚上在海边漫步,住哪里也没区别。

    车厢内,安悦问道:“小田,那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悦悦,你别管,我这是帮她。她的身上住了三只鬼,还都挺凶恶的。”牛小田认真道。

    三只鬼?

    安悦脸色难看,头皮一阵发麻,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跟牛小田混在一起,必须要锻炼胆量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民宿到了,就是一片海边的别墅区。

    一行八人干脆包了一栋别墅,上下三层,房间足够用。

    好处是,独立空间,没有外人。

    坏处也有,综合条件不如大酒店,不提供晚餐。

    再就是,高楼环立,私密空间差。

    在门前停下车,高土娣也跟着下来,缩着脖子,双手无处安放,很胆怯的样子。

    四美都是嫌弃的眼神,一路上被高土娣身上散发的味道,给熏得够呛。

    “谁有闲置的衣服,找一套出来,让她先去洗个澡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四美没动弹,就凭她,也配穿自己的衣服?

    还是巴小玉,从包里翻出一套运动装,牛小田接在手里,又从双肩包里,翻出了养仙楼,先一步进入了别墅。

    安悦这次表现不错,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她当然相信,以牛小田的审美和定力,绝不会跟这个女人,发生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民宿里有两个浴室,分别在二楼和三楼。

    进入二楼浴室,牛小田立刻关了灯,随即冷声道:“都给本大师滚出来!”

    鬼魂没出来!

    高土娣却突然变得非常疯狂,张牙舞爪地扑向牛小田,口中发出高亢的怪叫。

    哪里能靠近,牛小田轻抬手掌,便将她挡在两米开外。

    白狐的虚影骤然出现,跟着便没入高土娣的体内。

    玲珑和三只灵鬼也现身而出,守在高土娣的四周,目的很简单,拦住高土娣体内的恶鬼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三个鬼影从高土娣胸前激射而出,跟着出现的是白狐。

    还没黑天,恶鬼也不敢逃到室外,此刻正处在包围圈里,惊恐的想要四处突围。

    “留一个!”牛小田吩咐。

    白狐虚影向前一冲,奔向大灵的那只恶鬼,噗!恶鬼便彻底消散了。

    玲珑轻松拦住了一只,而二灵、三灵也挡住一只恶鬼。

    眨眼间,第二只恶鬼,也被白狐冲散。

    只剩下一只红衣女鬼,吓得再也不敢乱跑,乖乖地进入了养仙楼。

    此刻的高土娣,正坐在地上,面黄如土,浑身颤抖不停,艰难地说出几个字,“谢谢牛大师!”

    “洗完澡,到厅来见我!”

    牛小田扔下衣服,便下了楼,坐在厅里,将养仙楼放在茶几上,舒舒服服点起烟,轻松又惬意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洗完澡的高土娣,从楼上下来了。

    个子矮,穿着巴小玉的裤子,不得不挽着裤腿,很谨慎地立在牛小田身边。

    “坐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指指旁边的沙发,高土娣这才欠着半个*坐下,又说了一遍谢谢牛大师。

    “先说说颜施的情况吧,看来,你们离开兴旺村,发生了不少事!”

    “唉,太倒霉了!”

    高土娣叹气摇头,也不隐瞒,一五一十都说了。

    颜施回到顺吉市,第一时间,就把虎头帮的老大赵虎给杀了,做得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他觉得,为了一千万好处费,去杀牛小田,被朋友骗了,也是屈辱。

    虎头帮,因此解散,被其它帮派收编!

    颜施回到虎头滩后,闭门不出,月圆之夜,却非要拉着高土娣,到南山土地庙去献血。

    高土娣不想答应,打算做一名普通女子,找个男人嫁了。

    但惹不起颜施,心里害怕,也只能跟着一起去。

    破败的土地庙,阴森森的,颜施叨叨咕咕,割破手腕,在那个水碗里,放了满满一碗血,整个人也虚弱的几乎要倒下。

    高土娣吃惊地看见,一团黑气,顷刻间笼罩了血碗。

    里面的血液就这样消失了,黑气跟着又笼罩了颜施,手腕的伤口处,依然不停往外冒着血,又被黑气吸收干净。

    高土娣被吓尿了裤子,不管不顾,狂呼乱叫,掉头就跑!

    一夜瑟瑟发抖,第二天,高土娣听到了消息,颜施死在了家里,身体苍白的毫无一点血色。

    心神恍惚的高土娣,也不敢去看,还是镇长亲自带人处理的,颜施被火化后,就埋在土地庙的旁边。

    很快,镇长的女儿就嫁人了,一个离婚的镇领导。

    镇长摆下了盛大的宴席,不用随礼,谁都可以参加,随便吃。

    可见,对颜施的厌恶,到了何等程度。

    “你被颜施连累了,遇到麻烦,这才跑到了城里,对不对?”牛小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