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高土娣点头,流泪道:“我可真倒霉,没几天那邪物就找来了,让我去献血。我宁死不答应,它就在我身体里塞了三只鬼,咋都赶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它是个啥吗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一团黑气,或者灰气,女人的声音,自称是血符门的掌门。它说,只要是弟子,都必须献血,都怪挨千刀的颜施,我不该跟他学邪门法术的。”

    高土娣后悔不已,使劲捶着头,发出咚咚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安静,别慌!你怎么跑城里来了?”

    牛小田听着烦,压压手,示意她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高土娣解释,因为体内有三只恶鬼,修为弱控制不了,因此,她的人格就*了。一到晚上就说胡话,成了小镇里吓唬不听话孩子的女疯子。

    家里人很害怕,四处求医问药也治不好。

    横竖都是死,高土娣铁了心不想妥协,怕恶鬼袭击家人,于是便离家出走,跑来市里。

    随身带着的钱,很快就花光了,高土娣也做不了别的,只能加入拾荒一族。

    翻垃圾箱,捡瓶子卖,一翻就是一天,勤奋程度让她不仅填饱了肚子,每天还能有点盈余。

    城里的好处,夜晚有灯光!

    每晚,高土娣都睡在明亮的路灯下,恶鬼不敢出来,倒也减轻了很多痛苦。只是影响市容,总被城管撵,要换好几个地方。

    高土娣打算,如果能攒点钱,就去更远的城市寻找法师,撵走身上的恶鬼。

    没想到,恰好遇到了牛大师,这才获得解脱。

    “牛大师,你法力通天,灭了那个邪物吧!”高土娣噗通一下就跪了,磕头哀求。

    “等我搞清楚状况再说,你先到二楼,找个房间休息下,千万别捣乱。”牛小田正色提醒。

    “都不知道咋感激牛大师,咋会捣乱!”

    高土娣连连抱拳,起来去了二楼,倒也心大,倒在床上便睡着了。

    白狐那边的审讯工作结束,还自作主张,将那只恶鬼给灭了,留着也是祸患。

    “老大,问清楚了,所谓的血符门掌门,其实是一只鼠仙,八百年修为,母耗子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这货怎么跟灰太壮一个德行,也喜欢喝血。”牛小田蹙眉。

    “它比灰太壮更过分,一直喝人血,还是修士的血,大补之物,估计再有百十年,就跨入灵仙的行列了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它给自己取名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取了,叫灰妙娘,最近改名了,叫……”

    白狐一脸坏笑,牛小田翻了个白眼,恼火道:“便秘似的,咋的,它的破名还跟本老大有关系啊?”

    “老大别生气,这货改名,田小妞,乡土风十足。”

    “田小牛?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是牛,是妞。”

    “*,还不是一个音,它这是故意恶心本老大。”牛小田骂咧咧的。

    “那只恶鬼交代,鼠仙打算寻找那本丢失的古书,估计是《血符经》。这货应该在颜施那里,得知了老大的名字,想要登门讨要,改名就是怕忘了。”白狐如此理解。

    鼠仙讨要《血符经》,就是打算继续收徒,*那套邪术,然后还可以喝血。

    当然,这货自然不想放过牛老大,难保哪一天,就杀奔兴旺村。

    “白飞,你估摸着,收仙笼能干掉八百年修为的鼠仙吗?”牛小田认真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它要是跨入灵仙,咱们也只能敬而远之,跑路喽!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下手为强,攻其不备,将隐患扼杀在萌芽状态。哼,明天就去虎头滩打老鼠。”牛小田哼了声,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”白狐拉着长腔,讪笑:“你不能指望狐狐,我跑不过它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收灵术,你怕个头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说得也是,老大身上最安全,恭喜老大,又要得到一枚鼠仙内丹。”白狐现身出来,拱爪道贺。

    晚六点!

    牛小田也带着高土娣,一同出了别墅,就在附近的一家小酒店,吃了顿海鲜大餐。

    高土娣又饿又馋,吃饭不抬头,一通狼吞虎咽,搞得满桌子都是虾壳、扇贝和螃蟹腿。

    “饱了吗?”女将们纷纷鄙夷,负责掏钱的巴小玉格更是白眼翻出花来。

    “饱,饱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就是没饱。

    “再上俩肘子!”巴小玉不耐烦朝着服务员招招手。

    出来时,高土娣挺着圆滚滚的肚子,走路慢的像蜗牛,女将们当然不会扶着她,都保持着嫌弃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高土娣,你估摸那邪物,躲在啥地方?”牛小田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它好像说过,血符洞府,具体是哪里,也不清楚。呃……”高土娣打了个嗝。

    “不会距离土地庙太远吧!”

    “我听人说,南山有个蝙蝠洞,那里的蝙蝠喜欢吸血,也叫血蝠洞,都不让孩子去呢!会不会,就是那里?”高土娣抓着头思索。

    血符洞府,血蝠洞!

    没错了,多半就是那处阴暗之地,鼠仙跟一群蝙蝠成为了伙伴。

    吸血蝙蝠,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这真是传说,还是用来吓唬小孩儿的!

    “高土娣,明天本大师就去虎头滩镇,灭了那个邪物。你负责带路吧,打听清楚,血蝠洞,到底在哪里。”牛小田一字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师,我可以带路。但要爬山的,我拼了命也该爬上去,不怕辛苦,就怕是拖累。”高土娣苦着脸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本老大会让你健步如飞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,我也受够了,就盼着回家嘞!”高土娣点头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后,君影探查了附近,没发现有人做出危险的举动,也没有灵体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牛小田就想去海边转转,叫上了安悦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别墅,走不远,便来到了海边。

    一望无际的大海,海风清凉,浪花朵朵,忽疾忽缓的浪涛声演奏出海滩独有的交响曲。

    在夜色中,

    其实,

    也没那么美!

    重点是看不清,黑洞洞无边无际,反而让人觉得有点恐怖。

    好在海滩上,还有其他游,安悦很自然地拉住牛小田的手,一前一后,后者踩着前者的脚印。

    “嘻嘻,咱俩只留下两个脚的脚印。”安悦满足的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农村的猫,都是这样走路,后爪踩前爪。”牛小田随口道。

    安悦呲牙,后面扬起拳头,一点都不懂浪漫。

    改为并肩挽胳膊,两人就这样,漫步在沙滩上,留下了一串串的脚印。

    “小田,修行的终极目标,是长生不老吗?”安悦歪着头问道。

    明亮的眼睛,在夜色中宛如星辰,牛小田笑道:“长生不老,当然是目标之一,还有更大的目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