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是什么?”安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解脱啊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何谓解脱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自由,身体超棒,永葆年轻态,斗志昂扬,战无不胜,谁也别想欺负。还有啊,一步千里,腾云驾雾,呼风唤雨,移山倒海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白话得很起劲,唾沫星子乱飞,安悦却听得目瞪口呆,又感到了危机。

    假如有一天,牛小田依旧年轻帅气,而她成了个老太太,携手同行之时,会不会感觉超级尬?

    老天,怎么让自己对这小子动了心!

    要跑多快,才能追上他的脚步?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两名染着红毛蓝毛的小痞子,嘴里吧唧着口香糖,晃着膀子凑过来。

    红毛挑衅地嘲讽,“小子,你吹牛逼的水平,简直惊天地,泣鬼神啊!”

    “咋了?有想法?”牛小田斜着眼冷哼。

    “哥担心啊,漂亮妹子会误入歧途,被你这个精神病给骗了。妹子,不如过来,陪我们哥俩耍耍乐子。”红毛还朝着安悦,抛了个飞眼。

    “对,我俩老温柔了!”蓝毛坏笑着附和。

    “滚!”安悦脸色沉下来。

    两个傻货却更加兴奋,“呦呵,还是个小烈马,哥喜欢!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,搅扰了老子的兴致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厌恶地抬了两下手,

    嗖!噗通!

    嗖……

    两人先后凌空被击飞了出去,一个落在海水里,溅起了*的浪花。

    一个落在更远的海水里,看不清也听不见。

    安悦惊得目瞪口呆,随即发出了爆笑声,搂紧牛小田的胳膊,开心调侃道:“老大威武!英勇无敌!太崇拜你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继续散步,两个小痞子从海水里挣扎着游上来,浑身湿淋淋的,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这小子,太可怕了,简直不是人,惹不起的瘟神!

    海边漫步归来,牛小田吩咐春风,给高土娣送去一块蛇肉,看着她,必须吃了!

    高土娣也没怀疑,吃掉之后,立刻觉得身上充满了热气,体力得到了很大恢复。

    好东西!

    还想要,却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搓了几圈麻将后,女将们也各自吃块蛇肉,安心练功休息!

    一夜无事!

    非常难得,柏寒没派人来捣乱,可能是接连失算,没了信心,也可能在憋大招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简单吃了早饭,牛小田开始调兵遣将。

    春风和尚奇秀,跟本老大同行,去一趟虎头滩镇。

    其余人自由活动,逛街购物看景都随便。

    同行的,还有高土娣。

    又得到一块蛇肉,外加一枚强武丹!

    高土娣感激得够呛,一再低声表示,愿意听从牛大师安排,唯牛首是瞻,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春风更是开心,除了尚奇秀,就自己被选中,这是老大器重,凸显重要性。

    开上房车,直奔虎头滩。

    距离不远,一个小时的车程而已。

    这是个临海的小镇,规划得很像样,一排排小楼,红砖绿瓦,纵横交错的街道,干净整洁。

    甚至连路边的树木,高矮枝丫都一致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牛小田熟悉的青云镇,土得掉渣渣!

    各种小轿车遍地跑,东北两个方向开阔,西南则是群山连绵,整体风水倒也是一流。

    东部海边,停着不少渔船,还有拦网围成的养殖基地。

    有一个批发市场,各种海鲜,当然以皮皮虾为主。

    经济发达,家家富裕。

    好地方!

    然而,却出了颜施这样的败类,也是这货游手好闲,投机取巧,总是妄想着入赘豪门,一夜暴富。

    女疯子回来了,还坐着价值不菲的房车,引发了轰动。

    高土娣却表现得很正常,见人就打招呼,遇到老人便让房车停下,下去询问血蝠洞的具*置。

    不断汇总得来的信息,牛小田断定,这处令人望而却步的神秘所在,就在南侧海边的山峰上。

    老百姓渲染的血蝠恐怖,另有原因。

    那里格外陡峭,攀登时,稍不留神,就可能摔断胳膊腿!

    直到此时,牛小田才告知两名女将,要去消灭一只装神弄鬼,危害社会治安的大老鼠,路上可能要辛苦些。

    春风和尚奇秀都很激动,就喜欢这样的任务,愿意接受有难度的挑战。

    必定不是普通的老鼠,自觉打起十二分的精神。

    房车一路开到小镇的最南面,委托一家商店帮着看车,给了二十块钱。

    高土娣前头带路,四人走进了南山。

    丛林茂密,鸟叫声阵阵,绿草茵茵,小溪流淌,景色倒也可圈可点。

    大家的体力都很强,中间没休息,一个小时后,翻过了一座山头,看见一处土地庙。

    有人维护,也有香火的气息,但依然很破败。

    牛小田走进去,里面只有一尊雕像,白胡子老头,低眉耷拉眼,嘴皮的漆都脱落了,一点仙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不出是哪路神仙,就当做是土地公公吧!

    供桌上,果然放着一个青瓷大碗,牛小田弯腰嗅了下,腥气扑鼻,是人血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阿娣,这个破碗,咋就没人给摔了呢?”牛小田好奇打听。

    “碗底有字!”

    高土娣拿起大碗,翻过来,果然看见,上面四个字:摔碗者死!

    不光如此,还有诡异的符文,普通人看一眼,就会觉得眩晕,哪里还敢再碰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个破碗上,不止一种血的气息,还很新鲜,最近有人献血。”白狐虚影感受一下,进一步作出判断。

    可恶的灰妙娘!

    打着血符门的旗号,收了不止颜施一个徒弟,快乐地过着饮血的日子。

    此等妖孽,必须铲除,决不能由着它祸乱人间。

    一个破庙而已,没什么玄机。

    背着手在里面逛了一圈,大家走了出来,也没人上香祭拜。

    环顾一圈,牛小田指了指山坡,一棵低矮的松树显得有点打蔫,“这棵松树,跟周围环境不搭啊!”

    高土娣嘴角抽了抽,“颜施就埋在树下,没给他起坟头。”

    大恶风水,气绝之地。

    可见,镇长多讨厌颜施,死了都不想他能投胎转世,再来骚扰女儿。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管,难说颜施的魂魄,也被鼠仙给灭了,早就没了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四人沿着山路,继续向上攀登,半个小时后,来到险峰之下。